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世紀:文明之鐘》[X世紀:文明之鐘] - 第2章 神秘的海川經

齊王出了神廟,沿着邙山泥濘不堪的道路回宮。說是道路,不過是無數的雨棚之間夾雜的、可供一人行走的一段段水坑而已。

他脫下了朝靴,撩起長袍,赤腳踩在水中。看着兩旁簡陋至極的雨棚四處都在漏雨,而裏面的眾人似乎早就習以為常,不管他們曾經是富商還是地主,如今也只剩下一身衣衫襤褸,把僅有的幾件衣物墊在身下,雖然早已浸透,但這也已是他們身份最後的象徵。而多數人的身下連幾件衣物都沒有,直接席地而睡,四周早已漫進來的雨水浸泡其身,早已看不出是生是死。

齊王強忍住淚水,再往前走,看見一位老者正在生食手中的一捧黍米,老者牙口不便,生嚼堅硬的黍米實在有心無力,見他嘗試了許久,臉上已經漲的通紅,實在難挨,只得接了一碗雨水將黍米強行送進了腹中。

邙山上的柴火早已短缺,即便是齊王每日也只能生食野菜。更可怕的是,還有一個月便將入冬,沒有了柴火,即便到時沒被洪水淹沒,國都百姓也將凍死在邙山之上。

「陛下,到了」

齊王正在惆悵間,聽到手下宦官秦毐聲音,抬頭一看,已經到了王宮門口。說是王宮,只不過是一座臨時用木板搭成的簡陋房屋。暴雨初起時,沒人會想到這會是一場滅世的洪災,直到多日後,齊王才令人在邙山上搭建雨棚,同時也給自己造了這麼一座簡陋的王宮。

「王后的病好些了嗎?」齊王一進宮便急不可耐的問道

「陛下,太醫說是因為此地天氣濕冷,王后身子弱,所以偶感風寒」一旁的宮女答道

聽罷齊王踏步進了王后寢宮,也是這座宮殿內唯一的一所卧房。看見王后正和衣而卧躺着床榻之上,昔日熙色韶光、硃唇皓齒的面容此刻也沒了一絲血色,便如墜落人間的仙女沾惹了凡世的俗塵,從而一病不起。

齊王緊緊握住王后的手,試圖給這雙冰冷的手一點點的溫度

「襄兒,你的大王回來了」

王后聽到聲音,緩緩睜開了眼睛,清澈無暇的雙眼此時顯得格外楚楚可憐

「大王….」

齊王聽見王后的聲音羸弱,不禁心頭一酸,抬手撫了撫她的秀髮

「聽說今日天空中出現一條神龍是嗎?下人都說這場災難就要過去了呢。」

看見王后難得的笑容,齊王不忍將真相告訴她,嘴角略一上揚,努力擠出了一絲笑容道

「是啊,神龍現跡,今日佔卜乃是大吉之像,說明暴雨馬上就要停了呢。王后安心養病,等到痊癒,我們就可以移駕國都了。」

說罷二人相視一笑,齊王把王后的手塞回了被子中,轉身出了寢宮。

「你帶人去神廟,尋些能燒的木板,拆掉回來給王后取暖」齊王努力壓低了自己聲音對秦毐說道

「陛下,那可是神廟…..小的若是把神廟拆了,巫師和周遭的災民還不得把臣給殺了祭天啊….陛下若要給王后取暖,這邙山上這麼多參天大樹,咱們隨便砍一棵回來晒乾,不是一樣可以生火嗎?」

「你放…..」齊王剛脫口而出兩個字,發覺自己的聲音有點大,壓抑住心中想罵人的衝動道

「你放屁!這種鬼天氣要想把木頭晒乾要等到何年何月?!再者說,就連寡人的王宮都在四處漏雨,腳下滿是泥濘,你要把木頭往哪裡曬?往你的腦袋裏面曬嗎?!」

齊王罵完心中的怒火仍然未消,他實在想不通自己的手下為什麼這麼笨

「還不快去!」

「諾!」

看着秦毐慌不擇路的跑出宮去,他又不禁覺得好笑,而此時門衛忽然來報

「大王,相國求見」

「相國?他怎麼這個時辰來了?難不成拆神廟的事情他這麼快就知道了?」雖然心中疑惑,但是相國求見,齊王自然不得不見

相國帶着兩個僕人艱難的走了進來,他已經年逾古稀,平時里走路便已經顫顫巍巍,更不用說在這滿地泥濘,到處是水坑的邙山上了。

齊王平日里雖然厭煩相國對自己事無巨細的教導,但他的心中還是十分敬重這位憂國憂民的老臣。聯想到自暴雨以來,政務繁多,又要在十分簡陋的環境下冒雨辦公,年輕的臣子們尚且難以忍受,更不用說這位年逾古稀的老人了。想到此處,齊王的心中不免泛起一陣漣漪

「呂斯拜見大王!」

「相國免禮,請入座」

一旁的宦官為呂斯搬去一座厚重的坐墊,類似一個圓柱,這是幾天前秦毐所創,將十餘副墊子摞在一起,以保證坐下時袍子不會沾染到地上的泥水。

呂斯端坐在墊子上,這對於擅長席地而坐的齊人貴族來說是個不小的挑戰

「不知相國此刻前來,有何要事相奏?」

「陛下,守藏室中原有藏書三萬餘卷,不少上古典籍盡在其中,由於遷到邙山之後房屋簡陋,三萬餘卷藏書已被浸泡大半,其中不少稀有典籍,日後恐怕再難見於世上了」

說罷呂斯長嘆一聲,招手揮來了隨從的僕人

僕人手托案板,板上堆放了六卷竹簡,呂斯拿了最上面的一卷遞給齊王。

「陛下請過目」

齊王打開看時,見到最開始的「燭龍」二字便陡然來了興趣,再往下看時寫道

「燭龍身長千里,人面蛇身而赤,直目正乘,不飲不食,在無䏿之東,位西北海之外,掌風雨,執雷電,是為鐘山之神」

見到書上描述與今日所見之龍一模一樣,齊王不禁大罵道

「原來這條惡龍喚做燭龍,還稱作鐘山之神,實在可笑,不過是一個為禍人間的惡魔罷了!」

呂斯未做言語,又給齊王遞了第二卷竹簡

「東海之外大壑,有國名曰美,其國人多金髮碧眼而白,國有神鳥,身長百尺,腹可載人,不食不寢,一日一夜可繞寰宇一周。有神獸焉,以輪為足,日行萬里,人可馭之。又南五千里,有墨國……」

齊王讀至此處,不覺忍俊不禁

「這本書叫什麼名字?如此荒誕不堪」

「陛下,此書名曰《海川經》,乃上古典籍,不知何人所作,也不知作於何時。原書共有一十八卷,因守藏室失水,如今只剩六卷。大王認為此書荒誕,試問——如若不是今日所見,大王是否也會認為此書記載的燭龍一樣不存於世呢?」

齊王頓時啞口無言,他知道呂斯所言非虛,倘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