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女的臉紅》[仙女的臉紅] - 仙女的臉紅第7章

許念的這本《仙女的臉紅》里的主角許念唐添讓人記憶深刻,他們身上發生了什麼故事呢?
一起來看看吧。
整件事里,許念是最大的受害者,而我因為分手時狠話說得太早,成功與他老死不相往來。
「嘶……」腦子很亂,手裡的刀不慎一偏,切到了手指,直接削掉了小半塊指甲。
頓時鮮血淋漓。
秦野衝進來,看見了砧板上躺着幾塊被我切成小條,強行拼湊成一個「許」字的胡蘿蔔。
…那天我偷偷去接許念下班,看到林夢露坐在許念的辦公室,一粒又一粒喂着景觀瓶里的小魚吃食。
那隻景觀瓶是我送給許念的,魚食也是我們一起去花鳥市場買的。
哪裡輪得到林夢露一個外人欣賞和把玩。
「你們醫生上班時間都可以自由走動?
」我一把奪走她手裡的魚食,兇巴巴地問她:「你為什麼坐在我男朋友的位置上?
」「當然不可以。
」林夢露笑得得體溫柔,「但這所醫院是我家開的,我在自己家裡走走有什麼關係?
」好傢夥,原來她還是個隱形富二代。
接下來,她說的話更是刷新了我的三觀。
「唐添添是吧?
我有話就直說了,要不是許念他允許,我也不會在這幫他餵魚。
」「你什麼意思?
許念他不是這種人。
」林夢露笑着湊近我,小聲道:「他是不是這種人,你最清楚了。
當初你是怎麼釣到他的,我也是一樣的辦法。
許念在床上可不像平時那麼斯文,哦對了,他還誇我身材比你好呢。
」我是怎麼釣到許念的,這件事除了我和許念兩個人,根本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
除非就是許念告訴她的。
我身上的血液像是突然倒流,一股腦地涌到了天靈蓋。
「唐小姐,如果你很享受這種關係。
那你可以繼續當許念的情人,我反正也不缺他一個。
」對面林夢露笑得恬不知恥,而我已經像是被扒了一層皮。
在與她僵持了幾分鐘後,我直接拎包走了。
順便將許念桌上的景觀瓶扔進了垃圾桶。
之後許念打電話給我,我張口就提出了分手。
他問我為什麼,我說睡膩了。
許念永遠這樣,除了在床上時候不冷靜,其餘時候都冷靜得可怕。
電話那頭,他聲音微啞,平靜地問了一句:「真的睡膩了?
」我幾乎要哭出來,但還是捏緊自己最後一絲尊嚴,回答他:「對,我看上我們公司新來的男模了,他胸肌比你的頭還大……」許念直接掐斷了電話。
當晚,就拉黑了我所有聯繫方式。
戲劇性的是……第二天我接到許念他們科室前台小護士的電話。
她告訴我林夢露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