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家有喵》[洗家有喵] - 第5章「妖魔」退散

整整一個周末,都是在洗一一歇斯底里的咆哮聲度過的。

在洗一一魔鬼般的訓練下,大金被迫學會了好好走路,好好說話等一系列做人的基本技能,也被迫改掉了不愛穿鞋,隨地躺倒,上廁所不擦屁股等一系列不好好做人的基本操作。

洗一一仰面倒在沙發上,這兩天的專業課程可把她累了個夠嗆。

這一瞬間,她無比佩服人的韌性,可以支持她在努力適應貓生的同時還有力氣教出一個新的「人生」。

她其實也不是很想讓大金就這麼代替自己去上班,但是請長假吧,也不是個辦法,萬一3年5年的換不回來,那豈不是抓瞎了…

而且…洗一一想到了陳安澈上周五打回她的設計案時那冰冷殘酷的「重做」兩個字,突然覺得有點慶幸…

接下來自己就該吃吃該喝喝,補補覺晒晒太陽的同時體驗一下當寵物的快樂,順便找找靈感…

完美。

大金一臉鬱悶地團成一團,斜眼看着旁邊「自己」臉上那熟悉的賊笑,乾淨利落的把洗一一從沙發上推了下去。

「你是有病啊?!」

大金沒有理會洗一一的怒吼,它惆悵地摸了摸自己又餓癟的肚子,覺得貓生從來都沒有這麼苦過。

它已經整整兩天沒有在貓砂盆里拉過粑粑了。洗一一非要讓它去坐在那個什麼,馬桶上去拉,可大金真的不忍心。

馬桶里的水,不是用來喝的嗎?為什麼要逼着它玷污這一汪可口的清泉?

真是暴殄天物。大金狠狠的剮了一眼洗一一。

而最讓大金鬱悶的,是在它問周飛宇用不用馬桶時,洗一一說當然,但是周飛宇可以站着用。

「那我也要站着用」大金提出抗議。

「不行」洗一一沒有一絲猶豫的拒絕了。

「為什麼不行?!」

「不行就是不行!!!」

「哦,我知道了」大金看着面紅耳赤的洗一一想了想突然說「我知道為什麼不行了」

「你知道什麼了」

「因為你和周飛宇不一樣」大金很是嫌棄的看了看她「因為你沒有那個功能!」

「……」

「哈哈哈哈哈」大金得意的大笑起來,很是解氣。

「不」氣極的洗一一笑了「你才沒有那個功能」

「因為你是個公公啊」

……

各位看官,由此可見,人類智慧也是很令人感動的。

周一。

寫字樓的保安大哥,詫異地看着邁着彆扭的步伐走進大廳的女孩。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這應該是樓上曼達廣告的洗一一吧。

這姑娘今天是吃錯藥了?襪子套涼鞋不說,還拎着一隻…貓?保安大叔震驚到都忘了請她出示健康碼。

不只是保安大叔,很明顯曼達公司的所有人都是這麼想的。

在航空箱里的貓咪不斷的叫聲中,大金終於排除萬難順利站到了它的,哦不,洗一一的工位前。

大金皺着眉,毫不掩飾嫌棄的看着洗一一堆滿各種雜物的格子間。

正當大金準備把洗一一桌子上的雜物都掃到地上的時候,突然聽到背後傳來一聲毫不掩飾的嘲笑。

它轉過身,看到了捧着她的養顏茶,穿的花枝招展的陳姐。

哦,花斑老母雞。大金在心中默默想了想。

陳姐低頭看了看航空箱里叫喚的貓咪,「這胖貓是你養的?看着傻乎乎的」

都這麼聊天的?大金很不耐煩的轉回了身子,對於不友好的人,不理就是了。

「…..」沒有得到回應的陳姐看着大金的後腦勺有點尷尬。自己哪有受到過這種對待,她乾笑了兩聲,憤恨地轉身回了自己的座位。

「人蠢貓也蠢,真的是絕配」在坐下的瞬間,陳姐小聲罵了一句。

「……你說啥?」大金突然站直了身體,大聲的朝陳姐的方向問道。

怎麼可能?陳姐愣住了,洗一一和陳姐工位間那隔着的7個人也愣住了。

他們一起看向了洗一一。

「還有你們三個」大金轉向5排工位開外的三個人「從我進門就一直議論我的襪子來着,很好笑嗎?」

設計部里一片死寂。

「還有你,吐槽地鐵上女孩穿的裙子短半天了,我說人家裙子短不短關你什麼事,用你家布料做的啊?」

「你,樓下的前台染了個紅髮怎麼了?怎麼就不正經了?你是什麼正經協會會長嗎?」

大金非常無奈的嘆了口氣

「從進門我就聽你們嘀嘀咕咕個沒完,說實話,下水道里的老鼠都沒有你們能嚼舌根。大家,工作好嗎?

「就算不想工作,聊聊電視劇,聽聽歌,一天天家長里短的,一副巴不得誰家破人亡的架勢,累不?」

洗一一在航空箱里流下了兩行清淚。她什麼情況都預想了,唯一沒想到的是,大金的聽力很好。

這就意味着,無論誰在辦公室里講什麼,大金基本都能聽到。

這可怎麼辦才好,這貨第一天就把人得罪完了,後面不得折騰死它嗎?洗一一的腦子飛速轉着,想着怎麼幫大金解決一下這個局面。

「洗一一,你是瘋了嗎?大清早的在這裡胡說八道些什麼?」第一個被點名的陳姐義無反顧擔任了「為民除害」的重任。

陳姐是公司的老員工,在公司混了快30年,畫圖嘛不太會,設計嘛也不太靈,但是憑着一張能說會道的嘴和搔首弄姿的儀態,領導們很是喜歡她。

因此在公司里,雖然陳姐一個完整做下來的項目都沒有,卻也穩穩的坐在了設計部副主管的位置上很多年。

曼達的人都不太敢惹她,因為可能在她面前隨便的一句話,明天傳到領導們耳朵里的就會變成不知添了多少油,加了多少醋的一大番話。

公司很多有天賦的年輕人都因此折在她手裡,只要不為她所用,就會被她所滅。

當初洗一一剛來公司,穿了一條碎花連衣裙,化了點淡妝,還被陳姐拖去茶水間好好「教育」了一番。

從此以後,洗一一再也沒在公司穿過裙子,素麵朝天,就是她對設計部眾人的最高禮儀。

於是,在陳姐的「不懈努力下」,整個設計部終於變成了全公司最樸素的部門,也成了新來的小姑娘們退避三舍的部門。

這麼一個大紅人,竟然被洗一一這個黃毛丫頭當眾揭穿,陳姐當然是很不高興的。她那兩條柳葉刀似的細眉高高挑起,怒視着洗一一。

「怎麼,惱羞成怒了?沒關係,不用生氣,懶得跟你計較,原諒你了」看着對面炸毛的陳姐,大金懶洋洋地回了一句。

對待表面友好的人,比她淡定就是了。

陳姐快要氣炸,恨不得咬碎一口銀牙。

洗一一,這麼一個唯唯諾諾的人都敢這麼和她說話了,以後讓她在設計部還怎麼立威。

不行,今天無論如何都要好好「教訓」她一番。陳姐看着設計部里竊竊私語的人,憤憤走向大金。

完蛋了完蛋了,洗一一在箱子里急的團團轉。

「大金大金,你可別說話了,陳姐可是惹不得的啊,你服個軟,好好跟她說啊」

「我為什麼要好好說」大金壓低聲音埋怨道「是她先挑釁的」

「不管怎麼說那都是你的領導,你當眾懟她就是你的不對啊」

「洗一一我看你是被欺負多了習慣了是吧,領導怎麼了,領導就可以隨便說員工壞話啊?」

「你…」洗一一氣結。

兩人說話間,陳姐已經來到了面前,眼疾手快的拎起了大金腳邊的航空箱。

「你幹什麼?」大金伸手就要去搶。

「幹什麼?」陳姐難堪地笑了笑「公司規定,寵物不能帶進辦公室」

「我怎麼沒聽說過這個規定」

「那你現在知道了。」陳姐邊說著邊把洗一一連人帶箱子地扔出了門外。

好傢夥,這堪比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