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世紀:文明之鐘》[X世紀:文明之鐘] - 第3章 墨班在哪裡

趙牧站在雨中,淅淅瀝瀝的雨水不停的敲打着這位禁軍大統領的衣襟。

五百名禁軍已經尋遍了邙山大半的角落,卻依然沒有墨班先生一絲的消息

「大統領,我看這位墨班先生肯定逃難去別的地方了」身旁的禁軍參將章離擦了擦臉上的雨水對趙牧說道

「那好啊,找不到好啊,找不到你們就先回家去吧」

趙牧剛說完,身邊勞累了一天的禁軍們便如同聽到了天大的喜事一般,紛紛拍手稱快,冒着大雨在遍地泥濘的邙山上找人可當真不是一件容易的差事

「大統領此話當真?」章離半信半疑的問道

「當然當真,大丈夫說話豈能如同兒戲,你們現在就回家去,把脖子都洗乾淨,等着大王來取你們的項上人頭,到時勞煩諸位先下去探探路,等到水漫邙山之後,我自來找你們敘舊」

眾人聽罷,剛剛燃起的喜悅之情又瞬間跌入谷底,他們早該知道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

「大統領果然還是那個大統領,這個時候您可要救救我們啊」

「我哪裡能救得了你們,能救你們的只有那位墨班先生,大王將他視為救命稻草,若是找不到,別說你們,就連我也自身難保」

趙牧說罷,環視了一圈圍在自己身邊的禁軍

「你們還在這裡站着幹嘛,趕緊找去啊!」

早已驚慌失措的禁軍們聽到大統領呵斥的聲音傳來,方才如夢初醒

「有誰認識墨班先生,提供線索者,官府重重有賞!」

此起彼伏的叫喊聲瞬間響徹了這片山頭,自從逃難到邙山之後,百姓們已許久再未見過如此多的官兵,不免引起了周遭難民極大的興趣。

「我知道!」

一個透徹又響亮的聲音傳來,趙牧挎着腰刀走向了這個身材消瘦,其貌不揚的男子

「你知道?」

「梅先生就在前方五里處,一個低矮的雨棚裏面」

趙牧聽他說完,雙眼望向了男子手指的方向,心中滿是疑惑

「趕緊把賞賜給我啊,可有吃食沒有?你這個大官不能說話不算話吧?」

男子的話引起了周遭難民的一陣鬨笑,趙牧懷疑他在戲耍自己,惡狠狠的問道

「你這小子,知道本官要找的是什麼人嗎?!」

「梅班先生啊,剛才大家可都是親耳聽到的」

趙牧不禁覺得好笑,騙取賞賜的人他見得多了,可連名字都沒有聽清就敢來的人他還是第一次見。

瘦弱不堪的男子此刻像一隻弱小的野兔被趙牧提在空中,這位大統領一天來所積壓的怒火正要在此刻迸發,只聽趙牧厲聲喝道

「告訴你,本官要找的人叫墨--班!你聽清楚了嗎?!」

「聽清楚了,小人聽清楚了」男子本就面帶飢色的臉上此時更是被嚇到煞白

趙牧不禁心生憐憫,知道他們不過是迫於生計才如此鋌而走險,大難之下,早已將人變成鬼,辛有僅存的一點人性才沒有將邙山變成一座毫無底線的修羅場,想到這裡,趙牧鬆手將男子放了下來,隨即招手帶領眾人離去。

男子狼狽的向趙牧鞠躬致謝,身後又傳來了難民們的鬨笑聲,這或許是他們幾個月以來為數不多的感到「高興」的時刻

「你帶領弟兄們繼續尋找墨班先生,我先去宮中向大王請罪」趙牧對章離說道

「大統領冒雨在山上尋找了一天,一時也未曾歇息,您又何罪之有啊?!」

趙牧搖了搖頭未做言語,這一天來他聽到了無數條關於墨班先生的消息,有人說他逃難去了別處的,還有人說他早已被淹死的,更有甚者說他親眼所見,墨班先生造了一隻會飛的木鳥,自己乘着木鳥飛走了的。如此種種,不過都是為了騙取一些賞賜而編造的謊話,但趙牧已有預感,墨班先生大概率已不在邙山之上了。

踩着泥濘的小路,遍地的屍體散發出的腐臭味迎面而來,雖然這宛如煉獄,但對於年僅三十歲、卻已在戰場廝殺多年的趙牧來說已是司空見慣。

「人終究會死的,不過早晚而已。」

他不停的安慰自己,直到臨近王宮處看見一位發須皆白的老者正在艱難用雙手刨坑埋葬自己死去的孫兒,世間最痛苦的事情莫過於白髮人送黑髮人,趙牧也不禁動容,急走兩步到了老者身旁,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