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家有喵》[洗家有喵] - 第2章 大金來了

在經過無數次裝可憐,裝委屈的賠禮道歉後,雞賊主管終於從一開始對洗一一從刻意刁難到了陰陽怪氣,最後乾脆將她視若空氣,置之不理。洗一一想了想,這也算是一種進步吧。

她撐着腦袋,看着電腦上被陳安澈第三次打回來的設計案,頭髮又掉了幾根。

洗一一其實搞不懂陳安澈到底要怎麼才滿意,她甚至都懷疑是不是自己之前對着學校光榮榜上陳安澈的照片做鬼臉的時候被他發現了。她嘆了一口氣,在手機上劃開自己經常看的短視頻APP,想再看看養寵視頻找找靈感。

「洗一一,我有個快遞,你幫我去公司門口簽收一下吧」

「 啊,好的陳姐」洗一一應下剛準備起身,「洗一一,我點的外賣咖啡也在門口,你順路給我帶回來吧」

「好的好的」,洗一一站起來急急的向外跑去。

這樣的畫面在曼達並不少見,洗一一是全部門,啊不,全公司公認的老好人。

「洗一一啊,小姑娘又熱情又親切的啊,就是長得一般般,沒我好看啦」這是來自設計部「部花」陳姐的評價。

「一一姐啊,她很熱情的,找她幫忙她都不會拒絕的」這是來自財務處小美女姚珍莉的評價。

「小洗啊,工作上還需要再加把勁,天天就看她在公司里跑過來跑過去,也不知道在忙個啥,反正就是沒什麼成績」這是來自市場部肖主管的評價。

「阿一啊,感覺全公司的外賣和快遞都和她有關係的,她還會幫人家拆快遞,每個月都攢好多紙盒子給我哩」這是來自公司保潔劉大媽的評價。

看吧,和以前一樣,洗一一不聰明不漂亮,但是個善良的好姑娘。

洗一一在公司的確混的一個好人緣,但是她也把自己搞的非常累,因為不懂得拒絕別人,別人很多瑣事自然而然就變成了她的事,洗一一想過拒絕,但是別人一句裝模作樣的哀求,兩句虛情假意的討好,她瞬間就心軟了。

洗一一也嘗試着向方遒訴說過她的煩惱,但是方遒說,在公司里你一個年輕人,能多幫幫別人就多幫幫別人啰,多吃點虧總不會是壞事的。於是洗一一就把這些苦楚咽到了肚子里,繼續當著她的老好人。

「一一,張總讓你去一趟他辦公室」洗一一在自己座位上還沒坐上一分鐘,就聽到陳姐喊道。

張總辦公室在走廊最盡頭,一間只有一扇小窗戶不算很大的辦公室。曼達明明有很多有着大落地窗的寬敞辦公室,但是張總自詡自己要帶頭艱苦樸素,所以選了這一間並不是那麼寬敞且在角落的辦公室。

洗一一很不喜歡去他的辦公室,因為之前聽說他在辦公室里對一個新來的女實習生動手動腳,最後那個女實習生是衣冠不整哭着跑出他辦公室的。雖然後來這件事情以給這位女生轉正提拔後不了了之了,但是洗一一對張總始終存在着生理和心理上的雙重厭惡及高度警惕。

「陳,陳姐,張總找我什麼事啊?」洗一一想了想,決定先問問情況。

「我怎麼知道」陳姐刷着淘寶,頭都沒抬。

「那,那陳姐您,您能不能跟我去啊?」

「啊?」

「我有點怕張總,陳姐您給我壯壯膽吧」

「哦喲,有什麼怕的啰。張總又不會吃了你」陳姐嗤笑了一聲,上下打量着洗一一「而且你現在可是有陳安澈給你撐腰的人,都有這本事了,還需要別人給你壯膽?」

「我……」洗一一哽住了。的確,自從上次被陳安澈「欽點」做藍格的項目後,她已經聽了太多的陰陽怪氣了。不過陳姐說的也沒錯,自己身上好歹還有藍格的項目,想必張總也不會對自己做什麼的。

「進來吧」,洗一一輕輕叩了叩門,張總的聲音從屋裡傳來。

「張總,您找我?」洗一一站在了門口問道。

「你站在那裡幹什麼,進來坐,我問問你藍格的事」

「張總,有什麼您就問吧,我站這兒就行,站這兒就行」洗一一瞟了一眼屋裡的沙發,連忙擺了擺手。

張總的胖臉微微一動,眼珠轉了轉,笑了起來「行,那就站在那裡說吧」

他站起身,走到洗一一身邊,問道「藍格的設計完成的如何啦」

「呃,進展,順利」看着張總湊近的大臉,洗一一往門外又微微挪了幾步。

「話說,陳安澈跟你有什麼關係啊」

「啊?沒,沒關係啊」

「沒關係?」張總眯了眯眼睛「沒關係他為什麼要把這個項目給你啊?」

「大概,大概是因為看我好欺負吧」洗一一訕笑着說。

「……」張總愣了一下,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女孩「看着是挺好欺負的」

「……」

張總問一句,靠近一點,他靠近一點,洗一一就往外退一點。問到最後,洗一一大半個身子已經挪到門外了。

「行,那你有問題隨時跟我說」大老闆在洗一一面前停住了腳步,「畢竟我們的人,總不能隨便讓別人欺負了去」

洗一一暗自鬆了口氣,隨意應付了兩聲,拔腿準備開溜。

可就在這瞬間,一雙手飛快的拂過了洗一一的前胸。洗一一被這猝不及防的一摸嚇壞了,她面色煞白地捂住了胸口往後跳開,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胖男人。

「嗯,就是這個表情,這個表情好棒啊」大老闆色眯眯的盯着洗一一的臉,笑着說。

洗一一臉憋的通紅,囁嚅着嘴唇想大聲喊,但是話到嘴邊就是喊不出口,她覺得一股委屈直往上涌,快步跑開了。

洗一一一直跑到了走廊盡頭的洗手間,隨便找了一間隔間關上門,眼淚再也忍不住的流了出來。這是性騷擾吧,自己剛剛經歷的一定是性騷擾吧。她哽咽着抱住自己的肩膀,可那剛剛該死的觸感卻一次次痛擊她的神經。洗一一很害怕也很委屈,她知道也許當時自己就該一巴掌招呼過去,也許當時就應該大聲吼出來,但是自己光顧着發懵,竟是連張開嘴的勇氣都沒有。

洗一一抽抽噎噎的掏出手機,撥通了男朋友的電話,響了好幾聲方遒略顯不耐煩的聲音才從聽筒那邊傳來。

「你幹嘛,我開會呢」

「我,我有事想跟你說」

方遒聽見洗一一帶着濃重鼻音的聲音,更加不耐煩地問道「你又怎麼了」

「我剛剛在張總辦公室彙報工作時候,他,他摸了我」

「哈?摸哪兒了?」

「摸,摸……」洗一一哽咽着不知道怎麼開口。

「你能不能不要結結巴巴的浪費時間,要說快說,不說我掛了」

「別別,我說,他他,他摸了我的胸」

「……」

「嗚嗚嗚,怎麼辦」沒聽到方遒回應的洗一一更委屈了。

「有人看到嗎」方遒終於開口。

「沒,沒有」

「沒人看到就算了吧,多大點事」

「……」什麼??洗一一被這句話驚的一下子收住了哽咽。電話那頭的方遒繼續說道「工作上遇到點委屈是很正常的,再說你確定你們張總是故意的嗎,萬一只是不小心碰到了呢,而且我說你啊,別一點點事情就一驚一乍的,多大點事,至於嗎你,你就是……」

後面方遒說了什麼洗一一已經聽不進去了,她狠狠掛斷了電話,靠着隔間的門緩緩蹲下,把自己的臉深深埋在腿上。怎麼辦,和公司的人說嗎?和誰去說呢,公司里人多嘴雜,沒準還會被人家當成茶餘飯後的閑話。直接去找老闆對峙?可萬一他死不認賬呢,他門口沒有監控,我也沒有確實的證據,萬一到時候被反咬一口呢?問問父母的意見?不,不能讓他們擔心了,萬一說了就我媽那個愛操心的毛病,又該睡不着了。

洗一一越想越絕望,這麼點事都處理不好,洗一一你這個廢物,她在心中暗罵自己。最後,也不知過去了多久,洗一一揉着發麻的雙腿走出了隔間,她看了看鏡子中的自己,用力揉了揉眼睛,決定這件事就此咽下。

下次我會小心的,不會再有下次了。她這麼安慰着鏡子中自己,慢慢走回了辦公室。<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