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界》[養界] - 第1章 街頭宏願

夜,靜悄悄的,唯有遠處餓狗撕扯腐屍的聲音遠遠的傳來,死亡隨時籠罩着這座荒涼而破敗的小城。

蜷縮在旮旯里的小乞丐,大約十二三歲的樣子,獃滯的眼神看着天空:老天,凡人真的沒有活路了嗎?夢老只是說句公道話,那修者就殺了半城人,幾萬人啊!眉頭都不皺一下。

仙人至高無上的光輝形象在秦修凡的心中垮塌了,夜來的露珠打**他破爛而單薄的衣衫,暗影之下,秦修凡將身體縮成一團,放空心扉,思緒萬千。

二狗,在仙人一團火之下,灰飛煙滅,在秦修凡的記憶里,每次乞討回來,二狗都會把最好的食物給他吃,如只有一份食物,二狗每次都說自己吃了,讓小修凡快點吃。但有次秦修凡啃完那隻剩一點肉沫的骨頭,將之丟棄,過後發現骨頭不見時,起疑的小修凡在樹後看見二狗抱着骨頭使勁舔,誠如二狗的名字,活脫脫的一隻舔狗。這時,小修凡在心裏起誓:若富貴,不相忘。

記憶帶着小修凡,再回到母親帶着還是五歲小童的自己,來到這座小城。那時母親已經瘦骨伶仃,還記得行醫說是中毒了,在母親大限到來時,那些日子,那不舍的目光,那慈愛的溫情,秦修凡眼前浮現了母親的臉龐:小凡,往後只有你一人,若遇見修者,躲的遠遠的,不可直視,不可衝撞,不可非議,能夠多尊敬就表現的多尊敬,凡兒,切記切記……說完就咽下最後一口氣。只剩下母親途中救下的二狗和自己相依為命。往後的日子,大自己兩歲的二狗帶着五歲的自己,硬是在這座城乞討着長大。

多少次奄奄一息,多少次被街頭混混毒打,多少次差點病死,都熬過來了,但今天,仙人一團火,死了,自己唯一的兄長,連灰都沒能留下。

秦修凡扶着額頭,只覺得心裏好亂,來不及悲傷,來不及對仙人的恨,來不及處理當下的傷口,絕望的心緒堵的眼前一陣陣的發黑:要活着,但怎麼活,仙人走了沒有,剩下的人還要面對仙人的火嗎?自己該怎麼做是好?

就這樣,秦修凡恍恍惚惚之間睡著了,也是,突然經歷了大悲傷,大恐怖,年幼的他在他以為的沒人能發現的廢物堆里睡著了。那幼稚的臉,皺着的眉頭,輕微的呼吸,滿身的糞便,空氣里的騷氣,都在為秦修凡偽裝着,讓他能安穩的睡一覺,不至於被餓狗當腐屍吃了。

一陣金光傳來,緊接着被溫暖包圍,秦非凡醒來了,睜開眼,慶幸自己還活着,抖動身體,讓僵硬的身軀慢慢復蘇,迎着朝陽,深呼吸,慢慢吐出來一口濁氣,重複了幾十遍,直到胸腹發漲,才停下來。

這是夢老,也就是這個小城的管理者教給全城人的呼吸法,因為每到嚴冬,山裡餓極了的猛獸有可能攻城,所以城主就教大家呼吸法,讓全城人都能強壯起來,守護自己家園,守護一城人的性命。

這個呼吸法也不知道是何人所創,按城主大人的說法,能強大就行了,在心裏記住創法的先人,記住每次守城倒下的父老鄉親,記住守住後背的兄弟,要眾志成城,不然城破了,大家一起死吧!每次大家都知道為何而戰,所以沒人退縮,故而每到嚴冬,對小城的人來說,未嘗不是一個收穫的季節,雖然會有人死去,但更多的人能活着,所以悲傷被沖淡了,收穫滿滿的填滿人心。

在清晨濕潤的空氣安撫下,秦修凡的血開始發熱,眼裡充滿了堅定,拖着受傷的腿,一步步向著城主大人的居所走去。其他人與秦修凡沒關係,但給他呼吸法的老城主的家人,秦修凡難以丟下,自己跑路。路過了曾經的家,一座橋下隨便圍着幾片圍子,但如今在仙人的攻擊下化為灰燼,秦修凡駐足良久,讓那些美好的,艱辛的日子藏於心靈的最深處。

正當秦修凡沉浸在往日的記憶中,一陣哭聲傳來:「求求你們,放過我,阿父往日對你們不薄,求你們了」。「夢飛煙,城主的女兒」,秦修凡立時吃驚了,同時又充滿喜悅,「城主大恩,終於可報了」,聽遠處廢墟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