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你山河萬里/許你山河萬里》[許你山河萬里/許你山河萬里] - 第6章

六兮告辭了家人,謊稱自己回宮,她娘淚眼婆娑的送她離開。

街上繁花似錦,遊人如織,六兮身處這繁華之中,卻不知該何去何從。她在這一世,養尊處優慣了,從來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有甄府,有寅肅做後盾,不愁吃穿,所以沒有任何養活自己的能力。好在在現代學的一些修復文物的技術或許還稍稍派上用場。她當務之急便是找一份工作,解決食宿問題。

「讓開!」

「讓開!」

街頭出現一隊精兵,每個人都身穿鎧甲,手拿矛槍推開路人,列隊形成一股人牆,開闢出一條街。人牆外頓時亂成一團,所有人往左右兩邊站,原先熙熙攘攘的街面被這陣仗嚇的安靜下來,秩序井然站在人牆外,說話聲音也壓得低低的。過了一會兒,不遠處有幾輛馬車過來,看那上頭舉着的旗,還有這隆重的架勢,好像是什麼皇親國戚。

六兮被人群擁擠着,被迫站在街邊看這熱鬧,只聽旁邊的人悄聲議論

「今日據說是莘妃去姻雀/寺/求神的日子!」

「難怪這麼大排場,據說這位莘妃長的/傾國傾城,顛倒眾生,是當今皇上最寵愛的妃子!」

「是啊,這幾年在後宮那是呼風喚雨,厲害得緊,大家都對她避讓三分。皇上是把她寵的無法無天!」

「可不是嗎,年初,她豪擲萬兩給顧家蓋豪宅,朝廷里議論頗多,但皇上卻拿出自己的私銀替她補了這個缺,絲毫沒有半分責怪!」

「她要是能懷上龍嗣,將來指不定能替代皇后掌管後宮!」

「誰說不是呢!只是一直沒有動靜!」

寅肅的妃?原來他也會如此愛一個女子,把她捧上天的寵着,如果這莘妃當真有孩子,他會怎麼疼呢?

想到孩子,六兮的心劇烈的疼痛了一下,為她那個在六池宮未曾出世就離她而去的孩子感到疼痛。曾記得,梨花滿地,寅肅擁着她,溫情脈脈

「阿兮,將來我希望你能給我生一個小公主,長的與你一樣,烏黑的髮鬢,靈動的眼,還有活潑的性子。我定會把她捧在手心疼愛!」

「為什麼不要皇子呢?」

「我不願我們的孩子將來要面對帝王家的殘酷爭奪,面對那些身不由己。我只願我與你的孩子能夠快快樂樂的,自由活着!」

那時的她曾多麼的快活,然而當她躺在冰冷的六池宮,當鮮血染紅了床單,當她撕心裂肺的感受/着那個小小的生命在她的體內一點一點的離開時,迎來的還是一室的清冷,與狠絕的,不曾來望一眼的寅肅。

想起這些往事,心裏難受的跟刀剮似的。再沒有絲毫興緻去看那所謂的傾國傾城/的莘妃了。

鼎沸的人群忽然安靜下來

五綵綢雲般/的錦面轎子從六兮的眼前掠過,轎子上的窗是層薄薄的幾乎透明的紗,能看見裡邊坐着的莘妃,果然是美人,唇角含情微揚,即俏又媚。

眼眸亦是烏黑漆亮,光潔的額頭上,一滴如淚的血紅玉石,輕輕垂掛着,跟那頭上的絢麗配飾遙相呼應,把這妖嬈與柔美展示的恰到好處。

如此的女子,誰不憐誰不愛?大家看的如痴如醉,雙目圓瞪。六兮也不例外,在現代,哪曾見過這樣天仙似的美女?所以也望着出神。

又一輛馬車經過,不期然,一雙沉沉的,如鷹如冰的眼眸與六兮的雙眸撞上。那雙眼在見到劉玥時,驀地,冰涼的眼神像把尖刀看向了她,彷彿是看到怪物般不可思議。

而六兮同樣是震驚的瞪大了眼睛,電光火石間,猶如一個大鎚重重的敲在她心裏最深,最脆弱的地方,是寅肅?他看到她了?

她已沒有多餘的思維容自己想問題,拔腿就往後跑。她萬萬沒有想到,身為通朝帝王的他會陪着妃子去寺廟,而那麼的巧,人潮中,竟然一眼就看到了她。

只聽見後面有個急切而慌亂的聲音,尖銳的喊道:

「停!」

然後是馬車的馬被忽然猛烈拉住韁繩而仰天長嘯的嘶吼,陪護的官員立即下馬車,惶恐的問

「皇上,出什麼事了?」

緊接着所有的官兵噗通的齊齊跪地,而平民百姓也全部跪地,齊聲喊道

「皇上萬歲,萬萬歲!」

六兮已到拐角的地方藏了起來,心還在劇烈的跳動。還好,他已經看不見她了。她探出身子,悄悄的望向遠處街面。隔着遙遙的距離,她看着他站在馬車上,華袍加身,氣宇軒昂的樣子,他的拳握的緊緊的,唇角亦是抿的死緊,只是剛才還銳直的眼此刻正茫然的看着跪在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