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心兒撫額》[言心兒撫額] - 第3章

照片,男人目光銳利地盯着她,像是會洞察人心一般,害她無端打了個寒噤。
  她撫了撫手臂上起的雞皮疙瘩,嘀咕道:「這年頭還有人拿照片ps惡搞,也太落後了吧,這點小伎倆還想騙我,當我缺心眼啊。
不過厲斯年這個名字,好像在哪聽過。」
  言心兒看了看照片上的男人,只當這是一場惡作劇,並沒有放在心上。
  伴隨「刺啦」一聲,她將結婚證撕了個粉碎,順手扔進垃圾桶,拿着衣服去浴室洗澡。
  花灑的水流從頭上澆下來,言心兒閉上眼睛,努力忽視昨晚的放縱,可某些**辣的畫面,卻一再提醒她,她由女孩蛻變成女人的事實。
  她心中一陣刺痛,卻無半點悔恨之意。
  陸昭然,咱們扯平了!
  言心兒穿好衣服走出浴室,拿墨鏡戴上,踩着高跟鞋,姿勢彆扭地走出套房。
  離開酒店,言心兒左拐右拐,找了一家最偏僻的藥店,買了一盒避孕藥,摳了兩粒放進嘴裏和水服下,將剩下的葯和水扔進垃圾桶。
  她往前走了幾步,身形忽然頓住,回頭望着空蕩蕩的街道,奇怪,她怎麼感覺自己好像被人盯上了?
  等她離去後,她身後的岔路口緩緩駛出一輛霸道又彪悍的越野車。
  后座上坐着一個西裝筆挺的男人,他神情淡漠地看着那道漸行漸遠的倩影。
  副官周北接了個電話,他戰戰兢兢地望着男人,「七爺,剛才酒店來電話,夫人把結婚證撕了」第3章 讓她慢慢撕個夠  「撕了?」
男人挑眉,冷黑的雙眼裡掠過一絲詫異,明顯感到很意外,畢竟「厲斯年」三個字,足以讓所有女人趨之若鶩。
  周北看不出男人的喜怒,亦不敢揣摩他的心思,他小心翼翼道:「是,七爺。」
  男人手指有節奏地輕敲着膝蓋,薄唇微勾,俊朗深邃的五官上帶着一抹玩味,「這麼喜歡撕,讓民政局加印一百本結婚證給她送去,讓她慢慢撕個夠。」
  周北:「」  厲斯年抬頭望去,街角已經不見言心兒的身影,他斂了斂目,沉聲命令道:「回大院。」
  昨晚那杯加了料的酒,如果沒有人授意,誰敢端給他?
  他剛回來,就有人把主意打到他頭上。
看來,是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