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囂張王妃:戰王寵妻太逆天》[囂張王妃:戰王寵妻太逆天] - 第1章 浴毒重生(2)

!」

「滾也得帶着你的衣服滾。」

她可是女孩子。

黑衣人已經全部下來,虎視眈眈看着許安然,凌厲的殺氣衝天而起。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進來。」許安然舔了一下嘴唇,笑靨如花。

「今天就是你的……呃!」

「我的宗旨就是,絕不給反派說話的機會!」許安然奪過黑衣人手中的劍,一劍穿心,看着死不瞑目的黑衣人,涼涼說道。

一陣劍光閃過,黑衣人全部躺倒,脖子上淺淺的一條口子。

毒蛇迫不及待的一擁而上,許安然趕緊跳回池子里。

赤果的美男死死的盯着許安然,滿臉探究之色。

「「瞪什麼瞪?不服氣單挑!」

許安然知道眼前這美男子絲毫不能動彈,所以更是百無禁忌。

「看你幾眼也不掉肉!」許安然又肆無忌憚地瞄了幾眼,臉不紅心不跳。

「恬不知恥。」

「來人!」男人朝着半空低喝一聲。

「別喊了,我相信你沒這麼蠢吧。」許安然撇嘴冷笑道。

「你說什麼?」

「你的暗衛被有心人引走了,有人想讓你在這裡自生自滅!」

果不其然,確實半晌沒瞧見半個人影出現。

男人眉頭微蹙,看着眼前這十分怪異的女人,無語。

突然,岸邊的毒蛇全部立了起來,吐着芯子,流着誕水,圍在岸邊,

許安然硬生生從蛇的眼睛裏,看出了血腥飢餓。

許安然來不及多想,一手拽着美男,拚命游上了岸,揮舞着手中斷劍,斬斷了幾條蛇。

在水裡使不上力氣,必死無疑,在陸地上,勝算可就多了不少!

「你體內寒毒與熱毒並存,不適合在寒潭中浸泡驅毒,這樣只能適得其反,寒毒驅除了,熱毒直逼五臟六腑!」

男子頓時一愣,她,她如何知道他中了兩種毒,這件事只有他身邊的幾個人知曉。看向許安然的眸光又多了幾分探究。

此時那些毒物再次圍了上來,沒有水的桎梏,毒蛇們更加沒有顧忌,看來不吃了他們,誓不罷休!

許安然眸光陰冷,渾身縈繞着濃厚的煞氣。

那些毒蛇被她身上濃郁的煞氣震住了,也不敢輕舉妄動,一直瞪着眼睛窺視着她。

許安然本能地往後一點一點退去。

「你撞到本王了,離我遠一點!」男人低沉暗啞又極其不耐的聲音在許安然的身後幽幽響起。

「一共就巴掌大的地方,我能遠到哪兒去?」許安然撇了撇嘴,毫不客氣地忿了回去。

「咳咳!」男人輕咳兩聲,甚是嫌棄地挪動了身體。

這麼一動,空氣中瀰漫的血腥味更濃郁了,那些毒蛇們再一次蠢蠢欲動起來。

「我奉勸你一句,不想死得太早,最好老實點別動,不然我也保不住你!」許安然不屑地輕哼一聲,痞里痞氣地。

男人被氣樂了,低笑出聲,語帶揶揄地:「你都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了,還有心情託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