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遠的佈道者》[遙遠的佈道者] - 第10章 霸體

幾道流光落下,豬笑天剛現身頓覺四肢無力,狼狽的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為什麼我殺人時會變得特別亢奮,難道我不應該是個好人么?」

豬笑天想了想,自我糾正道:「不是殺人時會無比亢奮,而是做壞事時會無比亢奮,說做壞事其實也不對,反正就很奇怪。」

歇息片刻,稍微恢復體力,他艱難的爬起,化作流光遁入前方茅廬之中。

兜兜轉轉,他無處可去,唯一想到的地方就是趙及父女的茅廬,如今這裡沒有人住,他打算在此稍作歇息,等待來接他的人。

豬笑天並非逆來順受之人,卻是個守信之人,既然答應去青雲門做奴隸,他自然不會食言,但他不會坐以待斃,若是有機會擺脫奴籍,他自然會爭取。

走進茅廬中,肚子條件反應式的響起,他來到廚房,一陣忙活,隨便做了些吃的糊口後便上炕睡覺。

他很疲憊,睡得很香。

可半夜時,茅廬外得陣法晃動,豬笑天驚醒,走出茅廬,來人竟然是柳家逃跑的電母等人。

「你們真是作死!」

豬笑天體力已經恢復,化作流光來到陣法外,不由分說的祭出大周天星辰遁,朝着電母衝去。

「我等不是來打架的!」那電母忙喊道。

豬笑天停下身形,問道:「不是打架,來此作甚?」

那電母急忙道:「我等是來送奴契的。」

「奴契是什麼?」

「是賣身為奴的契約,為免你不受管教,胡亂殺人,宗門自然要對你有所約束。」電母幸災樂禍道。

豬笑盯着她,冷冷道:「我不是很喜歡你說話的語氣,還有你那張賤兮兮的臉,你最好嚴肅點,不然我很難保證不動手打死你。」

電母頓時收斂,踏着浮雲來到豬笑天身前,自懷中取出黑色捲軸,道:「青雲奴乃是宗門最底層的存在,以後會成為畜生般的存在,你最好想好是否簽這奴契。」

豬笑天接過捲軸,打開細閱,眉頭緊蹙。

電母提醒道:「你可仔細看清,奴隸在青雲門可是豢養的畜生都不如,待你簽訂契約後,這份契約將會昭告天地,若是你敢違背契約,會受到天地的懲罰。」

「有這麼玄乎?」

豬笑天問道:「你給我解釋得如此清楚,難道是不想我簽這份契約?」

電母笑道:「我肯定是希望你毀約,然後遭到青雲門無止境的追殺,不過你若守信也無所謂,奴隸在青雲門豬狗不如,日後我等有的是辦法收拾你。」

「你有沒有想過,我脾氣不好,若是你惹怒我,說不定我頂風作案,像撞死雷公那樣撞死你!」豬笑天假設道。

電母面色微變,不過很快恢復平靜,道:「我既然知道你的性格,自然不會當出頭鳥,想你死的人那麼多,我等着看好戲就是。」

豬笑天咬破手指,將血滴在捲軸上,待血被吸干後,將捲軸扔回。

電母將捲軸收起,遞出個信封,道:「接你的人不會再來,宗門知道你殺了雷公後,已經知道你的實力,你如今已經夠資格成為青雲門黑鐵段位的奴隸,可以接取任務,做完任務可以獲得功德點,積累功德點可提升奴隸段位,當你的段位達到最高,便能脫離奴籍。」

豬笑天接過信封,撕開,裏面有張信箋,還有塊玉佩。

電母道:「這塊玉佩是你的身份證明,還是記錄功勞點的工具,你務必小心保管。」

豬笑天點頭,打開信箋紙,讀道:「黑鐵級任務,拔除高老莊外的魔門據點,功德點兩個。」

他抬頭問道:「想要成為最高等級的奴隸,需要多少功勞點?」

電母笑道:「你現在是黑鐵一段,當你積攢一百功勞點,會晉陞為黑鐵二段,到達黑鐵十段後,晉陞青銅段位,以此類推。」

她道:「不要多問,沒個千八百年,你休想從青雲門脫身,你以為長生氣是爛大街的東西么?」

豬笑天道:「千八百年?想都不要想!現在我是沒辦法,待我學點本事後,別說青雲神庭,就算是玄雍神庭我也不放在眼裡,沒有人可以威脅我!」

電母冷哼,轉身離開。

豬笑天喊道:「宗門難道沒有提供其他情報?」

鬼母轉身,道:「情報由任務地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