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羅狂尊(書號:9234)》[修羅狂尊(書號:9234)] - 第一卷·風卷蒼雲第六章 逐殺開始

葉征之前從未想到過,自己看似簡單的決定會引來這麼大的危險,直至那女子悄聲在他耳邊說了那句『快走』,他方才恍然大悟。

緊接着就聽到那個許浩說道:「咱們現在還在蒼雲門的核心範圍內,所以蒼雲應該不會動手,畢竟蒼雲可不願意直接讓赤焰宗抓住和他們開戰的理由。」

「不過,一旦我們離開了蒼雲的核心範圍,蒼雲一定會逐殺我們的,因為他們可不願意眼睜睜的看着一個天才就此被赤焰宗帶走。」說著那個叫許浩的中年人,轉頭對葉征淡淡的笑了笑。

葉征則是有些尷尬的笑了笑,「是我拖累二位了。」

許浩淡然笑道:「既然是同門師兄弟了,就沒有什麼拖累不拖累的。」

……

一頭雲獸,巨大的鼻孔噴出陣陣白色的水汽,龐大的身軀背上馱着葉征三人,一路風馳電掣向著蒼雲範圍之外疾馳。

「師弟,我赤焰宗開派祖師為赤焰老祖,宗門香火延續至今已經十六代了,我和你唐師姐則為第十五代弟子,而我們兩人分別排名第七和第十位。」

「宗中有一個規矩,排名前十的弟子才有權利收徒……日後你若擠進前十則也可以有權利招收弟子,不過也可以像你唐師姐一樣不收弟子。」趁着暫時還算安全,許浩對葉征講起了關於赤焰宗的一些事情。

葉征則開口問道:「這麼說來,葉雲則是第十六代弟子了?」

葉征並不知道葉雲是誰的弟子,可他此話一出許浩的臉卻一紅,「葉雲……是我的弟子,他對你做的事情,我這個做師父的可以代他向你賠罪,還望你不要和他計較。」

葉征苦笑,「如果我真的記恨他的話,現在他早已經是一堆灰燼了。」

許浩笑了笑,「那便好。」

說著,許浩又將赤焰宗的一些其他情況說給了葉征,「最近聽說師尊他們發現了一條巨大的紅晶礦脈,所以他們忙着開鑿礦脈的事情而抽不出時間,不然的話我想今天帶你回赤焰宗的就是師尊,而不是我和你唐師姐了。」

說到此處,葉征甚至都覺得有些惶恐了,這兩個人在一個宗門中的地位已經不算低了,如果不是因為那條『紅晶礦脈』地位更高的人會來親自接自己,這樣一想,葉徵才明白自己對於赤焰宗這樣一個強大的宗門來說到底有多重要。

不過這一切還是託了時空之門碎片以及那塊紅色晶石的福,不然的話,到現在自己也許只能算是勉強被人注意而已,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成為宗門之間爭奪的焦點。

雲獸速度很快,狂奔了不到兩個時辰的時間便帶着三人到了一處斷崖上方。

「過了天塹崖,就出了蒼雲門的核心勢力範圍了,現在只要駕馭雲獸越過天塹崖,就能和我們的人匯合,然後平安的回到宗門。」許浩說道。

接着,許浩又開口提醒葉征道:「你一定要抓緊了,天塹崖下方的峽谷非常深,就算是我不小心掉下去,也會摔成重傷甚至摔死的。」

葉征點頭,他這時候感覺到赤焰宗的兩個人所帶給他的尊重和那種說不清楚的親近感,的確要比蒼雲門所帶給他的回憶要舒服的多,也許這就是兩個宗門最根本的不同吧。

接着,就見雲獸微微倒退了幾步,而後開始加速沖向天塹崖。

雲獸速度越來越快,距離天塹崖也越來越近,然而正當那頭雲獸將要跳過天塹崖的瞬間,凌空當中一柄長劍裹挾着鋒銳劍氣瞬間暴射而來,接着『噗』的一聲,長劍直接穿透雲獸那龐大的軀體。

『哞~』雲獸發出一聲慘嚎,轟然倒地激起大片塵埃。

「奉宗門令,誅殺叛徒葉征!」一聲如同悶雷一般的吼聲傳來,接着就見一個黑袍人緩緩走來,全身裹挾着鋒芒銳氣,不是別人正是那個軒華先生。

葉征蹙眉,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