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心兒撫額》[言心兒撫額] - 第5章

地搭在椅背上,看着鏡子里的李智媛,皮笑肉不笑的諷刺道:「她用的面膜添加了綠茶和白蓮花配方,敷得太多,臉皮自然又厚又耐看。」
  周圍傳來鬨笑聲,這些人向來是看熱鬧不嫌事大。
  李智媛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她倉皇地站起來,一副我見猶憐的樣子,「心兒,你來了,對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用你的專屬位置化妝,是昭然不,是陸總安排的。」
  這句話,無疑向大家宣布,她現在是陸昭然罩的人,言心兒馬上就要過氣了。
  原本大家看見李智媛坐在言心兒的專屬座椅上化妝,就在猜測言心兒可能要被打入冷宮了,這會兒李智媛的話,無疑證實了她們的猜測。
  因此,大家看言心兒的目光,變得有些同情與幸災樂禍。
哪怕這些人,言心兒曾為了她們讓出了最好的資源。
  言心兒不理會周遭的目光,上前一步,在李智媛面前站定,身高與氣場的優勢,當她微微俯身時,給了李智媛一種泰山壓頂的壓迫感。
  「連床都敢爬,何況是一個椅子?
李智媛,你裝無辜的樣子讓我越來越噁心了。」
她的聲音很低,低到只有兩人可以聽見。
  李智媛的目光落在言心兒身後,原本唯唯諾諾的她,突然沖言心兒詭異一笑。
  言心兒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見她突然湊過來,壓低聲音道:「我再噁心,昭然要的也是我,你再漂亮,他還是嫌你的胸平得跟機場一樣。」
  「無恥!」
言心兒最恨別人拿她的胸說事,這源自於青春期的自卑,即使她現在雙峰傲人,也免不了被她戳中痛處。
  否則昨天晚上,她也不會氣得拿花**砸了陸昭然。
  她抬手要將李智媛推開,手剛碰到她,李智媛就飛了出去。
  「啊!」
  李智媛尖叫一聲,身體撞在化妝柜上,整個人撲倒在地。
化妝用具兜頭兜腦地朝她砸去,她駭得連忙抱着腦袋護住臉。
  化妝間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倒在地上的李智媛,卻沒人敢過去扶她。
  言心兒懵住,突然一股大力將她撞開,她踉蹌退開幾步,手肘撞到化妝鏡的燈泡上。
  「砰」一聲,燈泡碎了,玻璃碎片扎進她肉里,手臂傳來戰慄的疼痛,她眼眶泛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