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魔尊夫人在上,受夫君一拜》[玄幻:魔尊夫人在上,受夫君一拜] - 第6章十二密軍(2)

紙一撒,白紙隨着風漫天飛舞,婦女身邊的一個小女孩,手中也抓着幾張白紙撒向空中,白紙飄散在半空中,散落在身後幾個壯漢抬着的棺材上。

街道兩邊的百姓紛紛躲避,生怕被這些人撞到,不過也有一些膽子比較大的,站在那裡,仰望着天空的這些白紙,不知道在看什麼。也有人交頭接耳,在八卦着什麼。

紀無年從人群中擠了出來,他一眼就認出了在隊伍里的玄鳶,隊伍正好往城外走去。

蒼羽之臨-雲嶺-舒洹宮

「娘娘,天帝已從景昌之原回到大殿,處理好業務,正往舒洹宮這邊趕來了。」符花急匆匆的從宮外走進小院,向寢宮裡的洛妤姬稟報道。

「攔住天帝,就說……我受了風寒,不宜接近,過幾日待病好些,我親自回浮生殿看望。」洛妤姬邊想邊在寢宮內徘徊,想着借口不見天帝。

【洛妤姬:倉羽天姬,天帝伏昆的嬪妃之一,因為箜篌一事,與起巳有過節。】

還沒等符花接過話,天帝已經到了舒洹宮門口,「恭迎天帝,天帝祥安。」門口的守衛齊聲說道。

聽見伏昆來的動靜,洛妤姬立馬走到床邊,拉好被褥,躺了起來。

符花連忙從寢宮門口跑到宮門口,朝着天帝作了個禮,「恭迎天帝,天帝祥安。」

【天帝伏昆:六界之主,坐臨蒼羽,掌控六界第一人,擁有六界最強之力。】

「妤姬呢?」伏昆看四周沒有洛妤姬的身影,「怎麼不見她出來迎接朕?」伏昆看也沒看符花一眼,就直往寢宮方向走。

符花慌慌張張的站起來,跟隨在天帝身旁,「娘娘她……這幾日受了風寒,不宜見天帝,她說,過幾日待病好些,親自到浮生殿看望天帝。」

「受了風寒?」此時伏昆已走到寢宮門口,問了句符花,符花頭也不敢抬,可能是虛榮心作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伏昆這時敲起了寢宮的門,「妤姬,怎麼還把門給鎖起來了?」

「咳~咳,帝君寬恕,臣妾這兩日感染風寒,不易接近,所以……」洛妤姬在屋裡裝起病來。

「什麼時候的事?常太醫來看過沒有?現在身體可有什麼不適?」伏昆在門口焦急的問候着。

「多謝帝君關心,看過了,沒什麼大礙,喝兩天葯便能痊癒,待臣妾病好些,臣妾就回浮生殿看望帝君。」洛妤姬用嬌弱的聲音回答着。

「行,那你先好生休養,朕過兩日再來看你。」伏昆看洛妤姬沒什麼大礙,慰問了兩句便走了。

「臣妾恭送帝君,帝君萬安。」說完見伏昆轉身離開,洛妤姬在床上作了禮。

「恭迎天帝,天帝萬安。」舒洹宮眾人恭送伏昆離去。

見伏昆等人離去,符花悄悄的走進寢宮,順手把門關了起來,「娘娘,這樣躲下去也不是辦法,天帝遲早一天會發現的。」符花為洛妤姬的傷勢擔憂了起來。

洛妤姬拉開外衫,查看着胸上被落下的噬魂掌,「雖然身體感覺不到任何疼痛,但是這個印記卻難以消除。」

洛妤姬在思考着什麼,然後眼神看向符花,:「符花,更衣,去山倉。」

洛妤姬站起來往屏風後走去。 「山倉?娘娘這是要去千盈尋找解藥?」符花跟在身後為洛妤姬脫去外衫。

「此事不能被天帝知道,如果有人問起,就說我去山倉修養幾日。」洛妤姬嚴肅的向符花說著。

「遵命娘娘,恐怕六界只有千盈能解這噬魂之毒了。」符花小聲說道。

「方起巳,我一定要抓到你,無論你逃到哪裡,我一定要讓你償命。」洛妤姬越說越怒,雙手握緊了拳頭,嚇得符花在一旁不敢吭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