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卿一世清歡》[許卿一世清歡] - 第6章 參加壽宴

蔣清歡衝進府里準備找蔣清淵或者他媳婦幫忙找人,沒想到迎面撞上一身怒氣的蔣清淵。

嚇得她後退了兩步,無意中眼睛瞟到他身後,小梅小蘭竟然在這。看來是她們先回來了,所以蔣清淵知道了她偷偷出府的事了。

蔣清歡撲通一聲跪了下來,眼淚汪汪帶着哭腔說道,「哥,我錯了,我不該偷偷出門的,讓你擔心了,我下次不會了。」

郭明玉走到蔣清淵身傍拉了他的手,溫聲細語,「清淵,妹妹既然知道錯了,你就饒她這一回吧!也怪我沒有看住她。」

蔣清淵低下頭回握了明玉的手,「明玉,你就是太縱着她了,今天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饒她一次。」

蔣清淵抬頭定定的看着蔣清歡,「起來,還不謝謝你嫂子。」

蔣清歡邊擦了臉上虛假的眼淚邊說「謝謝嫂子。」

事情完美的解決了,每次她自己惹家裡人生氣,也是用認錯加撒嬌這招。

現在她正躺在大水桶里泡澡,還撒上了花瓣,倒了一些精油,特別香。

心想來了這麼久,她以前以為沒有手機沒有網的日子,就是世界末日。現在也沒死,還活得好好的。

原主的身份真的好適合養老,有權有錢,不用讀書,不用上班,每天可以睡吃睡吃,安逸。但是還是喜歡自己的人生,至少自由。

算了下時間,現在是渝國二十六年,再過兩年就是戰爭爆發的時候,一切美好將不復存在。

蔣清淵不是特別出名的人物,她壓根想不起他的未來是什麼樣的,為了活着,又不改變歷史的大致走向,她要快點適應蔣清歡的身份,帶領全家人安穩度日。

蔣清歡和蔣清淵兩夫婦吃飯時,蔣清淵提起,「六月二十五日大帥府壽宴,明玉你就多費心,教瑤兒一些禮儀,以免貽笑大方。」

不太懂,大帥她又不認識,她也不是當家人,她去幹嘛呀!最煩這種社交。

她弱弱的開口,「我可以不去嗎?不太喜歡這種場合。」

蔣清淵放下湯勺,冷聲道,「不行,請柬里點了名要你去。」

蔣清歡皺着眉頭疑惑道,「我這麼出名嗎?人家點名要我去。」

蔣清淵夫婦相看無言。

蔣清歡學了這一下午的規矩才知道大家閨秀不是誰都能當的,她連走路、坐姿、站姿和說話都是錯的。

學了這一下午,感覺夢回大學軍訓,尤其這高跟鞋,她穿不習慣,後腳跟都磨破皮了。

她靠在嫂子的身上,撒嬌說,「嫂嫂,我最好最美麗的嫂嫂,我腳都磨破了,我能不能不學了。」

郭明玉笑着推開她,「不能,你要是出醜了,不僅有損我們家的臉面,還會耽誤到你的親事。」

蔣清歡賤賤的笑容,「那我不去,就不會出醜了呀!」

「不行,你不去,就是不給大帥府面子。」

蔣清歡雙手托着下巴,「這大帥不會是看上我了吧!」

一眾女人都笑了,郭明玉一手拿着帕西捂嘴笑,一手敲了蔣清歡的腦門,「這話是能胡說的嗎?」

吃過晚飯,回了自己的小院,腳受傷了,蔣清歡只能淋浴,快速洗完,睡不着就和小梅小蘭聊天。

她疑惑着問,「你說這大帥不喜歡我,那是誰非要讓我去啊。」

小蘭噗呲一聲笑出來,伏耳道,「小姐,少帥啊。」

蔣清歡手指着自己問 「他喜歡我?」

小蘭點頭,「小姐和他青梅竹馬,要不是他出征討匪,肯定日日來見小姐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