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團寵大佬五歲奶呼呼》[玄門團寵大佬五歲奶呼呼] - 6 真是看着就乖軟一糰子(2)

排。

  病房門被推開。

  張奕臉色比剛剛好了不少,但眉頭依舊皺着。

  「闖哥,有些驚險了,腦血管疾病徵兆,幸好你今天來檢查,配合藥物治療,最近注意飲食休息還有放鬆情緒,幾乎能緩解到最好狀態,這種病只要發作一次,後遺症是無可消除的,你現在身體就在臨近發作的邊緣了,再多一天,恐怕就控制不住了。」

  他走近又笑了,拍了拍唐闖的肩膀。

  「哎,你這閨女可真是你的小福寶了,心臟和腦部的疾病這個階段能發現的人,整個雲國都沒幾個,放寬心在醫院靜養兩天,身體比生意重要。」

  但唐闖抬頭,表情有些糾結,看了張奕一眼,欲言又止。

  張奕瞭然,平時小病小災都沒有的人,突然告訴他有重大疾病隱患,恐怕有些接受不來。

  「真不用擔心。」

  「你覺得…這個世界上算命玄學是真的嗎?」

  兩人的聲音同時響起來。

  張奕:……啊?

  ***

  唐彌誠去做進一步檢查,唐今和爺爺休息室休息。

  唐老爺子前段時間才在這做了身體檢查,其實結果不太好,老年人器官老化,一摔打破平衡,人就容易頹敗下去。

  現在時間也晚了,醫生護士不免擔心的來查看了幾次。

  「哎?」

  醫生盯着儀器屏幕,給老爺子多測了幾次,眼底驚訝。

  「老爺子,今天是定時定量服用的葯吧?」

  醫生收起設備一臉喜氣,「情況轉好了,不管是心臟還是各功能都比前段時間測得要強健多了,說明在逐步恢復,您老還是身體健壯啊!保持好心情,清淡飲食,好好作息,您啊,看着您孫女出嫁肯定不成問題,說不定都能抱曾孫女呢。」

  老爺子也驚訝極了。

  「我說我今天怎麼格外有力氣。」

  管家喜色:「我得趕快跟幾位少爺說這個好消息。」

  唐今就乖乖坐在爺爺跟前,拉着爺爺的手,歪着自己的小腦袋。

  老爺子散了遮眼塵埃,面上本來要連成一片的黑氣逐步消弭,厄去福來。

  小崽子白里透粉的小臉矜持的抬了抬。

  有種乖軟的小驕傲。

  *

  「別在這裡給爺我哭哭啼啼的,你們不就是想要錢嗎?」

  「這裡是醫院,安靜!」

  聲音從走廊傳來。

  「外面怎麼了?」

  「剛剛來了個車禍傷。」

  醫生收起東西,皺了皺眉頭,「傷的挺重,搶救回來了,現在應該是家屬到了在跟肇事司機溝通。」

  唐今忽的抬頭。

  頭頂的燈極隱秘的閃爍了兩下。

  唐今從椅子上跳下來,「爺爺,我去看看哥哥好了沒有。」

  醫生也走過來,「老爺子,您正好再做個仔細檢查,得給您重新配藥。」

  老爺子點了點頭,讓管家帶着唐今去。

  一出門,喧鬧聲更大。

  那圍了一圈的人。

  一個穿着粗布麻衣的女人在地上哭嚎着,男人則是攔住兩個青年的路。

  都二十歲冒頭。

  一個表情無奈,「我只是路過送人來醫院的,還幫墊了急診費,協商你們找肇事司機就行了,攔住我做什麼?」

  唐今又看向另一個,眉頭皺起來。

  眼露三白,鼻歪而斜,睛有赤紗如酒醉,乃姦邪鬼話連篇之輩,不得善終。

  他摸出煙盒,正要叼煙。

  「說吧,要多少錢?人沒死,爺可不會給你人要是死了私了的那個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