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元之巔》[玄元之巔] - 第8章 收穫頗豐(2)

中,彷彿從未動過一般。

「果真不是凡物。」他心中暗呼慶幸,當年陰差陽錯撿了個青銅小塔,誰能想到,竟然會在這等關鍵時刻,救了他一命。

有青銅塔在身,他心中淡定了許多,起碼不會再擔心有人敢奪舍他。

躍出大鼎,戴天轉眼便看到大鼎旁邊屈膝盤坐着的老人,雙目微閉,已然沒有了氣息。

他輕嘆了口氣,看着老人,眼中有着一抹複雜的神色。

十三年陪伴,所有的美好,卻在一夕間分崩離析。

他抬頭看向窗外,如今,月色正濃,四周寂寥無聲。

這是一個玄幻的夜。

一夜間,他突破了限制,踏上了修行路。

一夜間,他境界突飛猛進,肉身遠超同級。

一夜間,他遭親人背叛,卻又反殺了親人。

戴天看了老人一眼,而後光着屁股走出房門,只因剛剛在鼎內全身衣物已然被焚了個乾淨。

不多時,他又走了進來,此刻已穿上衣服,但身上沾滿泥土。

他將老人抱起,往屋外走去,院子里有一個大坑,乃戴天剛剛所挖,恰好能葬下老人。

他將老人放入大坑,拿起手中的鐵鍬,正要填土,突然看到老人身上有一道黑色的火焰浮現,閃爍着幽光。

黑色火焰一出,四周溫度陡然升高,頓時將老人的肉身焚為虛無。

「是那道火焰。」

戴天連忙抬手,將火焰牽引過來。如今老人已死,火焰乃無主狀態,因此自動浮現而出。

也許是因為剛剛淬鍊過戴天的肉身,黑色的火焰還殘留有他的氣息,對其倍感親昵,見戴天招引,火焰未曾反抗,嗖的一聲便過來了,繞着他不斷轉圈,卻收斂了那恐怖的高溫。

「小傢伙,可願跟着我?」

戴天看着黑色火焰,微微笑道,伸出一隻手,對它招手。

黑色火焰看起來等級不低,有靈智,但未健全,像是個未開化智慧的小孩一般。

此話一出,黑色火焰像是聽懂了一般,懸浮於戴天手上,不斷跳動,像是雀躍,像是在歡呼,像是個沒心沒肺的孩子,全然不知自己原先的主人才剛死,還被其焚成了虛無。

不過,戴天卻不知如何能將其煉化,只憑藉這種氣息間的親密關係,倒是很難將其使喚起來。

若哪天黑色火焰不高興了,難保它的高溫,不會直接將自己給焚成虛無,便如老人那般。要知道,老人至少是武尊級別的強者,其肉身強度,遠遠超過他如今的肉身,卻也根本禁不住黑色火焰的焚燒,更遑論他這區區玄徒。

戴天眼神微微一凝,大坑中突然出現一抹反光,引起了他的注意。

「這是什麼?」

他跳下大坑,撥開黑土,從土中捏起一枚古樸的戒指。

戒指呈黑白色,若非剛好在月光下,產生一絲反光,他都還發現不了這枚戒指。

這大概是爺爺手中佩戴的那枚戒指,他印象中曾在老人手上見過這枚戒指,不過自從六年前搬來楓葉城後,便未見他再佩戴過。剛剛黑色火焰直接將爺爺肉身焚燒成了虛無,卻焚不掉這枚戒指,看樣子必然也是一件不凡的寶貝。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