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的獨寵醫妃》[邪王的獨寵醫妃] - 第001章 飲恨而終

”滴答–滴答– ”

地下皇陵里空曠昏暗,寂靜無聲,只有岩上的水落入石縫,彷彿滴漏般記着時辰。一群死人環繞之中,還有霍明珠的呼吸聲。

先皇駕崩,作為罪妃,霍明珠被封入石棺已有三日,她能清晰地聞到從自己身上發出的腐臭味,一日比一日濃烈,她的身體已死,然而意識還活着,每一寸感覺都清晰可辨。

她想動一動,撓一撓癢,可手腳筋脈被挑斷,她動不了,她想出聲喚一個人來殺了她,讓她死個痛快,可她已被毒啞,喉嚨乾澀似一團火,一句話也說不出。她已沒了眼珠,眼中被水銀灌入,只有一雙假目,她料想即便她能看得見,目之所及也不過是黑暗的棺頂。

數一數日子,今日該是新帝登基了,她摯愛的那個人,要當皇帝了,她嬌寵長大的妹妹被封為皇后,她的父親成了國丈……所有人踩着她的屍骨爬上去,她霍明珠卻被封於石棺之中,成了先帝的陪葬罪妃,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

大雍天佑二十八年四月初六,上京城西端王府熱鬧非凡,今日聖上的幼弟端王爺大婚,娶的是霍將軍府的嫡女。

新嫁娘霍明珠正在閨房上妝,鏡子里的美人有傾城之貌,更因喜事而更添幾分絕色。外頭好一陣吹吹打打,鞭炮聲也陣陣響起,許是迎親的人來了,霍明珠焦急地扭頭朝窗外看去。

”哎呀,姐姐,瞧你心急的!吉時還沒到,天還沒黑呢!是怕姐夫等不及了嗎? ”小霍明珠兩歲的妹妹霍懷玉調侃地按住了霍明珠的肩膀,不讓她起身。

霍明珠羞紅了臉,在霍懷玉的頭上輕敲了一下,嗔道: ”小孩子家,知道什麼! ”

霍懷玉吐了吐舌頭,容貌俏麗可愛,頗有幾分天真味道,手中繞着她的髮絲,矮身對鏡子里的霍明珠笑道: ”姐姐,誰說我小?我已經十六歲了,將來,我也要嫁姐夫那樣的英雄! ”

霍懷玉說這話的時候眼睛裏閃着光,霍明珠卻當她是在玩笑,點點頭無奈道: ”好,好,你也嫁姐夫那樣的英雄,到時候咱們兩個英雄比比如何? ”

霍懷玉輕盈轉身,嘴裏哼道: ”姐姐,你又在逗我了。我的英雄如何與姐夫相提並論?世上的好男兒啊…… ”

霍懷玉沒再繼續說下去,沉吟了一會兒,又折身走回霍明珠身邊,將手裡的茶盞遞過去,軟聲細語道: ”好姐姐,你就要嫁人了,從此以後就不能常常陪我玩陪我胡鬧了,喝了妹妹這杯茶,就當我為姐姐踐行吧? ”

霍明珠見她忽然眸中有淚,嗔道: ”懷玉,什麼踐行不踐行的?姐姐不過是嫁去端王府,跟咱們將軍府統共只隔了兩條街而已,想見便能見到。 ”但她還是接過那杯熱茶喝了下去,喝完沖霍懷玉笑道: ”這下滿意了嗎?小祖宗。 ”

霍懷玉看着她失了神,喃喃道: ”姐姐,你真是美,傾城國色,理應是鳳凰的命,為何偏要嫁端王呢?你該去做鳳凰,我來嫁九哥才對,為什麼最好的永遠都是你的? ”

霍明珠不知她話中何意,這 ”九哥 ”是她平日對端王百里宗律的昵稱,論理,不該霍懷玉來叫。

”懷玉…… ”霍明珠撫上額角,輕搖了搖頭, ”我的頭突然好疼…… ”

霍懷玉笑: ”疼就對了。 ”

霍明珠無法從昏聵中睜開眼,身體一軟,趴在了梳妝台上。她雖不能動,可頭腦清醒,她聽到有人打開房門進來了,有人動手扒她的喜服。

”動作要快點,就算端王府等得及,陛下那兒也耽擱不得,快,給二小姐換上嫁衣,大小姐戴上鳳冠!你們動作快點!耽誤了端王的大事,你們的腦袋不夠砍的! ”

說話的,是她的父親忠勇將軍霍正德,不見往日威嚴,夾雜着一絲不同尋常的興奮與戰慄,聽在霍明珠的耳中,無異於烈火烹油,她的父親……

”爹爹,我就知道你最疼我了,我才不要入宮給老皇帝沖喜,我和姐姐的長相有五分相似,看起來也差不多大,她代替我去是再合適不過了,反正都是霍家的女兒,一樣的。 ”霍懷玉的聲音歡喜而明快,像是在玩一場遊戲,這遊戲由她來做主。

”不…… ”霍明珠心中在叫,可無人理會,不可能的,為什麼?她想問一問,奈何發不出聲音,她的神志不清,睜不開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