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的獨寵醫妃》[邪王的獨寵醫妃] - 第005章 你很怕我?

霍明珠悄悄將軍牌收了起來,不動聲色。

得百里宗律相救,無論舅舅或是她的貼身丫頭素縷都對百里宗律感激不已,她即便心中有疑竇,也沒有足夠充分的證據證明這場韃子潰兵的侵擾是有人存心設計。

最重要的是,百里宗律在襄陽駐軍,他的部下多數便是駱家軍,她拿着這塊軍牌去跟他對峙,豈不是自尋死路?

車隊不急不徐地前行,霍明珠掀開帘子,見百里宗律端坐馬背上,一身戎裝丰神俊朗,氣勢卓然,鎧甲上的血跡未乾,他卻渾不在意……

大約是感覺到她的視線,百里宗律回過頭來,恰好對上了霍明珠的凝視的眼神,他正待做出反應,霍明珠已將帘子摔上。

百里宗律身邊的親衛賀方恰好瞧見了這場景,笑道: ”爺,這霍將軍家的大小姐好像不是很喜歡您啊?才救了她的性命,連一點表示也沒有,莫不是被嚇傻了? ”

”或許吧。 ”百里宗律也只是輕笑一聲,沒來由地想起霍明珠在他懷裡問的第一句,她問今日是否為天佑二十五年三月初一……若非被嚇傻了,誰還記不得日子?

”不過啊,這霍大小姐長得可真漂亮,屬下活了小半輩子了,沒見過比她俊的姑娘! ”賀方笑嘻嘻道。

另一親衛謝冥一鞭子抽了過去,恰抽在賀方的鎧甲上,沒好氣地啐道: ”軍營里呆久了,八百年沒見過女人,賀方你小子的話能信?方才殺得起勁,竟也沒顧得上看美人! ”

”謝胖子,你是眼饞了!哈哈哈! ”

才打了勝仗的將士們,嘴皮子上都不饒人,開着些不疼不癢的玩笑,百里宗律聽得多了,從不制止,也很少接話,他的目光始終專註地注視着前方的路。

馬車不疾不徐地繼續前行,霍明珠方才受了刺客侵擾,眾人都累了,匆匆趕路中也無人說話,霍明珠便也閉上了眼睛準備休息。

可等她一閉上眼,眼前就只有一片漆黑,她好像又身陷地下皇陵的石棺之中,不能動,不能看,不能開口說話,只能感覺到死亡一點一點漫過她的全身……

”挖出罪妃雙目,以水銀注之,斷其筋骨,以玄鐵鎖之! ”

”灌罪妃啞葯,本王不准她再說話! ”

疼啊,全身都疼,最疼的是心,往昔恩愛信任一夕毀去,本以為是英雄的良人忽然變得禽獸不如,將所有痛楚加諸她身!刀劍入肉,血肉橫飛,只余刻骨疼痛。

”不! ”霍明珠猛地睜開眼睛,大口大口地喘息,額間冷汗涔涔,幾乎無法坐穩。

”小姐? ”素縷被她的尖叫嚇醒了,忙上前拍了拍她的背, ”怎麼了小姐,做噩夢了?被那群刺客驚擾了嗎? ”

霍明珠在素縷跪在她身邊時,一把握住了她的手,她到死身邊都沒有一個人陪着,平陽侯府被抄家,她連一個親人都沒有了!

見霍明珠一雙黑漆般明亮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一處,素縷有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