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的獨寵醫妃》[邪王的獨寵醫妃] - 第001章 飲恨而終(2)

>

一片歡喜聲中,兩頂喜轎同時抬出將軍府,一個往東,一個往西。霍明珠醒來時,身在老皇帝床榻,而老皇帝已然駕崩。

本該為她夫君的百里宗律帶兵沖入寢宮,眼眸冰冷,不見半分往昔愛意,厲聲道: ”大膽霍明珠,沖喜之日,居然敢謀害聖上,意圖篡奪大雍江山! ”

她質問: ”霍明珠一介弱女子,如何能有弒君奪位之心? ”

百里宗律神情狠戾,冷笑一聲: ”憑你一人之力自是不可能,但你與你舅舅平陽侯,早已謀劃多時,方才在你的身上搜到了皇城內的布軍圖,你假意入宮沖喜,不過是為他做內應!百里家的江山,豈能落於林氏之手! ”

霍明珠肝膽欲裂,上前抱住他的腿: ”我舅舅平陽侯與你是至交,林家一門忠烈,為穩固百里氏江山,戰死沙場男兒無數,一年前我表兄林雲樗死於辰州一戰,林家唯一血脈已然斷了,如今只剩老弱寡母,怎會是叛臣!而我忠於誰愛着誰,為誰千里尋醫萬里跋涉,險些送命於西北酷寒之中,病癒後卻留下眼疾,端王最是清楚! ”

百里宗律踹開她的手,再不聽她辯解: ”霍明珠,任你巧舌如簧,今日也難逃罪責!既然本王欠你一雙眼,那就還了你!來人,挖出罪妃雙目,以水銀充之,斷其筋脈,以玄鐵鎖之!待剿滅反賊平陽侯府,再予定奪! ”

她的父親霍正德成了百里宗律的儈子手,為向百里宗律投誠示好,親自斬斷她的筋脈,不顧她聲嘶力竭,宣布大義滅親: ”霍明珠罪犯弒君,去其與生母林氏霍家宗祠之名,從此她們二人生死與霍家再無瓜葛!平陽侯林從越謀反,老臣願身先士卒,捉拿反賊,為大雍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

手腳筋斷,雙目空洞,她任血淚流出,對父親慘笑道: ”霍正德,你記得你一介行伍出身,如何至今日忠勇將軍的地位嗎?是外祖父提拔了你。你記得我母親是如何死的嗎?因你在邊關染瘟疫,母親不眠不休照顧你數月,最後積勞成疾而死。今日你要手刃恩人,逐亡妻的靈位出宗祠,斬斷女兒手腳筋脈,挖去她的雙目,你如何下得去手? ”

她父親的聲音聽起來正義凜然: ”我霍正德一生忠於朝廷,忠於陛下,若有人敢謀反篡位,即便是我的妻舅、女兒,也可手刃!明珠,我雖不再是你的父親,但你做錯了事,就要認。 ”

她哈哈大笑,蜷縮在一團血水之中,容顏似鬼,凄然可怕: ”哈哈哈哈,做錯了事就要認?我錯在不知父親早與端王合謀,利用外祖父家的勢力雞犬升天,再用我的婚事成就大業賊喊捉賊!如今我這一着廢子對父親和端王來說,毫無利用價值了,所以不顧親情人倫,害我至此!我最後一道用處,是不是用來跟天下人交待聖上之死,好踩着我和平陽侯府榮登皇位?! ”

”大膽罪妃,居然口無遮攔!來人,灌啞葯!本王不准她繼續說話! ”百里宗律惱羞成怒。

好一個戰神端王,大雍英雄,好一個仁慈父親,忠孝兩全!

七日後,先帝靈柩入皇陵,霍明珠被封入石棺中陪葬,蓋棺前,已為端王妃的妹妹霍懷玉附在她耳邊,輕聲笑道: ”姐姐,你從小什麼都有,外祖母也最疼你,我的一切都是你挑剩下的……可是,你瞧瞧那些疼愛你的人如今都是些什麼下場!外祖母和忠叔他們都已問斬了,舅舅的人頭還掛在城門上,連一心一意只向著你的雲樗表兄的墓也被人掘了,他雖死得早,可屍首一樣要伏誅!哈哈哈哈,誰讓他們都疼你……而姐姐你也落得一無所有,看看你這張醜陋的臉,九哥再也不會願意瞧你一眼…… ”

霍明珠不能動,不能說話,只能任霍懷玉像是不吐不快似的繼續說道: ”姐姐,你還記得嗎?你從小最是疼我,如今我與九哥恩愛有加,早在你們成親之前,我已有了他的子嗣足兩月,遲早是要嫁他的。你就當做件好事,再疼我最後一回吧。等明日九哥稱帝,我為皇后,我腹中麟兒為太子,定為姐姐你樹功德碑,我們會記你一生一世! ”

霍明珠無聲大笑,雙目空洞,無淚無血,好一個功德碑!好一個記她一生一世!

她霍明珠活了十八年,孝順父母,疼愛妹妹,痴心愛人,竟落得如此凄慘下場!若有來世,她定會讓他們千倍百倍償還教會她的東西–虛情假意,人面獸心,為達目的,至親可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