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神皆隕》[仙神皆隕] - 第1章 荒山走出的少年

夜已深,漆黑一片,景物不可見。但山中並不寧靜,猛獸咆哮,震動山河,萬木搖顫,亂葉簌簌墜落。

群山萬壑間,洪荒猛獸橫行,太古遺種出沒,各種可怕的聲音在黑暗中此起彼伏,直欲裂開這天地。

在這漆黑的夜裡,一個人影正快速的奔跑在這山林間,而在人影的後方,則是跟着一隻渾身發著衝天火光的巨鳥,火光把黑夜都照得明亮,還時不時的傳來轟隆聲。

這隻巨鳥異常的狂暴,身上散發著恐怖的威壓,所過之處都是山林坍塌,樹木折斷,還有熊熊大火燃燒,肉眼所過之處都變得滿目瘡痍,而它那雙眼睛則是死死的盯着前方的人影,嘴裏時不時的還發出震天裂地的鳴叫聲。

巨鳥方圓十里的凶獸跟鳥兒都被那恐怖的氣息驚嚇的四處逃竄,本來寧靜的夜頓時變的熱鬧無比。

這是一個十二歲左右的少年,渾身的衣服破破爛爛的,小臉黑得像一塊煤炭一樣。

少年回頭看了一眼身後不遠處的巨鳥,一腦門子黑線,感覺心裏特別的委屈,嘴裏嘟囔道:「真是小氣,不就是吃了你個蛋嘛,而且那蛋還是我撿到的,居然就追了我整整一天一夜。」

就在少年抱怨的時候,身後的巨鳥張開巨大的嘴巴,嘴裏凝聚出一團恐怖的火焰,當這團火焰出現,空間都被那恐怖的高溫燒得泛起了漣漪,而後朝着少年攻去。

少年就像身後長了眼睛一樣朝着前方一滾,然後又快速的爬起繼續向著前方快速的奔跑,他剛剛奔跑的位置傳來一聲炸響,哪裡出現了一個數米大的坑洞,裏面更有岩漿流淌,代表了這一擊的恐怖。

顯然後方的巨鳥聽到了他的嘟囔聲,「啾」的叫了一聲,鳴叫聲響徹天地間,音波不知擴散了多少里,一些弱小的凶獸直接被這恐怖的音波震的當場死去,它眼中的火焰變得更盛了幾分。

少年絲毫不受這恐怖的音波影響,他就像是一個沒事人一樣,居然還在前方狂奔。

眼前這個螻蟻一樣的小不點,偷吃了自己的蛋,居然還說自己小氣,真是叔叔能忍鳥不能忍。

「鳥大姐,不就是一個蛋嘛,改天我還你一顆。」少年邊跑邊委屈的說道。

巨鳥聽到少年的話,火焰更盛了,嘴裏不斷的發出火焰,可是每一次都被眼前的少年完美避開,它眼中的火焰就像要噴出來一樣,在它眼中,前面的人類就像一隻螻蟻一樣,一腳就能把他踩死,可是前方的人類實在太過滑溜,它整整追了一天一夜,愣是連少年的衣角都沒有碰到。

少年看着一直在後方狂追的巨鳥,他知道不能拖下去了,不然不被累死也得被烤熟。

他突然朝着身後的巨鳥齜牙一笑,然後踩着玄妙的步伐,身影快如鬼魅,一個溜煙就遠離後面的巨鳥數百丈,再一個遛煙就消失在巨鳥得眼裡。

巨鳥看着突然速度猛增的少年,也是微微一愣,待它反應過來,眼前已經徹底失去了少年的身影,頓時變得更加狂暴,「轟,轟,轟」的聲音響徹了整個山林,渾身衝天的火光把大地的山石都融化成了岩漿。

跑出很遠的少年聽到後方的轟隆聲,不由得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嘟囔道:「嚇死我了,這鳥大姐真兇」

少年緩了緩心神,不敢再呆在這裡,急忙向著前方跑去。

……

第二天清晨

在遠離山林十公里外有一座輝煌的巨城,這是一座人類的先賢為了抵禦荒林山脈凶獸襲擊而建立的巨城,歷史極其悠遠,在街上有來來往往的人群以及兵衛,兩邊的攤販不停的在叫賣,這裡顯得及為的熱鬧。

在這座城的中心地帶,一處酒樓的房間中,裏面此時正坐着兩人,一名中年男子跟一個十四歲左右的少女。

男子虎背熊腰,身着一件黑色的長衫,頭髮被一根頭頂一根簪子固定,雙眼炯炯有神,渾身氣息內斂,一看就是一個高手。

少女則皓腕勝雪,烏髮如雲,她的眼眸水光瀲灧、媚眼如絲,一雙靈動的大眼,只一眼,就完全沉溺其中不可自拔。高挺鼻子,一張櫻桃一樣的小嘴,她的面容如嬌嫩清雅,猶如杯中之蓮,絕色之姿靈氣逼人。那美,用怎樣的辭藻來形容都是蒼白而無力,真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眉間微存的稚氣帶着無比的靈動。

只是這男子現在滿臉的憂愁,看着對面少女道:「小姐,現在還不能進去,昨天晚上荒林山脈的凶獸出現了暴動,如果我們現在進去會變得十分危險。」

本來事情十拿九穩的,但是經過昨天晚上的凶獸暴動,他們頓時沒有了把握。

「安叔,我們沒有多少時間了」

少女的聲音極其動聽,雖然話很短,但也能聽出她話語中的無奈,在她青澀的臉龐上更帶着一抹愁容。

那名叫安叔的中年聽到少女的話,也不由的安靜了,想了一會,他又看向少女道:「小姐,現在的荒林山脈實在太危險了,要不你就留在這裡吧,我去。」

中年說完就要轉身,這時少女又開口說道:「安叔,你忘記大長老說的話了嗎?」

少女的話同樣很短,說完便戴上面紗就自顧自的走出了房間,安叔看了一眼少女的背影,又想起了大長老的話,他不由微微一嘆,然後快速的跟上了少女。

少女跟安叔走出了酒樓,當少女出現在街上頓時惹起了一片喧嘩,街上的少年都不由的停下了腳步,雖然少女帶着面紗,但她那完美的身段,還有身上那股飄若謫仙的氣質還是吸引着眾人,在加上臉龐的面紗更為少女增添了幾分神秘,連街上的一些少女都開始嫉妒,更不要說那些少年了。

少年們雖然驚艷少女的美貌,但是沒有一個人上去搭訕,他們知道能有這樣氣質的人,不是他們能染指的。

少女顯然對這樣的情況都習以為常,並沒有放在心上,她抬頭看了一眼荒林山脈,心中不由有點惆悵,她知道這一去必定是九死一生,但是她沒有選擇。

安叔沒有在說什麼,而是去酒樓的旁邊把馬車趕了過來,少女直接上了馬車,安叔回頭看了一眼馬車,然後一辮子抽在了馬的屁股上。

「駕」

馬車快速的出了城門,朝着荒林山脈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