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我是壟斷大掌柜》[玄幻:我是壟斷大掌柜] - 第9章 離別委託

橘黃的燭光照耀着昏暗的屋子,一老一少拋開彼此的年齡差距,都以平輩相稱,看似有些違和,卻是兩人的真情流露,竟有些感人。

「老哥,我猜得沒錯對吧,只需要把這玉牌送到溫府就大功告成了吧。」許棠雖然是個性情中人,但別人託付的事,怎麼能不問個清清楚楚?

姚老頭打着哈哈道:「你只要拿着這枚玉牌,去溫府就可以了,剩下的事情我已經幫你打理好了,只要你親自過去就行了。」

想不到這老頭在秦州溫府還有關係,藏得挺深的嘛。

許棠點了點頭,拿出玉牌端詳了一會兒,突然發現玉牌之後竟然刻着一個數字,仔細一看,竟然是個雕刻得精緻的序號——十三。

「老哥,這是什麼意思,十三?難道是個人名?」許棠舉着玉牌,好奇問道。

「這個,明天你去了溫府,自然就知道了,」既然姚老頭遮遮掩掩,似乎不願意多說,許棠也懶得多問,反正只是送一個牌子,想必是怕這塊玉牌弄丟,便刻了一個數字以作標記。

許棠感受着玉牌在手心的傳來的溫度,心中忖道,看來還是塊上等好玉,姚老頭既然將他壓箱底的藏品交給我,那自己怎樣也得對得起人家。

伴着昏黃的燭光和淡淡的感動,許棠靠着軟塌漸漸睡去,睡夢中跟船上的女子打了一會兒架,就在自己快把女子扒乾淨時,便聽到一聲拖得老長的雞鳴。

睜眼一看,就看見姚老頭已經站在門口,肩上只是簡單的掛了一個背包,正準備離開。

見許棠醒來,姚老頭一掃昨日的感傷,豪爽笑道:「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小許,我們有緣再見!」說完,腳下一借力,便朝院牆外飛去。

許棠趕緊將棉被一蹬,從軟榻上爬起身來,朝門外追去,可剛走到院牆腳下,姚老頭的身影就已經化為一點流光,消失在清晨朦朧的霧靄之中。

「記住,一定要親自去一趟溫府!」

聽着遠處傳來的叮囑,許棠用力的點了點頭。

「姚老哥,保重啊!」

清晨的迷霧中回蕩着他大聲的呼喊。

許棠悵然若失的立在原地,手上還握着那塊溫潤的玉牌。

回到屋裡,許棠打量着略顯冷清的破爛房屋,懷念了姚老頭一會兒,突然大腿一拍,這才想到一個無比現實的問題。

這老頭走了,自己長期飯票可就沒了,總得找個謀生的活計吧,也不知道幫姚老頭送一趟玉,能不能收幾個報酬?

這怎麼能收人家銀子呢,自己幫忙,可是出於對姚老哥的恩情。

許棠鄙視了自己一會兒,站起身來在屋內逛了一圈,眼尖的他突然掃到矮桌上放着一個銀晃晃的東西,走近一看,竟然是一錠銀子。

「老哥你可真是厚道啊,知道老弟我去秦州路上沒盤纏,你放心,你交代的後事,我絕對跟你辦妥,」許棠略作懷念,便不客氣的把銀子揣到懷中,細細一看,竟然還是昨天那小妞給的銀子。

那小妞不會在路上堵我吧。

許棠搖了搖頭,應該不會,人家再怎麼說也是天上高來高去的仙子,怎麼會跟自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