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之我真不想賣藝啊》[玄幻之我真不想賣藝啊] - 第3章:今朝同淋雪,此生共白頭!

第3章:今朝同淋雪,此生共白頭!
天封武府招收內門弟子?
怎麼可能!」
對於楚家弟子們談論的話題,楚軒並沒有當回事。
天封武府乃是雪月帝國最為頂尖的學府,從中走出的學員無一不是大陸巨擘,堪比一方諸侯的存在。
這樣盛名的學府,怎會到天封城這種邊荒小地方來招收弟子!
倘若清雪真的被天封武府選做弟子,不知道何時才能再見一面。」
楚軒握了握拳頭,隨即朝着冷清雪居住的院落疾馳而去,少年心中莫名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忐忑,楚軒害怕這次見面,將會成為兩個人的永別!
……半晌後,楚軒來到平日里跟冷清雪練拳的院落,若是放在往常,此時的冷清雪肯定在院落內等他了。
可今天,院落中等他的不是冷清雪,而是一道挺拔的背影,一道他並不陌生的背影!
望着中年人的背影,楚軒心頭兀地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
秋伯伯。」
楚軒跟往常一樣禮貌行了一禮。
軒兒。」
冷秋轉過身子,古板的臉上透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看着令人莫名的心寒。
沉默半晌,冷秋臉色稍微緩和,道:離開清雪好嗎?
外面的世界很大,大到你根本無法想像,這天封城只是一處彈丸之地,天封武府內更是天才如雲,更何況,你的情況…你自己也清楚,無法修鍊的你註定無法出頭,所以,你配不上她!」
冷秋的話語猶如一道晴天霹靂,陡然在楚軒耳邊炸響,正是這淡漠的語氣,卻是猶如鋒利的骨刺,深深的刺進了楚軒心口,無聲無息的痛更讓他心痛的無法呼吸。
你,配不上她!」
你,配不上她!」
冷秋淡漠的聲音,在楚軒耳畔不斷回蕩,縈繞在腦海之中經久不散!
楚軒身軀輕微顫抖着,他咬緊牙關,充滿血絲的雙眼死死盯着冷秋,聲音嘶啞道:清雪在哪?
讓我見她一面!」
這個…」冷秋猶豫了會,還是搖頭拒絕了楚軒:抱歉,恕我不能答應你!」
為什麼?」
楚軒神色猙獰,聲音咆哮着吼出來。
三年時間的朝夕相處,楚軒已經習慣了每天見到冷清雪,此刻間,少年心中埋藏已久的情愫,頓時如若噴薄的火山,再也無法壓抑半分,瞬間朝着院落裏面瘋狂闖去。
大膽!」
冷秋冷斥一聲,聚月境霸道無匹的氣勢毫不保留爆發出來,頓時一道寂滅的光暈席捲而出,楚軒的身子頓時如遭重擊,隨即身體猶如斷翅的鳥兒,遠遠的拋飛了出去,最後重重摔落在地上,擦拭出遠遠的痕迹。
父親。」
聽到門外異樣的聲響,一身藍色蝴蝶裙的冷清雪從屋內緩緩走了出來,而當她看到此刻院落旁邊咳血的狼狽身影,少女清冷的眸子頓時湧現出疼惜之色,而後蓮步微移,飛速來到了楚軒身邊。
楚軒哥!」
冷清雪手腳慌亂的扶起楚軒,望着眼前血跡斑斑的大男孩,那雙澄澈明亮的美眸之中,倒映着昔日的種種溫馨,恍惚一切好似發生在昨天。
清雪,倘若有一天我能夠修鍊了,楚軒哥一定給你個大大的驚喜!」
咯咯!」
少女聲音悅耳動聽:一言為定哦,我們拉鉤。」
好,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少年、少女抬頭望着夜幕蒼穹那歷代的星辰,在美奐的星空之下拉鉤許諾。
楚軒哥哥,你就沒想過去別的地方看看嘛?」
別的地方?」
楚軒欲言又止,那漆黑的眸子深處彷彿蘊含著什麼,最終,少年眸光逐漸化作黯然,只是在心中默念一句:我怕一轉身,連你也不見了!」
同一年,少年終是未說出埋藏心底已久的話!
時值入冬,漫天飛雪,大雪將整個天封城染的一片*!
看,下雪了…」第二年,執子之手,在天封古城外的山坡上,兩人走着走着就白了頭。
今朝同淋雪,此生也算共白頭!
清雪,武技攻擊的方式千變萬化,力道的施展不拘小節,這一招還可以再凌厲一些。」
以靈力帶動軌跡,以點破面,動如雷霆、摧枯拉朽!」
武技精髓在於《技》之一字,古人云: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
攻七分,留三分,切記,要把這句話刻在骨子裡,時刻提醒自己!」
……不管過去多少年,楚軒都會記得當初的諾言:除非黃土白骨,我守你百歲無憂!」
……三年來經歷的點點滴滴,似熒幕在眼前不斷呈現,冰涼的淚珠順着冷清雪眼角止不住的滑落,滴落在少年血跡斑斑的臉上。
咳咳!」
楚軒輕輕抽動了下身子,頓時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傳遍全身,彷彿全身骨骼都要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