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修真在都市》[妖孽修真在都市] - 第三章 你,不配!

半小時後,陳長生抵達了富麗堂皇、充滿喜慶氣息的顧家莊園。
莊園門前豪車如雲,有外形張揚的蘭博基尼、法拉利,也有沉穩大氣的賓利、勞斯萊斯,即便是當中最便宜的輝騰,價格也在百萬以上,足夠普通人賺上幾十年。
開着這些車來的,自然都是中山市的上流精英、財閥世家,他們衣冠楚楚,有的在門前交談,也有的在迎賓的唱名中徑直進入莊園祝賀。
陳長生望着這一幕,微微一笑,徑直朝莊園走去。
「三河財團董事長周乾坤,贈《花好月圓》圖……」 「古玩之家董事長鄭興,贈金童玉女雕一對……」 「陳長生先生贈……陳長生先生來賀……」 正堂中招待賓客的顧青山聽了臉色一沉,沒有贈,那就是空手來打秋風的了,哪個不開眼的要飯要到顧家來了?
「老公,這什麼驢馬爛子,是你請的?」
顧夫人滿臉不屑的問道。
今天的主角顧盼和楊飛也走了過來,他們郎才女貌,站在一起十分般配,此時都是滿臉不高興。
顧青山對幾人搖了搖頭,示意自己確實不認識這陳什麼玩意。
其餘的賓客,也對此津津樂道。
「還真有來顧家打秋風的,今天這是第一個吧?」
「姓陳,我沒聽說過中山市有陳家,大概就是個想白吃白喝的臭叫花子吧?」
「我們是何等身份,豈能和這樣的臭要飯的一同列席?」
眾人邊議論邊朝着外面看去,然後便看到陳長生走了進來,他雙眸清亮,卻是一身洗的發白的簡樸打扮,和富麗堂皇的場合顯得格格不入。
「我去,這是哪個工地跑出來的臭農民工,真當這裡是大鍋食堂了?」
「門口的保安瞎了不成,這樣的鄉巴佬放進來幹什麼,把空氣都污染了!」
「晦氣!
這地方也是能讓你白吃白喝的嗎,蹭飯也不長點腦子,難怪窮的連身體面衣服都買不起!」
譏諷的喧鬧聲在正堂中此起彼伏。
眾人的議論讓顧青山臉色十分難看,今天可是顧家和楊家聯姻的大日子,多少中山市名流都看着呢,這個臭要飯的竟然敢來搗亂,真是該死!
身為訂婚宴主角的顧盼更是滿臉厭惡,哪裡來的臭屌絲,把她的好心情都給破壞了。
一道道鄙夷的目光,落在陳長生身上。
他在門前環視一周,而後徑直走到正堂**,背負雙手而立,淡淡的開口道:「顧家主,昆崙山一別五年,你該不會忘了我是誰吧?」
「一個土包子,連禮物都買不起,裝什麼裝?」
「就是,還不趕快求求顧家主,說不定他能賞你一碗飯。」
「我怎麼好像聞到一股臭味,真是掃興!」
「你是……」顧青山臉色陰沉的仔細打量陳長生,昆崙山的事情他當然沒有忘記,只是五年過去,陳長生長大了許多,而且他也沒想到陳長生竟然真的會找到中山市來。
顧盼年輕漂亮,身材極好,今天穿了條合身的長裙,**。
此刻她滿臉鄙夷之色道:「故弄玄虛,你從哪裡聽來的閑話,就敢來我們顧家搗亂,今天是我的好日子,馬上滾出去,我還能饒你一次!」
楊飛身材高大,更是學校籃球隊的隊長,此刻輕蔑道:「小子,你不就是想蹭飯嗎,給我到邊上等着,等客人們吃完了,那些剩菜剩飯我們不介意賞給你。」
顧夫人冷哼一聲道:「臭農民工就好好當一輩子農民工,別做什麼不切實際的白日夢,我們顧家的地毯也是你能踩的起的?
還想攀附我們顧家,你也配?」
顧家人和楊飛每說一句,正堂中的賓客便是一陣鬨笑。
他們全都戲謔的看向陳長生,好像在看一個笑話。
「難道你是五年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