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放過我》[系統放過我] - 第8章 王夢蝶來訪

十嚴一臉黑線,這吹牛都不帶打草稿,還有人追着給他送錢,真絕了。

老師沒有顧及班級同學,本來就引起了注意,然後莫白又大喊一聲,所有人都聽到有人要給他送錢來了,都噗嗤的笑着:「連集體旅行都沒錢去,還要在這時候裝一下啊。」

在校門口正是放學的時候,人來人往,熙熙攘攘,這時候就能看到一個十分顯眼的人影,滿頭白髮但卻意氣風發,身着素色長裙,從人群中能瞬間脫穎而出,此時正站在門口不知道等着誰。

「這個奶奶是不是在哪見過,你們幫我想想,絕對的!」

「還真有點眼熟,不過想不起來啊。」

王夢蝶是國內文壇領軍人物,偶爾會在新聞中出現,是對於初中生來說有些遙遠的人物,所以記不住也很正常,現在這個時代,真正對社會有極大貢獻的人,卻很少會被關注到。

莫白在接過燕京日報社的電話之後,就查閱了王夢蝶的個人資料,所以一看到這個神采奕奕的老太太,便快步的迎了上去:「王老,您好,我就是莫白讓您久等了。」

王夢蝶認真的看了他幾眼,然後笑着說:「真是個年輕的小夥子,氣質很不錯,走,咱們走着聊,真沒想到是你寫的那麼好的詩。」

王夢蝶好像是自己一個人來的,並沒有配助理,就是這麼樸素無華,給人的感覺她不是來談事情的,而是來接自家大孫子回家的老奶奶。

神采奕奕,樸素,精氣神充盈,是王夢蝶給莫白的第一印象。和想像中電視里的大人物有着極大的印象落差,他印象里的大人物,都是先後保鏢護衛着,配着專車和司機的那種感覺吧,眼前這位奶奶,有種是作者公交車來的感覺。

莫白在接到王夢蝶的電話之後,看了很多關於這位文學大佬的各種消息:傳聞她是出了名的低調,好像她的一切生活都是個尋常的老太太,但是她對於作品,好就是好,壞就是壞,從來不帶任何偏見,或者被賄賂。

王老一生沒有帶過學生,但是尊重她或者受過她恩惠的人都願意叫她一生老師,因為她真的不遺餘力的去幫助真正有才華的人。

王老邊走,邊笑着問:「你是怎麼寫出這靜夜思這種詩句的?」其實他到現在還是十分好奇,這個初中生是如何寫出這種境界的詩詞的,簡直就是不可思議,那些長他幾十歲的人一生也未必能寫出這種詩,簡直就是被啪啪打臉。

「王老,我不是特別想回答這個問題,」莫白接著說:「我知道寫出這樣的詩,有些超出我的水平,但是我保證,如果有任何版權問題,我願意一個人承擔所有後果,所以王老不用擔心這方面的問題。」

他本來的文學水平並不是很高,這些詩詞只不過是他耳濡目染從小學會的,所以也不需要去解釋如何寫出來的,反正沒有必要去說這些。

他其實就是一個普通人,至少現在是,重新來到這個世界,前世的資源可以利用卻不去用,那不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