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世紀:文明之鐘》[X世紀:文明之鐘] - 第2章 神秘的海川經(2)

是昨天見到此書,他無論如何也不會相信世上當真有龍存在

「陛下可曾知道神廟中供奉的那位『神使者』的由來嗎?」

齊王仔細回憶起神廟裡那個衣着奇特、供奉在上帝一旁的神像

「聽說是一位曾經救過祖父武王的神人」

呂斯望着眼前的竹簡,眼神中閃爍着些許迷離,陷入了回憶

「四十年前,武王南伐百越,路過楚地時,遭蠻族叛亂,蠻越聯軍十萬人圍困齊軍於陽明山,武王身先士卒,率軍與敵激戰數日,至第五日夜晚,三萬齊軍僅剩殘部兩千,山上山下儘是兩軍屍首,堆積如山,無數的男兒懷一腔熱血而來,只留下一地丹紅撰寫銘文。武王征戰數十年,從未遭遇過如此慘敗,那一晚的月色很美,清風、楊柳像極了再也回不去的故鄉,將士們向北而跪,三叩首,拜別了遠方的父母妻兒,正欲與蠻越聯軍殊死一搏時,一艘神船從天而降。」

「神船?」

「一艘巨大的、散發著耀眼光芒的神船從天空中緩緩駛來,由遠到近,直到懸浮在齊軍陣營的正上方,這時人們才看清他的模樣,便如同將兩個巨大的盤子扣在一起,在空中不停的旋轉着。將士們對此感到的是茫然、恐懼,這遠遠超出了所有人的認知,就連武王也不例外,山下準備進攻的蠻軍此刻也停止了吶喊聲,所有人都跪向了這艘神明般的飛船。直到他打開了底部的出口,一束耀眼的神光從中魚貫而出。」

「神光?什麼樣子的神光?」

「神光如同一根碩大的光柱,照亮了整個齊軍陣地,所有的將士都被晃得睜不開眼睛,繼而身體如同失去重量一般,緩緩向上空漂浮,直到進入了神船的內部。」

「神船內部?可有仙人在此船中?」

「神船的內部如同白晝一般,無數只長明燈鑲嵌在船室的上方,既無火亦無煙,不知其如何散發光芒。神船的窗戶晶瑩剔透,從中向外看去,窗戶如同無物一般,船外的一切清晰可見,但將手放上去時,卻能感到萬分光滑而又無比堅硬。船內四處亦有文字在不停閃爍變換,有人說那是一卷神奇的竹簡,可以不停的更換文字,有人說那是神人的仙術,用來傳遞他的話語」

「不知都是些什麼文字?」

「有的的看懂,寫的譬如『注意』、『降落』之類,而有的文字稀奇古怪,並不知其意。船內的一切都是如此神奇,讓人不禁疑惑是否身處夢中,直到一位神人的出現,他既未束髮,也不着長袍,身穿一身奇怪的服飾,下身穿着類似胡人的褲裝,卻不似其寬鬆舒適,上身更是奇特,僅有一件短衫,露出半截臂膀,通體的服裝緊緊包裹住全身,遠非凡間任何材質所能做出」

齊王聽罷,恍然大悟的說道

「便是神廟中那位『神使者』的穿着嗎?」

「正是此人,他稱自己是神的使者,奉神的命令來救武王於危難之中,說罷便驅使神船自陽明山向國都飛去,王上可知這兩千里的路程神船飛了多久嗎?」

「若騎快馬,最少需十天,神船大概也差不了多少吧」

呂斯微笑着搖了搖頭,他自信問題的答案一定會讓齊王大驚失措

「不過一炷香的時間」呂斯淡淡的說道

「可笑」齊王愈發感覺相國是在編造故事以讓他對神明有敬畏之心,從而放棄射龍

「這難道不是眾人的一場夢嗎?」齊王問道

「確是一場夢,一場光怪陸離的夢,當他們紛紛醒來,發現山下已聽不到蠻越軍隊的吶喊聲,慢慢的他們驚奇的發現,自己身處並不是陽明山,而是國都西南三十里的邙山,這一切都如此神奇,使他們不得不相信剛才那一場、所有人同時做過的夢」

齊王已不再相信呂斯所言,站起身來揮了揮早已發霉的衣袖

「道聽途說,難免有誇大之詞,相國大人年事已高,相信這些鬼怪學說倒也正常」

呂斯聽到齊王略帶譏諷的語氣,依然面不改色,淡淡的說道

「老臣便是當年兩千齊軍中的一員」

齊王聽罷,心中一時五味雜陳,這位三朝元老,為大齊立下了赫赫功勛,回想自己即位之初,因年輕氣盛,犯下諸多失誤,甚至有軍隊嘩變,險些兵臨國都,辛有呂斯不遺餘力支持自己,才得以平息叛亂,如今這位老臣竟要被自己冷言譏諷,齊王不免於心有愧

「其時信陽君亦在軍中,王上若是不信,大可去找其問個清楚」

信陽君是武王次子,齊王建的王叔,有相國大人和自己的王叔作證,已令他不得不相信這件光怪陸離的奇事當真發生過。

「相國所言,寡人自然相信」說著齊王若有所思,長嘆了一口氣說道

「不知這位『神使者』居於何方,若能找到,我真想和他好好聊一聊,上天為何要陷我齊國百姓於如此危難之中?」

「昆崙山」呂斯說道

「昆崙山?那是什麼地方,我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

「不止大王沒有聽說過,即便是武王南征北戰數十年,也從未聽說過有此座山峰,直到一位守藏室的小吏無意間翻開了這本因荒誕不經而封藏數年的《海川經》」

說著呂斯又遞給了齊王一卷竹簡,他打開看時,上面寫道

「大陸正中,四海皆遠,天脊以北,巴湖之東,有山名曰崑崙,高兩萬丈,南北五千里,萬山之祖,神之所居也」

「我大齊疆域,南北不過abc 里,不敢想像這世上竟會有五千里長的山脈」齊王不禁感慨道

「大王,這個世上或許還有許多我們未曾到過的地方、未曾聽說過的文明,儘管我大齊疆域遼闊、千萬子民,也不過是茫茫黑夜中的一隻螢火蟲,所能看見的,不過是自己身邊所散發出的微弱的光芒,還有無盡的未知的黑夜等待着我們去探索去發現。老臣老了,走不動了,風燭殘年已不剩多少歲月,大王正值年華,相信終有一天會看清這個世界的真相」

齊王聽罷,許久未語,獃獃的站在門口望着正在雲間嬉戲的燭龍,心中悄然升起一股對未知世界的恐懼,他不知那些未曾到過的地方究竟還有多少令人難以置信的事情

「無論如何,也要先將這條為禍人間的惡龍射下,不論成功與否,總歸要搏上一搏,相國大人,你會支持我嗎?」

呂斯站起身來,一副堅毅的眼神望向齊王,鏗鏘有力的說道

「臣呂斯萬死不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