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小夢》[星辰小夢] - 第2章 金龍聖象(2)

有任何東西值得你付出生命,我……。 ”

”沐哥哥,你閉嘴,這是我們的事情,與你無關。 ”玲兒打斷沐風揚的話說道。

”好啊,玲兒,你竟然敢為了別的男人背叛我的話,我真是高興的很吶! ”夜肅冷聲說道,他的表情變得極度猙獰。

”沐哥哥,你快走吧,不要管我! ”玲兒急切的說道,她不希望沐風揚受到牽連,因為這件事情和沐風揚沒有絲毫關係。

”走?你們兩個想走到哪裡去? ”夜肅陰森的說道, ”你們今天不把基因交給我,休想離開。 ”

”我們已經來了,你要殺要剮隨便你。 ”沐風揚冷冷的說道。

”好,沐風揚,你有種! ”夜肅怒喝道, ”玲兒,把基因給我,只要我掌握了這基因,就是我們motm基因組織的核心,我們就可以徹底摧毀整個地球!到時候,這片星空就屬於我們的天下了! ”

”你做夢,想都不用想! ”沐風揚堅毅的說道。

玲兒咬牙說道: ”沐哥哥,你快走,不要管我。 ”

”我不可能扔下你一個人獨活,要走,一起走。 ”沐風揚說道。

”沐哥哥,你真傻,我的組織根本不是你能抗衡的,你和我在一起,只會成為我的累贅! ”玲兒說道。

”我不怕累贅,我只要有你這個累贅在我身邊陪伴着我,我就知足了,不會讓你失去我的! ”沐風揚說道,說罷,他從懷中拿出一個小瓶子,拔掉蓋子,倒出一滴藥水。

沐風揚用小刀劃破食指,將鮮血灑到瓶子里。

”沐哥哥,你幹嘛啊! ”玲兒急忙喊道。

”沒事,沒事,我是想讓你看看我的能力。 ”沐風揚笑了笑,說道。

說罷,沐風揚用手按住玲兒,讓玲兒張嘴,讓鮮血流到玲兒的口中。

玲兒愣了愣,雖然她並不知道沐風揚為什麼這樣做,但還是乖乖的照做了,她喝掉了沐風揚的血液,一股暖流傳遍全身。

”怎麼樣?現在相信我是你的沐哥哥了嗎? ”沐風揚笑了笑, ”我的基因屹立於人類基因的巔峰,已經不再是普通人類的基因,我擁有着超越血族王者的力量,所以,只有我才能保護你! ”

”可是……。 ”玲兒猶豫道。

”沒有可是,相信我,相信我一次,我們走,不要留在這個危險的組織了,去尋找屬於你自己的自由。 ”沐風揚柔聲說道。

”好吧,沐哥哥,謝謝你! ”玲兒感激的說道。

”呵呵,傻瓜,你是我的未婚妻,我保護你不是理所應該的事情嗎?不用謝。 ”沐風揚摸了摸玲兒的頭髮,柔聲說道。

”好吧,我們離開這裡。 ”玲兒也笑了笑,說道, ”走吧。 ”

沐風揚牽着玲兒的手,朝着別墅外面走去,一直走到外面。

”你們兩個還真是情比金堅啊! ”夜肅冷哼了一聲說道。

”你不要傷害沐哥哥! ”玲兒緊張的看着他們,說道。

”你們還想跑到什麼地方去? ”夜肅陰惻惻的說道, ”今天就是你們的死期! ”

說罷,夜肅揮動手臂,一群人圍住沐風揚和玲兒。

玲兒看着這些人,皺了皺眉頭,她知道,這次的任務肯定失敗了,因為她們已經暴露了,以夜肅的性格,是不可能讓他們輕易逃脫的。

”沐哥哥,我們一起上吧,拼盡全力和這些人戰鬥。 ”玲兒說道。

”不要,玲兒,我不會拖累你。 ”沐風揚說道, ”你快走吧,我來阻擋他們。 ”

”沐哥哥! ”玲兒的眼眶微紅。

”你放心,你一個人逃離,我也一定能夠找到你。 ”沐風揚說道。

”好吧,沐哥哥,那你一定要活着。 ”

說罷,沐風揚便動用異能將玲兒送到墨清林身邊,並回想昨夜的修鍊成果。「這是我突破後的第一戰。」沐風揚冷笑道。其實他們遠遠低估了超越血族王者實力的沐風揚。剎那間,天昏地暗,一抹抹紫光從沐風揚身邊綻放,「我的風龍之力,盡情肆虐吧!」

沐風揚的身體被包裹在紫色的光芒中,他的雙眼變得血紅,雙拳揮舞而出。

轟隆,轟隆……

巨響聲此起彼伏,周圍的房屋瞬間被震碎成渣。

”怎麼可能! ”夜肅看着那道光芒驚訝的喊道,那一刻,夜肅的心臟猛烈跳動起來,他的內心升起深深的恐懼。

他們組織的成員從未見過這種招式,他們的確感到害怕了。

今天,沐風揚使用這個最強招式,可見沐風揚對玲兒是真正用心了。

”沐哥哥……。 ”玲兒看見那道光芒了,心中有一陣欣喜,可是此刻她不知道沐哥哥能不能活着回來,如果他出了什麼事情,她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了。

沐風揚在這時候睜開眼睛,他的瞳孔閃爍着詭異的紅色,那是他的眼睛。他的眼睛是血紅的,充滿了殺戮,充滿了嗜血。

”你們這群混蛋,竟敢欺負我的妹妹,那便接受死神的審判吧!」

話音剛落,沐風揚化為一條紫色的龍,朝着那群黑衣人撲去。

”殺了他,殺了他! ”夜肅怒吼道。

”是! ”幾名黑衣人紛紛舉槍射擊。

砰砰砰……

一顆顆彈頭擊打在那條紫色的龍身上,卻連傷痕也沒有留下一點。

這些攻擊對沐風揚來說不痛不癢,但這樣被他們無休止的攻擊,也會耗費他很大的力氣。

沐風揚不斷的閃躲子彈,然後沖向那些黑衣人,不斷的揮動着雙臂擊打那些黑衣人。

那些黑衣人都是經過特殊訓練的殺手,一般的攻擊是奈何不了他們,但是對付他們,卻是沒問題的。

沐風揚的速度極快,一下子便飛躍到一名黑衣人身邊,揮起雙拳砸在黑衣人的身上。

轟轟轟……

這名黑衣人身體頓時爆炸了,一股濃煙冒起。

”沐哥哥,加油啊! ”玲兒喊道。

”嗯! ”沐風揚重重的點了點頭,他繼續朝着另外一名黑衣人衝去。

”沐風揚,你還真是難纏啊,不過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我要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讓你嘗嘗失去親人,失去摯愛的痛苦。 ”夜肅看着這一幕冷冷的說道。

”你以為我真的怕你嗎?不過我不屑和你廢話了。 ”

”哈哈哈……,沐風揚,你還真是狂妄啊,我現在就讓你看看什麼叫做厲害。 ”夜肅說著,揮動手掌,頓時,他的身前出現許多黑霧,黑霧迅速凝結成一隻巨大的黑色手爪,狠狠拍向沐風揚。

沐風揚看見那隻黑色手爪,臉色頓時一沉。

轟轟轟……

那隻手爪重重的拍在沐風揚的身上。

嘭……

沐風揚整個人被擊飛,撞倒一棟樓房上,那棟樓房立刻塌陷,塵土飛揚,沐風揚躺在那裡奄奄一息,一絲鮮血從他嘴裏流出來。

夜肅看着這一切,哈哈大笑: ”沐風揚,我早就知道你會受傷,沒想到還是這麼快就受傷了啊!看來你也不怎麼樣嘛。 ”

夜肅話音剛落,一條血線從沐風揚的胸膛飛了出來,這條血線直奔夜肅而去。夜肅嚇得趕緊閃躲,那條血線擦着他的胳膊而過,留下一條長長的血痕。「這就是超越血皇的力量嗎,不過如此。」夜肅冷笑道

”沐哥哥,你沒事吧,你不要緊吧?嗚嗚…… ”玲兒見狀,運用瞬移異能,哭着跑到沐風揚的身邊。墨清林見狀急忙追去攔住玲兒,安慰好她後緩緩向戰場飛來。「看來我兄弟的事,需要我出手幫忙了。林冷笑道,「揚兄,你還需要再修鍊修鍊呢。」

「這便讓你們見識真正的實力吧!」金光四射,被那金光所照之處居然頓時化為一縷灰煙,正在夜肅惶恐之時,一條金龍已傲立在天空,無數把金色聖劍盤旋在金龍身邊,發出恐怖的光芒。

”金龍劍法,萬劍歸宗! ”

唰唰唰……

無數的劍影向夜肅飛射而去,這劍雨的威力太大,夜肅趕緊使用異能擋住劍雨。

轟轟轟……

夜肅使用的那個黑色的能量罩在這一波攻勢下破滅了。夜肅被擊退數米。

”好強! ”夜肅暗自吃驚, ”他到底是誰?他為什麼擁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夜肅感到害怕了。

”哼,你們都得死,今天我必定斬草除根! ”林厲聲說道。

沐風揚站起來看着夜肅,冷笑道: ”夜肅,我說過,你今天必死。 ”

夜肅看着沐風揚冷笑道: ”是嗎?我倒要看看你是否能不能殺掉我,要不然就算你能戰勝我,以後我們依舊有機會殺死你。 ”

”哼! ”沐風揚露出不屑的表情。

看着那條金龍,再聯想到他身邊環繞着的聖劍與深不可測的實力,甚至可能擁有雄厚的背景,夜肅知道今天自己必敗無疑了,他不甘的望着沐風揚和金龍離去的背影,咬牙切齒道: ”好,很好!沐風揚,你不仁就別怪我不義了! ”

說著,夜肅的身體開始燃燒起火焰,火焰迅速將他吞噬掉,夜肅的身軀慢慢變成了灰燼,消失在原地。

沐風揚和墨清林乘坐着飛行器離開,他看着身旁的玲兒: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

”我沒有關係,沐哥哥,你不能有事。 ”玲兒淚水漣漣道。

”放心,我不會有事的。 ”沐風揚微微一笑。

飛行器飛了幾百公里後,停在了一座山脈的上方,這座山脈綿延幾千里,其上的樹木茂密,遮擋住太陽的餘暉,樹葉上的水珠都是透明的。

沐風揚帶着玲兒降落在這座山脈的山頂。

沐風揚和玲兒站在山巔上,眺望遠方。

”沐哥哥,這個地方是哪裡啊!好漂亮啊! ”玲兒看向遠處說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