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囂張王妃:戰王寵妻太逆天》[囂張王妃:戰王寵妻太逆天] - 第9章 再見戰王

許安然拿起一方帕子仔細研究起來,憑她的綉工在京城盤個店,賣綉品應該差不了,這樣她與母親的財政問題慢慢就可以解決了。

許安然正沉浸在數銀子的喜悅之中,一抹身影鬼魅般出現在她的面前。

「我家主子請三小姐去一趟。」來人語氣清冷地道。

「你家主子請人向來是這麼請的?膽小的會被嚇到的。」許安然不悅地撇撇嘴,這古代男人真的是自以為是,難道他請,她就得去?

不過仔細想了想,貌似答案是肯定的,自己雖然會兩下子,但是眼前男子內力渾厚,她絕對不是人家的對手。

「這也是無奈之舉,我家主子不想弄得人盡皆知。」男子眉頭微挑,露出幾許不耐。

許安然終於認出來來人正是戰王的四大暗衛之一,她莫名的感到心安了,站起身來,拿好小巧的醫藥箱,隨着那暗衛從後窗出了屋子。

還沒等許安然回過神來,那暗衛攔腰將她夾起,足尖點地,輕輕一躍,便出了許府。

饒是見怪了打打殺殺大場面的許安然,也不由地心底一顫,這,這就是所謂的古代輕功?真是嘆為觀止啊!

耳畔風聲颼颼掠過,很快他們就到了戰王府。

她隨着那侍衛繞過幾曲迴廊,來到戰王府的寒清閣。

「主子,三小姐已請到。」那侍衛在門外輕聲道。

「嗯,讓她進來。」裏面傳出清冷悅耳的男音。

那侍衛輕輕推開門,一股淡雅的清香撲鼻而來,許安然踱步而入。

只見不遠處珠簾浮動,梨木榻上一襲白衣的聖王,慵懶地倚在軟墊上,手中把玩着一枚迴旋鏢,那鏢身明晃晃的,寒氣逼人。

身後的窗外繁花似錦,香氣襲人,這畫面本來應該格格不入,卻又令人挑不出哪裡違和。

片刻,戰王放下手中的迴旋鏢,抬眸看了看眼前的許安然,語氣略顯不悅地:「本王若是不請你,你似乎忘了自己的承諾!」

「我去!還真是忙忘了……」許安然在心底暗呼一聲。

面上卻陪着笑臉,諂媚地道:「哪能,王爺即使不請我來,我也會不請自來。」她得閑啥樣?

「你說謊的時候,臉不變色,心不快跳,想必是習以為常了。」戰王劍眉微蹙,一雙足以洞察一切的犀利眼眸,一直審視着她。

還能不能好好講話了,這貨就不懂得委婉點?

「王爺說笑了,安然不敢!」許安然仍舊不卑不亢地,絲毫見不到羞赧之色。

「是嗎,我看你敢得很……」戰王清冷地瞥了許安然腰間的玉佩一眼,語氣帶着慍怒與疏離。

「王爺,安然先給您診診脈吧?」許安然一臉正色道。

再說下去,她的炮仗脾氣非得點起來不可,還是步入正題吧。

「嗯。」聖王挽起衣袖,又指了指榻前的綉墩,示意許安然坐下。

許安然會意地點點頭,在古代有錢有勢的人面前,這小小郎中也太不受尊重了些,她是來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