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被棄,手握系統養崽當太后》[新婚夜被棄,手握系統養崽當太后] - 第8章 奇葩的藥方

「有關係!」丁墨謠的態度很明確。

「那我跟你說了,你可不許跟別人說去!」

說著,姚氏把心一橫,附在丁墨謠耳朵上,小聲說了幾句。

「哦——難怪!」丁墨謠露出一個恍然大悟的表情。

「這麼說,你知道問題出在哪裡?」

「知道!」

「你快告訴我!」姚氏一時按捺不住自己內心激動的心情,用渴望的眼神看着丁墨謠。

其實她自己也是非常渴望生孩子。

「告訴你可以,不過……你也知道,這一屋子的老老小小都需要糧食……」丁墨謠一邊說話,一邊把眼睛看向西屋。

姚氏不是個笨人,立刻就明白了丁墨謠的意思。

「你等着我,半個時辰以後,我再來!」姚氏說著便站起身。

「好!你順便帶些紙筆過來!我給你寫方子!」

「你也識字?」

「是啊?怎麼了?」

「啊!沒什麼!」姚氏面帶詫異之色離開。

九里村有五六百口人,識字的人不超過五個。

在這五個裏面,姚氏是唯一的女子。

所以,在得知丁墨謠也識字以後,姚氏心裏覺得她的身世一定不簡單。

半個時辰以後,姚氏果然回來了。

她手裡挎着一個小籃子,走路躲躲閃閃。

丁墨謠再次把她領到東屋,這才發現她的臉上掛了彩。

不用問,肯定又是村長夫人打的。

姚氏把蓋在籃子上的粗布拿開,露出了裏面的東西。

四個白面饅頭、四個玉米窩窩、兩根豬腿骨、一小袋白面、一支毛筆、一沓白紙、一方研好墨汁的小硯台。

看着這些東西,丁墨謠不自主地咽了咽口水。

姚氏卻面帶歉意地說:

「我原本想拿一塊不帶骨頭的豬肉的,可是我婆婆管得緊……」

「沒關係,已經很好了!」

丁墨謠原本也沒指望能吃上肉,能有豬骨吃,已經是非常意外的驚喜了。

看着這些東西,她又沒忍住咽了口水。

「我現在沒有力氣,可以先吃嗎?」

「可以可以!你吃吧!這些都是你的了!」姚氏說著,把整個籃子都遞給了丁墨謠。

丁墨謠接了,內心十分感激。

她簡單道了聲謝,趕緊拿了兩個饅頭,倒了碗開水送到丁奶奶床前。

丁奶奶說什麼也不肯吃,丁墨謠騙她說饅頭還有好多,丁奶奶才慢慢吃了。

之後,丁墨謠自己只拿了兩個窩窩,就着一大碗水吃進肚子里。

在這個過程中,姚氏一直坐在西屋裡安靜地等着她,一點催促的意思都沒有。

丁墨謠的感激之心更盛。

果然是書香門第出身,品格就是不一樣。

不過她就是太命苦了,遇到了一個粗俗彪悍,又愛作踐兒媳婦的婆婆。

吃飽喝足以後,丁墨謠走到東屋,洋洋洒洒地畫了四幅畫。

姚氏在她身邊看着,先是驚嘆,後是由衷地佩服,可是看到最後的成畫,姚氏羞得滿面通紅。

「不是說寫藥方嗎?你這……畫的是什麼?」

姚氏用帕子蓋住臉,彷彿丁墨謠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