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魔尊夫人在上,受夫君一拜》[玄幻:魔尊夫人在上,受夫君一拜] - 第6章十二密軍

乾洲-城外

「哎,你們聽說了嗎,煞蠱又重出亦彩了!」

「你說的可是那修鍊禁術的煞蠱之身?」

「怎麼可能,這裡是亦彩,亦彩都達不到修鍊的基本。」

「是真的,就昨天,秦醫閣傳來消息,說一個被醫者就是被煞蠱傷了呢!」

乾洲城外,路邊麵館攤鋪,紀無年聽見旁邊的三個吃面的人,在小聲的議論着什麼。

「老闆,來碗面,在這吃。」紀無年為了能近距離能聽得更清楚些,叫了碗面,坐在了那群人的背後。

「後來呢,李兄,你說話別說一半啊,真的是煞蠱啊?」

「那可不,那人還被煞蠱傷了,中了噬魂掌呢,也不知道那煞蠱是從蒼羽逃出來還是玄恆,十二洲已經派密軍開始抓捕了。哎,我跟你們說啊,這件事別亂傳,這是我表哥在秦醫閣偷聽到的,這可是密令!」

「那中了噬魂掌還能活嗎?」

「別說活了,能留個全屍就已經不錯了,你不知道,十多年前,雙生門被滅的慘案,上下百人都被煞蠱吸取魂魄而死,那叫一個慘啊!」

「噓,別談論了,到此為止吧,被別人聽見就不好了。」三人終止了話題。

「客官,你的面來咯。」

原來!她就是煞蠱,是他苦苦尋了幾年的煞蠱。我要不要回去救她,畢竟是她出手救我才傷了宋以之,她現在肯定不知道被十二洲密軍追殺;但是如果回去救她的話,她就是煞蠱,會不會落得跟宋以之一個下場?他費盡心血尋找斷魂蕭不就是為了引出煞蠱嗎?

腦海里又想起十多年前家門被滅的畫面:

上下數百口人,除了他和姐姐,全都被趕盡殺絕,無一人活口。

那天,他跟妹妹吵架,被母親責罵了幾句,就賭氣一個人跑出家門,在後山躲了起來,迷迷糊糊的就睡著了,後被一聲慘叫聲給驚醒,醒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等他摸黑着回到家時,眼前的一幕,他這輩子都不會忘記。

家裡上下數百人全部躺在血泊中,他拚命的奔向大殿,尋找着父親、母親、妹妹和姐姐,當他找到父親、母親和妹妹時,早已沒了呼吸,卻無意間看見父親胸口的印記,奇怪的掌印,後面他才得知這就是傳說中的噬魂掌。他哭着抱着妹妹的屍體,他不敢相信,才短短半天的時間,家裡就發生了這麼大的事,他接受不了。這時他才反應過來,姐姐還沒有找到,姐姐或許還活着,他慌了神的到處尋找姐姐的身影。

恍惚間,看見一個身影從偏殿閃過。他小心翼翼的跟了過去,偏殿竟然有一個密室,嘈雜的聲音從密室里傳來,好像在尋找着什麼,後面一群人從裏面押着姐姐出來,姐姐被捂住了嘴巴,他認出了旁邊的一人,正是十二洲主之一,「姐姐……」他剛想衝上去救姐姐,這時一個黑衣人從後面捂住了他的嘴巴,緊張的他腳下踩到了根木棍,發出了聲響,「什麼聲音?」那群人聽見了動靜,黑衣人在緊要關頭帶着他離開了。

再三猶豫,還是決定回去救她,或許帶她回駒洲,師母可以解開她的記憶,就可以揭開十多年前家門被滅的慘案,也就可以打聽到姐姐的下落。

他再次返回乾洲城時,城門口和街道,隨處可見的十二洲密軍,他連忙趕往小院。

回到小院門口時,看見宋以之的手下從院子里出來,連忙跑進草叢裡躲了起來。待人走後,進到小院,顯然她早就離開了這裡,她會去哪裡呢?

這時,從集市方向傳來了一陣敲鑼聲,紀無年反應過來,今天是小竹村李四下葬的日子,或許玄鳶會在那裡!

集市上,一陣敲鑼聲響起,街道的人讓出了一條路來,走在最前面的婦女,身穿布衣,抓起籃子里的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