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被棄,手握系統養崽當太后》[新婚夜被棄,手握系統養崽當太后] - 第6章 踹門(2)

丁墨謠心裏一緊。

不過還好,廚房裡是空的。

還好還好!

丁墨謠暗暗鬆了一口氣。

就是不知道,那男子是逃走了還是上山打獵去了。

「廚房裡怎麼會有血跡?你怎麼解釋?」為首的衙差向丁墨謠質問道。

「官差老爺,您沒看到嗎?」

丁墨謠說著,故意拿手去捂自己嘴巴,好像很不好意思的樣子。

「民婦昨日剛生下孩子,有血就太正常了!

「家裡就只有我一個人能動,出來進去的可不就沾染上了嗎?

「不光廚房裡有,你看我這身上披的褥子里也有呢!」

丁墨謠把身上的褥子拿下來,把有血的那一面翻過來給官差看。

這時,去堂屋和卧房搜查的官差小跑出來。

「頭兒,裏面只有一個生病的老人和兩個小嬰兒,沒有我們要抓的要犯!」

為首的官差是過來人,他一聽便知道丁墨謠說的血其實是惡露。

頓時一臉嫌棄地啐了一口唾沫在地上。

「呸!真是晦氣!兄弟們!走!」

為首的官差黑着臉走出院門,猛地踹了一個人一腳。

「你不知道這家剛生過孩子嗎?你還跟我說這家有血腥味,肯定窩藏了要犯,玩你大爺呢?」

他說完,又踹了這人一腳,之後揚長而去。

被踹的人是鄭大剛。

丁墨謠走到院門處,看着不住揉大腿的鄭大剛,奚落道:

「我說鄭家老大,你昨日不是挺有狠勁的嗎?」

「怎麼今天被踹了兩腳,你屁都不敢放一個?」

「關你什麼事?你怎麼還沒死!」鄭大剛見官差們走遠了,立刻面露兇相。

昨日他醒來以後,明白自己是一時大意,着了這娘們的道兒。

所以今天就想過來找茬,剛好見到村子裏有衙差在捉拿要犯,便把衙差引了過來,沒想到偷雞不成蝕把米,自己挨了一腳。

「限你今日就從這個房子里滾出去!否則……」

「否則怎麼樣?你是不是還想像昨日一樣暈倒?」丁墨謠眯着眼,言語之中威脅的意味十足。

她心裏其實很害怕,畢竟敵我雙方力量太過懸殊,要是打起來,她只有挨揍的份。

正是因為這樣,她才要主動出擊,好讓對方看不出她有幾斤幾兩。

鄭大剛一聽此話,果然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耳朵,並且後退兩步。

丁墨謠嘴角露出一絲諷刺。

「別以為我怕你,我只是不跟你一個女人一般見識!」

「我倒要看看,你沒有了糧食,這一屋子老老小小能撐到哪天!」

「你就等着我給你們收屍吧!哼!」

鄭大剛撂下一堆狠話,悻悻地走了。

丁墨謠看着鄭大剛的背影,並沒有多少勝利的喜悅。

她明白這個勝利是非常短暫的,鄭大剛兄弟幾個隨時都可能捲土重來。

總是這樣下去不行,她必須要想辦法儘快在村裡立足。

可是用什麼方法呢?

系統是指望不上了,還是靠自己吧!

丁墨謠一邊想一邊去把地上的門板扶起來。

門板破損得不算太大,安上還能用。

可是以她現在的力氣,能勉強一個把門板豎起來就已經讓她喘個不停了。

正當她喘勻了力氣,準備去扶另一塊門板時,一個人突然閃了進來,嚇她一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