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之我真不想賣藝啊》[玄幻之我真不想賣藝啊] - 第3章:今朝同淋雪,此生共白頭!(2)

架了一般,聚月境的威勢當真是非同小可。
察覺到臉龐上低落的冰冷水滴,楚軒雙眸豁然睜開,迎面望着冷清雪那紅通通的眼睛,他緊忙一個翻身掙扎着爬起來。
瞧得少女梨花帶雨的俏臉,楚軒頓時手忙腳亂,有些不知所措,身體上的疼痛讓的他齜牙咧嘴,那無處安放的小手撓了撓頭,隨後擠出一抹笑容:丫頭,別,別哭啊,你看我這不是好好的嗎?」
再哭?」
楚軒表情豐富,瞬間換做一副凶神惡煞的神情:哭成小花貓可就不漂亮了哦!」
果然這一招很有效,冷清雪當即止住了淚滴,哼了一聲別過身去。
楚軒此時有好多好多話想要很少女訴說,他還沒來得及把自己能夠修鍊的事情告訴冷清雪,恐怕這次分別之後,短時間再也難以見到了!
其實……」此刻,楚軒的聲音很低,低到僅彼此兩人聽見,一瞬間的明悟令得少年淚眼朦朧,他微微仰頭看着天空,盡量不讓眼淚流出來,楚軒聲音哽咽道:能夠再見你一面也挺好的,丫頭,去了天封武府可不要偷懶,記得每天都要勤加修鍊。」
還有啊,教你的武技一定要每天溫習一遍,不然會生疏的!」
另一旁,冷清雪已經泣不成聲,就連旁邊神態冷漠的冷秋,眼睛在此刻也濕潤起來。
楚軒偷偷抹了一把眼淚,盡量保持少年那陽燦爛光的微笑:還有,把自己打扮的丑一點,萬一哪個不長眼的看上你,也只能是我,嘿嘿,放心吧,總有一天,我會變得強大起來,然後去天封武府找你!」
去找她?
你也配!」
突然,一道清冷的女人聲音在這天地間響起,隨着聲音落下,院落內的溫度驟然冷到了極點,整個院落都蒙上了一層冰霧,周圍的花草隨之凝結冰凍,如同水晶雕塑般晶瑩。
初春的天空飄起了雪花,冰涼的雪花落在楚軒臉上,讓得他的皮膚泛起陣陣寒意,少年目光震撼的抬起頭,望着飄雪的天空。
隨後一股清風襲來,倩影伴隨清風而至,空氣中還殘留着沁人心脾的清香。
來人是名女子,她冷若寒冰,眉目如畫,藍色的青絲微微飄舞,她像是碧波仙子下凡,不染人世煙火。
整個天地的溫度,隨着女人的到來逐漸結了冰,楚軒壓制住心中的悸動,腦海里浮現三個字:通陽境。」
如此實力,想來她就是天封武府的導師了吧!
老師。」
冷清雪紅着眼睛恭敬的行禮道。
嗯!」
冰冷女人淡漠看了一眼冷清雪,隨即視線落在了楚軒身上。
剎那間,一股猶如洪荒猛獸的威壓鋪天蓋地朝着楚軒潰壓而來,似座青山一下子潰壓在了身上,楚軒因承受不住壓力,全身上下的骨骼咯吱作響,嘴裏的鮮血不要錢似得噴涌而出。
不,我不能下跪。」
我楚軒跪天跪地跪父母,絕不向任何人下跪!」
啊!

!」
楚軒心中在怒吼,心底強烈的憤怒、無力湧上心頭,可又無可奈何,在絕對的力量下面,任何東西都顯得毫無意義。
在這股恐怖的威壓之下,楚軒心臟劇烈的跳動,每一次跳動都會炸起黑色的霧氣,它們不斷遊走在四肢百骸,像是開閘的洪流一般,一股腦的沖向楚軒腦海。
頓時,楚軒意識一陣模糊,恍惚之間他彷彿看見了如天神一般聳立天地的佛魔,古老恐怖的威壓貫徹蒼穹,蒼生都在抽噎哭泣、天穹流着血淚!
少年神色猙獰,雙眸眼白逐漸褪去,黑色的眼睛像是無盡深淵,要把萬物中的一切都吞滅!
嗤。
在這關鍵時刻,一道細微的聲音打破沉寂,冰山女人撤走了對他的威壓。
沒有了冰山女人的威壓,楚軒眼睛逐漸恢復了正常顏色,他半跪在地上劇烈喘息,渾身被汗水打濕,目光微微顫動,彷彿全身的力氣被抽空了。」
呵!」
原本得到太古佛魔訣壯志凌雲的他,瞬間被一盆冷水狠狠的澆醒,楚軒自嘲的笑了笑:還是太弱了!」
這是今天第二次聽的這句話你不配!
不配!
楚軒痛的裂了咧嘴,眼中含淚低頭哽咽道:還是自己太弱了,要是強大一點,就不會像現在這樣狼狽無助!」
這個世界本就是弱肉強食,誰的拳頭大,誰就是王道!
楚軒一時之間不由得茫然,他真的能成為強者嗎?
別說武道巔峰,就連一個武府的長老都可以隨意捏死他,自己真的可以守護楚家,守護身邊的人嗎?
少年跪在地上,低着頭顫抖着身體,卑微的像個乞討的螻蟻。
幾個呼吸之間,楚軒像是過了幾十年甚至幾百年,當他再抬起頭時,淚眼朦朧的目光卻是漸漸歸於平淡。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