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氣衝天》[妖氣衝天] - 第2章 妖七品,人七個

每個人的心裏,都住着一隻妖……

妖分三類:靈妖、血妖、人妖。

妖分七階:冥古、太古、荒古、遠古、上古、中古、近古。

近古七品:一品威國、二品摧城、三品破軍、四品妖法、五品妖形、六品妖氣、七品半妖。

月如鉤。

幾隻老鴉,枯藤老樹上悚然哀號。

七個衣衫襤褸的小乞丐,在一大片墳地里往來穿行。

今天是鎮上王屠夫母親的忌日,按說王屠夫一早就該來燒些紙錢,再奉上些貢品。

可他們等了一天,也沒見王屠夫右手拎着香噴噴的肘子,左手拿着新鮮的果子前來祭拜。

難道是他記錯日子了?

不應該啊,這墳地里誰是誰家的鬼,他可是比鎮子上的親人們還記得滾瓜爛熟。

沒辦法,誰讓這是他們主要的食物來源呢!

孩童下意識的摸了摸肚子,有些髒兮兮卻還算清秀的眉眼,不自覺的微微皺了起來。

他叫王權富貴。

高高在上的王權,大魚大肉的富貴。

這是他自己起的名字,是他顛沛流離的流浪生涯里最最遙不可及的夢想。

「哥,你是不是記錯日子了?」

全身上下只有臉圓的小女孩,有些怯生生的問道。

她叫肉肉。

因為不管怎麼餓,臉上總是有些肉肉的肉肉。

「不可能,我也記得是今天,我嘴裏現在還有王屠夫家的肘子味兒呢!」

個子最小的小男兒搶先發言。

他叫肘子。

因為吃過一次肘子,就心心念念滿腦子都是肘子的肘子。

「一定是王屠夫娶了媳婦忘了娘,不管他母親在下面挨凍受餓了。」

總能第一個發現蘑菇的蘑菇,生嚼了一小口墳地里采來的蘑菇。

雖然只有五歲,但中過幾次毒後,他已經能很好的分辨出哪種是絕對可以吃的。

「不不,他來與不來,王家母親都是要挨餓的,不挨餓的是我們。」

愛吃雞腿的雞腿咧嘴傻樂了一聲。

她已經很久沒吃過雞腿了,上一次還是大哥不顧危險從狗碗里搶來的。

「鵝鵝鵝,雞腿姐姐真逗。」

年紀最小的紅薯,沒心沒肺的一陣傻笑。

「大哥,那現在怎麼辦?天都快黑了,王屠夫應該不會來了。」

最後說話的,是最靦腆的地瓜。

雖然又黑又瘦,但臉上的輪廓卻是七人里最漂亮的。

「不要緊,王屠夫的肘子只是小菜,今天是七夕,鎮子上的酒樓里一定會有好多好多好吃的。」

「可他們寧願喂狗也不會給我們吃的。」

「七俠客的老闆人還不錯,今天客滿一定心情很好,我們就去他家對面等着。」

「嗯,哥哥說有就一定有。」

一想到那些香噴噴的大魚大肉,小乞丐們黯淡無神的眸子里頓時亮起希冀的光亮。

於是他們手挽着手,或蹦或跳,或哼或唱,有說有笑的走向遠方亮起萬家燈火的小鎮。

晚霞漸漸褪去滾燙的顏色,拉長了他們瘦瘦小小的身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