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戰書假死的夫人攜子虐爆前夫》[下戰書假死的夫人攜子虐爆前夫] - 下戰書假死的夫人攜子虐爆前夫第2章  第2章(2)

中不斷浮現那些畫面。
敢犯錯,就要接受懲罰!
他在她的耳廓上用力咬了一口。
很痛,卻沒有吭聲。
夏汐顏極力想讓自己忽視耳邊濕濕的感覺,她緊握拳頭,想用痛感來代替觸感。
陸北沉停下來了,一臉嫌棄地看着她:滾去好好洗洗,臟死了。
沒有繼續讓她鬆了一口氣,她進入浴室洗頭洗澡,洗完後,站在鏡子前自嘲地笑笑,額頭上鼓了一個包,耳朵上是陸北沉剛才留下的牙印。
今天律師告訴她,很難辯護,爸爸的那些好友如今都是明哲保身不會站出來,否則就會被調查,而一般人又幫不上忙,律師讓她有沒有可能求一求陸北沉,陸北沉在H城的人脈很廣,說不定可以減刑。
她走出浴室,看到陸北沉坐在沙發上看手機。
往前走了幾步站到他的面前,鼓起勇氣問道,我要怎麼做,你才可以幫我爸爸減刑?
明知道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但她還是想試試看。
爸爸讓她別管他,和陸北沉離婚出國去,當年的事和她無關,她沒必要淌這趟渾水,可她做不到!
陸北沉彷彿聽到了天大的笑話,大笑起來,隨即笑聲一收又冷若冰霜。
當年我爸被逼死,我和我媽過的比狗還不如,你們一家可沒說要幫我們。
他猛的起身將夏汐顏推到了一旁的柜子上,後腰劇痛,彷彿斷裂了一般,他憤怒的臉近在咫尺,夏汐顏,你以為你是誰?
我憑什麼要放過你爸!
不是怒吼的聲音,而是壓抑到了極致的氣音,像一把凌遲的刀,一刀一刀割她的肉。
她閉了閉眼,再睜眼時已經是一片死寂,我誰也不是,我只是希望盡我所能償還我爸犯下的罪孽,你要我做什麼都可以,怎麼折磨我都行,只要你能幫我爸減刑!
好,這是你說的,你要是再敢跑出去,我就打斷你的雙腿!
他冷聲警告。
隨即她被推到了床上,不用我教你做什麼了吧?
他的手放在她的脖頸處,嘴角揚起邪獰的弧度。
這一夜,她的心在滴血,可她臉上還在笑。
她想吐,可她不能。
他一遍遍叫她的名字,讓她生出一種恍惚的錯覺,也許,這是夢吧。
可下一秒又被現實擊碎。
這樣的日子過了三天,她沒有出過房門,今天是傭人告訴她家裡會來客人,陸北沉讓她必須見客她才下樓。
在拐角處卻聽到家裡的傭人在議論她。
先生和夏汐顏沒有離婚,而且還睡在一起了,周小姐可怎麼辦?
周小姐是誰?
年輕的傭人問道。
噓,別提周小姐!
夏汐顏愣住,周小姐?
她認識陸北沉三年,他身邊沒有一個姓周的女人,家裡的傭人都知道這個周姓女人的存在,說明來過家裡。
頓時一種難以言喻的噁心湧上心頭。
你站在這裡幹什麼?
陸北沉走過來,他一出聲,議論聲戛然而止,吃飯了。
來到餐廳見到了兩張熟悉的面孔,一男一女,都是陸北沉的朋友,許心月,裴秦晉。
她一坐下去,許心月就沖她發難。
夏汐顏,你爸做了那麼多壞事,你還有臉待在北沉的身邊?
你要不要臉?
許心月,我知道你喜歡陸北沉,你可以當小三,我不介意。
她笑得隨意,明明是落魄千金,卻透着高高在上的施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