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團寵大佬五歲奶呼呼》[玄門團寵大佬五歲奶呼呼] - 7 但行好事,莫問前程

  這話說的尖銳難聽。

  容英輝本只是路過做好事,誰成想搞的這般複雜,吵得他腦袋嗡嗡。

  醫院過道不斷有人來往,搶救室的燈在走廊盡頭明滅定人生死。

  他抬手,攔住對方點煙的動作。

  「這是醫院,公共場合不能抽煙。」

  男人暴躁甩開他的手,呵笑。

  「艹,你誰啊你,敢管老子?」

  旁邊家屬還在哭訴,一個上了年紀的老人眼睛轉了轉,哭着喊着。

  「五十萬,不,我要一百萬才跟你私了,不然我們就不跟你調解了!讓你去坐牢!我的孫女啊!」

  醫生從病房出來制止。

  「這是醫院,不要吵不要鬧!」

  「家屬呢?家屬過來簽字,剛剛情況又有變化了,告病危,過來告知你們詳情。」

  短短一面,人間百態。

  周圍有人低聲感嘆造孽。

  那車禍傷的小姑娘被搶救回來時也沒一個人進去看,在外面爭論私了出具諒解書要給的價格。

  唐彌誠被帶回來,身上各處纏着繃帶,看着可憐兮兮。

  本來嬌生慣養的小胖子慫成了胖鵪鶉,就怕醫院裏面還有些什麼東西,在唐今所說陰氣旺盛的時間段來要他的命。

  「那邊是怎麼了?」

  抱住了大佬的大腿,唐彌誠舒緩了一口氣。

  「在訛人呢。」

  唐今眨巴着自己的貓眼,指了指那哭的最凶的老太太,軟聲揭穿:「想要用自己孫女的命換錢給自己孫子買房,只是現在算盤打得好,以後就沒有一個安穩覺了。」

  周圍低聲討論不少,但唐今嗓音綿軟奶里奶氣格外明顯,又一下子戳中了對方的痛處。

  那老太臉上划過惱怒,扭頭過來破口大罵。

  「什麼叫賣孫女的命?!怎麼說話的?我們是受害者,我孫女被人撞了,我哭成這樣,你還想要我怎麼樣?!現在的娃娃說話都這麼惡毒,還咒人,有沒有家教了?!」

  「艹,老不死的你怎麼說話呢?!」

  唐彌誠現在也就是在唐今跟前慫,平時被慣得脾氣也差,當即翻了個白眼,想也沒想就罵了回去。

  只是半大的男孩罵一句就縮回自家妹妹身後,像只鵪鶉,少了氣勢。

  「我從來都只說真話。」而軟糯糯的唐今小寶貝抬眼,貓瞳漆黑,「到底怎麼想的,你心知肚明,用沾血的錢去蓋房子,住進去不怕夜裡鬼找嗎?」

  老太一下子心虛的哽住說不出話來。

  她的確是打算拿着這一百萬,回去給孫子蓋房子,但這事情又沒有別人知道,她怎麼說的這麼信誓旦旦?

  「這說的也沒錯啊,說是心疼孫女,還不是從頭到尾就惦記着那一百萬。」

  「那小姑娘又告病危了,說是十六歲,推進去的時候我看着瘦弱的說是十二三歲我都相信。」

  「還有人家路過的好心人,送小姑娘來醫院,被攔住不讓走,一口咬定在搬動的時候對她二次傷害了,想要人家賠錢呢。」

  討論聲刺耳,如同針扎。

  老太一下子坐在地上,指着唐今哭嚎。

  「還有沒有天理了?!讓這黃毛小丫頭來欺負我這個窮老太婆!」

  肇事的富二代已經不耐煩的扔下一張一百萬的支票,明明一臉陰煞氣卻偏誰也看不起,轉身走了。

  不等管家爺爺出手,容英輝已經一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