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元之巔》[玄元之巔] - 第9章 陳翼(2)

石不在話下,卻根本撼動不了這尊大鼎。

「逼我認主。」

戴天一聲冷哼,凝出一滴鮮血直接甩向大鼎,便見大鼎微微綻放光芒,瞬間將鼎身上的鮮血吸收。

「有戲。」他興奮低語:「收。」

便見大鼎瞬間化為一道流光,湧入戒指中。

”現 ”

伴隨話音落下,大鼎「砰」的一聲巨響,矗立在其身前,揚起漫天灰塵。

「咳咳。」戴天突然被嗆,輕輕咳嗽了幾聲,再度發出指令:「小」

大鼎肉眼可見地縮小了幾分。

「再小。」

大鼎再小了幾分。

「再小」

「再小」

「再小」

……

最後,大鼎變成了個迷你型,猶如螞蟻一般。

「是個好寶貝。」戴天輕輕摩挲了下鼎身,端詳了許久,這才將大鼎收入戒指中。

有大鼎和玄火在身,再有萬丹圖錄為參考,他日未必不能成為一個煉丹師。

他走到院中,望着大坑中那一片焦黑,矗立良久,臉上泛起一股緬懷之色,環望着這和老人一起住了六年的地方,而後一聲輕嘆,拿起鐵鍬,一把一把地不斷往坑中填土。

老人屍體已被黑天魔炎給焚燒成了虛無,連骨灰都未曾留下,可謂一切算計,皆成了空,最後卻都給戴天做了嫁衣。

半刻鐘後,戴天將土填充完,不斷拍打壓實,並在其上覆蓋一層老土,若不細看,也難以發現曾經鬆動的痕迹。

他微微躬身,對着大坑的方向鞠了三下,旋即搖頭一嘆,走入自己的房間。

老人這一去,從今以後,自己就得一人生活了。

「少爺……」

突然間,一個聲音自戴天身後傳來,嗓音略帶滄桑和沙啞。

戴天頓住腳步,回頭看去,便見一個矇著黑袍的男子矗立在其身後。

即使好幾年沒再見到這道身影,但他一眼就認出了來人,眼中有熱淚涌動,回頭便直接撲入來人懷中。

「陳叔,你終於回來了,這些年你到哪去了,戴天想你了,你可知道,我差點就見不到你了。」

陳翼站立在那,輕輕撫摸戴天的頭顱,六年不見,少爺的個子已和他差不多高了,眼中有着一抹寵溺,也有一絲愧疚湧現。

「少爺莫哭,如今少爺也是個大人了,還哭哭啼啼的,這成何體統。」

戴天抹了一把眼淚,這才看向陳翼,眼中帶淚地笑道:「好,聽陳叔的,不哭了。不過,陳叔,你怎麼才回來啊?」

陳翼從懷中掏出一個玉盒,對着戴天輕聲笑道:「少爺,生日快樂。」

戴天微微一怔,這才記起,今天貌似還真是自己的生日,自從陳叔走後,已經好幾年沒過過生日了,連他都已經忘了自己的生日是何時了,想不到陳翼還記得。過了這個生日,他就已經滿十六歲了。

「謝謝陳叔。」戴天接過玉盒,倒是沒有直接打開,轉眼放入了乾坤戒中,想着找個機會再打開。禮物什麼的,遠比不上陳翼的出現來得驚喜。

「若我沒看錯,少爺如今能夠修鍊了吧?那塊玉佩已經打開了?」陳翼何等眼力,自是看出了戴天周身有玄力波動的氣息。

戴天看向陳翼,興奮道:「對,這幾年我按陳叔所言,不斷以血滋潤玉佩,今晚終於將玉佩打開,從中得了一篇功法,助我打通了經脈,如今的我,已經是一名玄徒了。」

「今晚?」陳翼眉毛微挑:「但你的境界,玄徒六重天,一夜之間,這,這怎麼可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