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魔尊夫人在上,受夫君一拜》[玄幻:魔尊夫人在上,受夫君一拜] - 第5章煞蠱現世

乾洲-秦醫閣

「怎麼會……」秦潭兒剛看完宋以之的傷勢,驚慌失措道。

【秦潭兒:亦彩乾洲秦醫閣閣主,亦彩十二洲主之一,宋以之的師父,有亦彩「神醫」名號。】

「秦閣主,以之傷勢怎麼樣了,她醒了沒有?」宋父在房間外等候着。

秦潭兒打開房門,「隨我來。」把宋父叫到了書房,似乎對着宋以之的傷勢有難言之隱。

「不可能,不可能,秦閣主是不是弄錯了,以之只是在外面跟別人打了一架,怎麼可能就受了噬魂掌呢,這東西不能瞎說的。」秦潭兒的一番話嚇得宋父一下子就站了起來。

「宋大人,我知道你一時接受不了,但以之也是我徒兒,她要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我這個當師傅也是有責任的。我行醫多年不會看錯的,以之胸前那個掌印,里深外淺,邊上泛紅,除了噬魂掌,六界沒有哪個武功會達到這個效果,而且受噬魂掌前期沒有任何徵兆,也就是說身體感覺不到任何不適,但三個月之內,掌印會慢慢消散,蔓延整個身體,元神受損,人會枯竭而亡,這就是白骨噬魂術的威力,這一掌只是用了半成功力而已,連一成都不到,這就是被列入六界禁術的原因,練禁術之人,統稱煞蠱之身。」秦潭兒一本正經的給宋父說著六界禁術。

「三個月?那秦閣主,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救救以之,她只是一時貪玩,她還年輕,她命不該絕的,要絕也是我這個老頭子先……」說著說著,宋父情緒太激動,差點沒站住要跪了下來,秦潭兒一把拉起他。

「宋大人別著急,我現在就召集十二洲大會,讓大家想想辦法。對了,以之的事你先不要告訴她。」秦潭兒告別宋父,飛鴿傳書,召集各洲洲主,大殿開會。

玄恆之界-赤墨-天香庭院

「稟報殿主,問序有口信。」一位男子急匆匆的闖入殿內,對着坐在大殿寶座上的風青臨報信。

「念。」風青臨也是意外,一年多了終於帶點消息回來了。

【風青臨:玄恆赤墨之殿五殿之一天香庭院殿主,風時川的父親,方起巳的二叔。為人野心渤大,玄恆修鍊禁術第一人。】

「她信上說,在亦彩乾洲發現了方起巳的下落。」那男子拿着手裡的信,照着念了出來。

「逃到亦彩去了?回她信,叫她暫時不要讓時川知道,我會派香苓去跟他匯合。對了,再寫封信給時川,就說殿里有事,召回問序。」風青臨說著站起來,走了下來。

「是,殿主。」男主作了個退禮,便轉身走出了大殿。

風青臨轉身,對站在一旁的女子說:「香苓,你剛剛都聽見了,方起巳逃去了亦彩,時川也在亦彩,既然你跟方起巳換了靈,時川現在尋找的就是你,你現在就去亦彩,務必在時川和方起巳見面之前,將時川帶回。」

「是,殿主,香苓遵命!」香苓抱拳作了個禮,剛要轉身離去,被風青臨攔了下來。

【香菱:玄恆赤墨天香庭院風青臨十三代弟子,起巳換靈之人,暗戀風時川。為人心狠手辣,一心想跟風時川在一起。】

「哎,還有件事,你別忘了,方起巳和時川可是訂有娃娃親的,我知道你一直喜歡時川,若是你能成功將時川帶回,換靈將錯就錯,回來就給你們舉辦婚禮。」風青臨小聲的在香苓耳邊說著。

「這……」香苓有些臉紅,多年的小心思就被風青臨看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