《遙遠的佈道者》[遙遠的佈道者] - 第4章 修鍊

虛空深處。

蒼老聲音響起,道:「爾等可感應到他在勾動大道本源?」

有人道:「只能感知他在九州大陸,那是我等鞭長莫及之地,並不知悉確切位置!」

有聲音後悔道:「若非當年放棄九州大陸,如今又怎會望洋興嘆?」

有人說:「十五年前他就曾勾動過天地本源,如今再次勾動,想來是即將開始修鍊,正是將其扼殺於搖籃中的好機會,不如打開天門,下界永除後患!」

「不行!」所有人異口同聲道。

「天魔如今虎視眈眈,打開天門無異於引狼入室,他的威脅與天魔相比猶如米粒之與皓月,不可相提並論!」

「此子乳臭未乾,只要能尋到,自有辦法將其抹殺,又何須打開天門?」

「當年我等放棄九州大陸,得罪九大皇朝,在那裡的道統雖然被拔除,可留下的隱門經過這麼多年的發展,早已經滲透進入九州大陸深處,此時正是啟用之時。」

短暫的沉默後,蒼老的聲音響起:「此子乃是我等心腹大患,亦是天魔的眼中之釘,不能放任其成長,但也不能讓天魔坐享其成,將消息散播出去,也讓天魔去找他的麻煩。」

————

三天後。

豬笑天開始下床行走,小腹處仍隱隱作痛。

趙青衣攙扶他在茅廬外的的院子中散步,指着遠處的山林道:「傷你之人在附近遊盪,昨夜運氣不好,遭遇遊魂,爆發激斗,好一會兒才消停下來!」

「不走才好,走了我找誰報仇去?!」豬笑天恨恨道。

趙青衣笑道:「你道暈中神諭寥寥,可勾動的天地元氣不多,即便是身子恢復,要修鍊到與他旗鼓相當的水平,恐非三五日之功可成。」

豬笑天並不氣餒,道:「能修鍊已是萬幸,我早已接受自己的平庸,但絕對不會放棄!」

正聊着,趙青衣的父親趙諾背着葯簍歸來,見豬笑天可以下床,提醒道:「你的傷勢已無大礙,可以嘗試勾動天地元氣洗涮血肉,加快身體恢復。」

在這個世界上,獲得功法的途徑很少,大部分的修鍊的功法來自於神諭,少部分來自黑市或遺迹等地方。

趙諾問道:「你可從神諭中獲得功法?」

豬笑天道:「神諭不曾賜法,不過我心中自有功法。」

趙諾沒多過問,打聽別人功法是極其不禮貌的,提醒道:「你身子虛弱,尚需療養,修鍊時不可貪功冒進,要徐徐圖之!」

趙青衣道:「修鍊需要全神貫注,你去後山修鍊,那裡設有陣法,可以放心修鍊!」

兩人來到後山,趙青衣問道:「你對修鍊可有了解?比如修鍊體系什麼的?」

豬笑天搖頭,揖道:「還請青衣師傅指點迷津!」

趙青衣忍俊不禁道:「不會開玩笑可以不開的。」

她道:「修鍊是極其漫長的路,三言兩語說不清楚,修鍊者的見解各不相同,今日先給你講入門境界。凡人境的修鍊很簡單,只需吐納天地元氣,不停的淬鍊肉身即可。」

豬笑天問道:「凡人境有多少個境界?」

「分為十個小境界。」

豬笑天又問道:「我有部功法,並無詳細的小境界劃分,也無境界特徵說明,該如何知道自己的境界?」

趙青衣道:「修士在每個境界取得的成就並不相同,影響因素有很多,比如天賦、神諭、努力、體質等,當你達到極限後會看到規則壁壘,想要進階下個境界,必須突破規則壁壘,修鍊的功法越強大,壁壘越強,這是大道的考驗。」

豬笑天皺眉道:「大道是誰?」

「大道就是規則,規則就是大道,看不見摸不着。」

「玄乎!」

「許多人窮極一生都無法打破規則壁壘,你的道暈中只有一座神廟,天上的神明似乎不喜歡你,規則壁壘恐怕會是噩夢級的。」

「你說得不錯,神明故意壓制我,定不會讓我好過。」

趙青衣看他神色淡然,古井無波,問道:」你似乎並不擔心自己無法突破壁壘?」

豬笑天自信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