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子按摩師》[瞎子按摩師] - 第6章 老爹問,你這能治療陽痿嗎?(2)

有些明白。

「以後我也要對翠芳姐來個兩三次,就是不知道她願不願意。」

想到翠芳姐的身材,林淺只能說,他思念翠芳姐了,離開不久,如隔三秋,再次相見,如隔半年。

林淺思索間,兩父子來到了房子。

這個房間本來是個雜物間,放着雜七雜八的東西,在林淺學習按摩後,雜物間更顯擁擠,這裡多出了一些藥水,按摩需要的工具,還有一張床。

林父脫衣趴在床上,動作自然流暢,躺着舒服的姿勢,顯然不是第一回,沒有一點生疏感。

「來吧,二娃。」

林父趴着,瓮聲瓮氣的說道。

「爹,你能不能洗一下腳?」

林淺剛準備上手,給足底點擊一些特殊穴位,疏通足底經絡,構建整個身體的脈絡。

足底穴位廣布,周身五臟六腑的穴位皆在足底有着顯示,如果能先點通穴位,更容易讓身體的一些廢氣從足底排出。

而林父的足底,不說也罷,作為一個老農,常年赤腳的他,不說髒的不敢想像,只能說髒的面目全非。

「洗什麼腳?現在才白天,又不是大晚上的,以前都沒讓我洗,現在咋這麼多事?你還練不練手?不練手的話,我去澆菜了,還有幾塊地沒施肥。」

林父振振有詞的說道,嘴裏說著要走,也沒動彈一下,顯然,他給自己兒子當練手的工具,決心是當定了的。

林淺想着:這和以前能一樣嗎?以前我可是瞎子,啥都看不見,怎麼臟也不在意,現在……好像也還是瞎子,只有自己知道自己不是瞎子。

「爹,躺好了。」

林淺也無語反駁,反正是自己的爹,臟點也就臟點吧。

「好……啊……嗚……」

林父答應一聲,語氣未閉,他感受到足底一陣發熱,熱氣蒸騰而上,從足底到小腿,到大腿,散布到全身,同時,一陣酸爽湧上心頭,那感覺……就像……就像……第一次和二娃子他娘一起做壞事的那種感覺。

酸酸爽爽的感覺,想到甜蜜的初戀,第一次的相見,坦然面對的羞澀感,忍不住發出了一聲**。

想的多了,林父就對當前的他有些不滿意,對着林淺問道:「二娃子,你這新手法不錯,能治陽痿不。」

林淺一愣,沒想到爹還有這方面的問題,不過,想到南山溫體術的功效和作用,雖然沒有明說可以治療還是不能治療,想想還是有那方面的作用的,怎麼說也是醫道仙技之一。

身體好了,什麼煩惱都沒有。

「爹,我師父沒說,我也不知道,應該可以吧。」

林淺也不能直接說,只能打個馬虎眼。

「行,可以就行,爹能忍住。」

林父轉頭再次趴下,他強咬牙關,不讓自己發出聲音,以免干擾到二娃子的按摩過程。

至於剛開始的懷疑,什麼練手的,早已經放飛到天邊。

林淺看着自己老爹轉過頭去,低頭看見剛才點擊老爹足底的穴位時,而沾上黑色的不明物體。

他拉過林父脫掉的衣服,不動聲色的把黑色灰塵擦在了他爹的衣服上,拉出兩道黑色印子。

他心道:「爹,你看吧,都說了要洗腳的,愛護乾淨是多麼重要。」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