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世紀:文明之鐘》[X世紀:文明之鐘] - 第5章 兩軍之爭

天剛蒙蒙亮,下着暴雨的清晨,一隊士兵正肩扛一根碩大無比的圓木艱難的前行,身後是他們一路踩出的水坑,兩排足以沒過小腿的腳印一直綿延了數里。

「一二!一二!」

滿身泥水的士兵們不停的喊着口號,儘管搬了一天一夜木頭的他們已經疲憊不堪,終於在用盡了最後一絲力氣之後,又一根巨大的圓木被運到了正在組建巨弩的工地上。

工地在一片平坦的山頭之上,數不盡的士兵和匠人在不停的忙碌着,在正中間已經矗立的四根令人震撼、直衝雲霄的巨大圓木。

正在坐下歇息的小隊成員看着這四根比他們搬過的所有木頭都要大的柱子,眾人不禁怔怔的出了神。

一個身材瘦小、滿面泥垢,雖然看不清五官,卻從眼神中透露出勞累與絕望的年輕男子說道

「乖乖,這麼大的柱子,靠我們這二十個人搬上十天半個月也搬不過來啊。」

而一位正趴在地上喝水的中年男子聽完卻說

「這算什麼,我年輕的時候一個人就能搬好幾根,扛上去跑的時候鞋子都跟不上我的腳,隔壁家的媳婦都直誇我的身體好。」

說罷男子戲謔的一笑,眾人也被他的大話逗得捧腹大笑,這難得的開心時刻,讓一天一夜的勞累似乎在這一瞬間消失不見。

笑聲吸引了工地上的眾人,同時也吸引了一位皮膚白皙、身材修長的年輕人的注意

「你們在這裡幹什麼!還不趕緊去搬木頭!」

看到他那乾淨整潔、與周圍人格格不入的衣裝,眾人知道這是一位禁軍參將,聽到他的呵斥,小隊眾人默默起身準備繼續搬運下一根木頭,而那位瘦小的年輕人卻異常氣憤的說道

「我們搬了一天一夜的木頭在這裡歇息一會怎麼了?你算是個什麼東西,憑什麼在這裡指責我們?!」

那人聽罷,整了整自己的戎裝,嚴肅的說道

「我是禁軍參將章離,專門負責你們這些人的搬運工作」

「哦,原來是位禁軍的參將,那你憑什麼來管我們六軍的人?!」

六軍為前軍、中軍、後軍、上軍、下軍以及馬軍,暴雨之前,共計有七萬五千人,由大將軍韓起統率,是大齊征戰天下的中堅力量。昔日武王分封天下諸侯,並與諸侯相約——凡制軍,一萬兩千五百人為一軍,王有六軍,大國三軍,小國一軍。後齊王建登基,六軍中有三軍叛亂,戰事平息之後,齊王便又組建兩萬親兵衛戍國都,名曰「禁衛軍」。

章離聽到男子嘲笑自己,雙手向天抱拳,略帶恭敬的說道

「大王有令,建造巨弩的一切事宜都由我禁軍大統領和國師安排,趙統領有命,你們這些人現在都歸我調遣」

誰知道男子聽罷,卻陰陽怪氣的笑了起來

「那憑什麼你們禁軍可以做一些切木料、釘釘子的輕鬆活,而我們這些人就要去伐樹和搬木頭,這難道也是大王的旨意嗎?難道你們禁軍就要比我們高人一等嗎?」

「你…..!」

章離被男子的一番話懟的啞口無言,一陣氣血上涌,白皙的臉龐頓時變得面紅耳赤

「你這小子,告訴本將你叫什麼名字!」

「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前軍千夫長孫涓是也!」

「好一個孫涓,難道你要違抗軍令嗎?!」

「軍令?什麼軍令?我們只聽從韓大將軍的命令,莫說是你,就是你們的趙大統領來了也管不了我們,你們禁衛軍如此欺負人,老子今天就是被洪水淹死也不聽你這廝的狗屁軍令!」

說罷孫涓將身上的綿甲脫掉,奮力的往地下一甩,然後氣憤的說道

「不幹了!老子不幹了!」

孫涓的一句話似乎喊出了六軍將士們共同的心聲,積壓已久的憤怒和對禁軍的怨恨在這一刻得到了迸發,一時之間群起響應,六軍的士兵們紛紛放下了手中的工作,高聲喊道

「不幹了!不幹了!」

章離被眼前的情景的感到了恐懼,右手不自覺的拔出了佩刀,強裝鎮定的說道

「你要找死嗎?!」

看到章離將佩刀抵到了孫涓身前,小隊的眾人也匆忙拔刀,將章離圍了起來,這更是引起了工地上眾人的一陣騷動,禁衛軍與六軍士兵紛紛拔刀相視,一時之間雙方劍拔弩張。

工地的中間似乎有一條隱形的分界線,將黑衣黑甲的六軍與白盔白甲的禁衛軍分隔兩旁,此時的雙方宛如秋日乾枯的落葉,僅需要一個火星便能引燃全場。

「是誰在口出狂言,擾亂軍心!」

突然一個渾厚的聲音傳來,眾人沿着聲音望去,一個身着戎裝,冠配長纓,面色黝黑卻有一縷長須飄飄然的中年人正踱步走來。

六軍的將士們看到了這個中年人,忽然一絲恐懼閃過,但隨後卻有的一股更大的安全感油然而生

「參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