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的專寵甜心》[邪王的專寵甜心] - 第1章 說!你到底是誰的女人?

暗無天日的地牢里,一位乾瘦蒼白的女人,躺在那裡。
她無神地看着牆角的老鼠,卻不能躲開。
因為她沒有腿。
牢房門傳來聲響,一位穿着華貴,頭戴鳳冠的女人走進,她的嘴角嗆着冷意,「清淺姐姐,我來看你了。」
盛蝶衣蹲下身,湊近那形如骷髏的女人,說著世間最惡毒的話,「我給你帶了個好消息,爹死了,聽說死的時候,身子都快被老鼠吃空了。」
盛清淺心裏卻滿是悲悸,她溫潤的爹死了,而罪魁禍首竟然是被他一手帶大的乾女兒!
她狠狠地瞪着盛蝶衣,「盛蝶衣,你別以為我沒了雙腿就殺不死你!」
「你要怎麼殺我?」
盛蝶衣笑了起來,就憑她一個沒手沒腳的人?
然而,下一瞬,盛清淺猛地撲身而來,一口咬在盛蝶衣的脖頸上,頓時鮮血如注。
「啊,來人,快把我給這個瘋女人推開!」
一記悶棍砸來,盛清淺如同破爛般被踢到一邊。
她嘴角是鮮紅,看着盛蝶衣的眼睛癲狂之極,「盛蝶衣,你要不就弄死我,不然我定一口咬斷你的脖子!」
「來人,給我燒死她!」
盛蝶衣氣得發抖,「盛清淺,你這輩子永遠都別想翻身!」
火瞬間着起來,火苗竄上盛清淺的衣裙,她仰天大笑,雙眼通紅地盯着牢房外的盛蝶衣, 「盛蝶衣!
如有來生,我盛清淺必將這一世所受的全部痛苦加倍償還!
我要讓你和那偽君子付出應有的代價!
!」
意識模糊之際,她彷彿聞到了淡淡的佛香。
是他嗎?
是他來接她了嗎?
然而,下一瞬,撕裂般的疼痛席捲全身。
「啊!
疼!」
她疼的皺緊了眉頭,猛地睜開眼,就對上一雙令人無比驚恐的黑眸。
「閻……閻戰驍?
!」
她明明親手將自己捅死了,怎麼還能見到閻戰驍?
他從戰場上回來了?
「很好,還記得本王的名字!」
「身為本王的女人,竟想和別的男人跑,你好大的膽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