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你山河萬里/許你山河萬里》[許你山河萬里/許你山河萬里] - 第8章

第二日,破天荒的,封少竟沒有出門,而是留在府內,甚至還起了個大早,閑閑的在院子里來回走。

幾個丫鬟見到他,無不面色緋紅,在他周邊或者掃地,或者擦窗,磨磨蹭蹭,眼角的餘光全都偷偷看向他,甚至看的痴痴傻傻忘記手中的活。

而一大早讓這些丫鬟春心/蕩漾的封少,卻沒有任何自知,從她們身邊來來回回走了好幾趟,見丫鬟手中抹布落地,竟彎腰拾起淺笑着遞給了人家,柔聲到

「小心點。」

那丫鬟的臉便紅到耳後根,靈魂出竅了似得獃滯着動不了。劉玥從廚房裡端了早餐過來,正巧看到這一幕,心中不得感慨,這樣的男人生來便是招蜂引蝶的。

她把早點放到了老管家指定好的一張石桌上,石桌上面因昨晚的颳風,還飄着幾瓣落花,劉玥用衣袖掃了過去,然後恭敬的招呼

「封少,您的早點。」

她依然不卑不亢,甚至沒有因昨晚的尷尬而有任何不適,像是什麼也沒有發生似的。她這冷冷的,不帶任何情感的聲音讓封少確定,眼前這個穿着跟村姑似的,皮膚暗黃的丫鬟真的是昨晚遇見那個叫劉玥的丫鬟。

哈哈,他一邊吃早餐,一邊雙眼盯着劉玥看,見她盤着老氣橫秋的髮鬢,髮鬢上沒有任何的裝飾,樸實的像個農村老婦,而身上的衣衫更是青灰沒有任何一抹艷麗的顏色,連皮膚都有掩飾過的暗黃與粗糙。

她打扮的這樣粗鄙而俗氣,騙騙外人還行。但他封少,從小在花叢中長大,早練就了一雙火眼金睛,一眼便看出了劉玥的與眾不同,更何況,昨晚,他見過她最真實,不施脂粉的樣子。甚至,他能記得,在荷塘邊上,她身上若有似無的淡淡清香,以及月光下,她光潔而細膩的皮膚。

封少有過很多女人,個個美而艷,比她漂亮甚至懂風情的多了去,但,卻極少遇到劉玥這樣氣質的,她很靜,也很冷,但是就那麼站在那裡,卻讓人不能忽視她的存在。

就像這一早上,他在院子里故意來回走動,所有的丫鬟注意力全被他吸引而走,而劉玥也看着他,但眼裡沒有任何的波動。

就是這麼一個無波無瀾的眼神,勾起了他體內的興奮,像是獵人看到獵物那般激動,對於女人,他許多年未曾有過這樣的知覺。

劉玥準備離開時,卻忽地,被一股力量牽引着往下,然後整個人便坐在了封少的腿上。

他一手扯着她的胳膊,一手攬着她的腰,把她圈在懷裡。兩人的臉離的這樣近,他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冷情的眼,手在她腰間摩挲。

這一幕,使清晨的封府像被施了魔咒,安靜的可怕,連平日枝頭的鳥叫聲也戛然而止。

幾個丫鬟愣愣不可思議的看着這一幕,甚至剛才那位掉了抹布的丫鬟已紅了眼眶,老管家更是沒法言語。

他們封少的口味何時變得如此之重?現在摟在懷裡的,可是本院里最丑最老的劉玥啊。

而此時的劉玥,內心翻滾,控制着雙手沒有甩一巴掌過去。若放在現代,她會毫不猶豫甩過去一巴掌,但是在這個男尊女卑的時代,她稍微猶豫了一下,因她冷靜的在思考,這一巴掌過去的代價。

在她還沒思考完時,封少,猛地嫌棄的把她推開了,像是評價似的

「嗯,你比紅樓那些姑娘有趣多了。」

然後拍拍衣袖,不染一絲塵埃的走了。

留下一個院子的人沸騰開。

劉玥是不知道她跟封少是什麼仇什麼怨,她已刻意低調行事,竟還是招惹上了他。清晨在府院里鬧的這一出,讓劉玥頓時成為了眾矢之的,其她人不僅不再跟她說一句話,甚至背後也對她指指點點,活像是她搶了她們的男人那般深仇大恨。

而對她不薄的老管家見了她也是直搖頭。

「劉玥啊,我原是看你聰慧又肯干,想悉心栽培你,才讓你去封少那近身伺候,想不到你也心術不正,太讓我失望了。」

「我沒有,不管您信不信。您要真不信我,我可以馬上離開封府。」

她這麼一說,管家沒有再追究她的責任,反而嘆氣到

「既然封少留意到了你,你要這麼走了,回頭封少找起來,我怎麼交代?你要走,也得等封少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