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實詭域傳》[虛實詭域傳] - 第8章 制服李側風

他發出低沉而可怕的聲音,臉上的肉擠作一團:「為什麼啊,為什麼啊…我已經用紗布遮住了臉,你們怎麼一定要較真啊?我姓申怎麼了?啊!

你們為什麼一定要逼我啊?我只想好好生活…我的父親只是個可憐的老實人,卻被碰瓷的老頭誣陷逼死了;

我臉上一直貼着紗布關你們什麼事?為什麼要揭下來為什麼啊——為什麼就因為我姓申我就要丟工作還被人看不起啊——」

他的眼中情緒越來越失控,表情越來越兇狠。眼中還噙着淚水,訴說著自己受到的委屈。

聲音時而可憐,時而可怕,時而咆哮哭泣,像是個喜怒無常的孩子。

「我只是太餓了想進去偷點東西吃,這倆白痴只要裝作沒看見我就不會對他們怎麼樣的

為什麼非要拿把鋤頭偷襲我?啊!!?」

他發出瘮人的咆哮,一刀子朝那女人的脖子刺去。

說時遲,那時快,一名警官慌忙開了槍,打掉了他手裡的刀,子彈噴到刀身反彈出亮光。

「你們不讓我拿刀殺人…沒事,我徒手也能掐死這婊子…」他把那女人往地上一拋,騎在她身上掐住她的脖子。

周圍的**連開數槍,他身上都噴出了血,但他卻似乎沒有產生任何不適。

這傢伙是具備異能的人,又兼神經失常,這並沒有讓他停手反而讓他更加用力了。

幾個具備異能的身穿制服頭戴撥亂局防暴盔的靖魔者見他沒了行兇的刀具難以對人質一擊斃命就馬上上前去和他撕打起來。

其中一人上前雙拳打在他鼻子上、眼睛上逼他泄力;一人上前抓住他的手,迫使他放手;

再一人到身後從他肋下穿過制住他;又一人從側面不停踢踹他的小腹,最終迫使他放手。

一人趕緊上前把那個已經休克的女人救下抱走,帶到救護車上去了。

但是戰鬥依然沒有結束。

李側風此時鼻青臉腫,臉部火辣辣的,發出低沉的吼叫。

「快點投降。」**們催促道。

李側風那裡肯答應,身體發力,一把將周圍制住他的靖魔者掙開,然後惡狠狠地朝那群靖魔者衝去。

其中一個個子中等的靖魔者衝上前去一個迴旋踢踢在他臉上。

「砰」的一聲悶響,展現了一個漂亮的迴旋踢,李側風的臉上也出了血,但他卻紋絲不動。

那名靖魔者察覺不對,想要收腿,卻被他一把抓住腳踝。李側風抓着他的腳踝往前一推一把將他推翻在地

一腳狠狠踩住他另一隻腳,然後像是推開關一樣往前一拔。

「咔噠」一聲,其他幾人都沒反應過來,那名靖魔者的腿就已經被他掰折了。

其他幾人馬上上前和他撕打起來,而那名靖魔者也被其他人拖走治療了。

這般雙方都拿出渾身解數,五六個人纏鬥在一起,生猛地好似無數個霹靂。

那幾個靖魔者原本想要活捉他,並不想拚命,卻不曾想這傢伙卻是個亡命之徒,根本不惜命,數拳都下死手,每腳皆踢要害。

打了只一小會兒就弄得周圍微微略起一小片塵土。周圍的一些**和靖魔者都嚇得戰兢兢不敢晃動。

挨了無數擊的李側風已經有些頂不住了拼盡全力衝過去,抱住一人衝到前面,將他摁倒在地。

他狠狠抽了他兩個耳光,兩個大拇指對着他的雙眼想把他的眼睛挖出來。

就在此時,丁辰東一行人趕到了。丁得勝一下車就飛躍起來,蜻蜓點水一般踩着幾個**和靖魔者的腦袋跳過去,一記飛踢踢在李側風面門上,把他踢的發昏。

「幾位先生,這傢伙就交給我來對付吧。」丁得勝對其他幾個人說。

李側風也不管自己的狀態,硬着頭皮上,雙手想要熊抱住丁得勝。

丁得勝也不躲,任由他抱住自己。李側風用盡全力一抱,卻沒有對他起如何效果,丁得勝依然是非常輕鬆的神色,還哼着小曲兒。

「大叔——」正在李側風納悶時,丁得勝逐漸發力,「你很弱誒。」

說著一記頭槌砸在他下巴上,李側風此時再也抱不住他,往後一仰倒在地上。

「搞定~」丁得勝得意洋洋地對着周圍的**和靖魔者擺擺手,炫耀着自己的武力。

誰知李側風並沒有完全暈倒,馬上回過神來,馬上起身朝丁得勝攻去。

蔣會此時也趕到了,在他快要打中丁得勝時一拳打在他肚子上,打得他眼冒金星,涎水直流。

而後蔣會拳腳齊下,用盡全力朝他臉部、腹部、手臂、腿腳猛烈攻擊。把李側風的臉都打得變形,手腳骨折斷裂,口中混鼻中着涎水的鮮血直流。

直到他倒地蔣會還拚命攻擊,直到確定他徹底無法還擊為止。

「蔣會大叔,你不應該搶我風頭的,就算他是滿狀態他的攻擊對我們來說都不算什麼。」丁得勝弔兒郎當的抱怨。

蔣會又厭惡地朝李側風身上踹了兩腳,對丁得勝道:「小公子,你不應該如此輕敵的。」

「乖乖。」蔣齊趕到後看到如此暴力的場面也不由發出感嘆。他本來也想插一腳,可是看着已經奄奄一息的兇犯也只能等下次有機會了。

此時的李側風再也沒有了之前的神氣,身上掛了無數彩,臉被打得變形,身上的衣服被剝了無數口子,眼睛腫成一條縫。

一旁的彌離看到這麼血腥暴力的場面皺起眉頭來。

「多謝幾位出力啦。」**和撥亂局成員向他們敬禮。

丁家父子得意洋洋的,時不時看一眼彌離。彌離在一旁沉默着,尷尬地笑笑,一方面他也不想受不屬於自己的功勞,另一方面剛才那混亂血腥的場面讓他感到有些生理不適。

「抱歉,讓您沒來多久就要回去啦,明天見!」丁辰東不忘嘲諷彌離一句。

之後他們就往回趕了,那些**們安排人把嫌犯送上救護車。丁辰東一行人和彌離各自乘坐一輛警車回旅館,等明天有機會去警局彙報一下案件經過。

「哦,彌離先生,你沒事吧?我聽到旅館外面有很大的騷動。」張蘇晴夫人打來電話,她的聲音聽起來有氣無力。

「沒事,已經被解決了。」彌離笑道。

「辛苦你了。」

「我沒出什麼力,都是丁先生他們。好了,您早點休息吧,再見。」

彌離掛斷了電話,隨後背靠在旅館門口的大紅柱子上,想拿出煙盒抽一會兒煙。

這時彌離發現之前借張蘇晴的手帕忘了還給她了,於是就上樓去她的房間找她。

到了四樓,敲響了419號房間:「張女士,你的手帕我忘記還給你了,請開門。」

這時張素倩火急火燎地開了門。

「叔叔,你快點進來!」她焦急地喊到。

「怎麼了?」彌離納悶極了。

張素倩把他拉進房間,把一臉茫然的彌離帶進廁所。

彌離頓時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穿着綠色睡衣的張蘇晴居然靠在鏡子上,整個頭都陷了進去,好像那鏡子就是個水潭一樣。

剎那間彌離還以為她不小心把鏡子撞碎了,但這鏡子後面是實心的啊,她就算撞碎了怎麼可能把頭陷進去?更可怕的是她居然還在繼續往裏面陷入。

彌離趕緊上前拉住她,想把她往外拖。這時他發現她的頭居然真的是陷在裏面,而鏡子沒有一絲一毫撞碎的痕迹,只是在和她陷入的連接處有一圈漣漪,好像和她身子合而為一了一樣。

彌離使勁把她往外拉,但卻是杯水車薪。雖然或多或少延緩了她進入的速度,但根本抵消不了她沒入的速度。

那鏡子上對彌離正常顯示了他的模樣,可對張蘇晴卻沒有她的鏡象,像是張蘇晴根本不存在一樣。

那鏡子像一片沼澤,無情而貪婪,一點一點地吞噬着張蘇晴。張素倩在一旁一邊拉媽媽一邊大哭。

彌離急壞了,一手使勁拉着張蘇晴,一手費力地打電話給丁辰東聲嘶力竭地大喊道:「快點來419號房間!這裡有人有危險!」

然後他一把丟掉手機,卯足力氣把她往外面拽。

她陷入的部位越來越多了,頭、脖子,現在連肩膀都看不到了,而且陷入的速度越來越快,彌離手臂的肌肉也綳得越緊,都快要到崩斷的邊緣了。

此時丁辰東帶着丁得勝還有蔣家兄弟來了,看到這副樣子,趕緊招呼其他三人上去幫忙。

蔣會蔣齊拖住張蘇晴,催動體內異能量,由於他們塊頭太大,擠到了張素倩,就讓她先離開。

丁得勝見沒有自己拖拽站立的位置了,嫌彌離礙事,上前一把將他推翻在地,佔住彌離的位置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