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女的臉紅》[仙女的臉紅] - 仙女的臉紅第6章(2)

尊心,也可能是外面的世界太美麗。
踏上社會後的我,格局突然打開了。
我應聘上了自己喜歡的公司,擔任平面模特的工作。
而許念,聽說他成了某三甲醫院精神科的醫生。
看着我一刀拍碎兩根黃瓜,幾下把兩條鯽魚開膛破肚。
在一旁的表弟發出個疑問:「姐,你是怎麼釣到你前男友的?
你看上去,完全不像是他那種人會喜歡的類型。
」這個問題問得好,我放下菜刀,攬了一把肩上的長髮,說道:「無人區野玫瑰,哪個男人把持得住?
」「……」表弟忍不住發出一串爆笑,「你,無人區野韭菜吧。
」「韭菜壯陽,你不知道?
」我罵罵咧咧地將他往門外推,這貨還不知死活地將腦袋卡在門縫,調侃我:「姐,我看他剛才是在吃我的醋。
你倆之間要是沒有原則性的問題,要不就複合吧?
這樣我說不定天天就有菜吃了……」「滾!
」我吼完表弟,揪了把韭菜,摁在砧板上,一刀切了下去。
其實秦野他說得沒錯,我是野韭菜,而無人區玫瑰另有其人。
她叫林夢露,是和許念在一家醫院共事的男生殖外科的醫生。
她曾是醫院公認的純欲天花板,臉小身材豐滿,穿着白大褂有種制服誘惑的性感,這種清新脫俗的騷最為致命。
精神科前台的小護士是我的粉絲,我拍攝過的雜誌她都買。
每次見到我,她都善意提醒:「小心男生殖科的林醫生,她一有空就拿着小點心去找許醫生。
林醫生她男人可見多了,十拿九穩。
」我笑道:「許念,她恐怕拿不住。
」我從大一就開始追許念,經過我七七八十一撩,歷時五年才把許念拿下。
這期間許念身邊不缺各種類型的美女追求者,最後許念還不是選了我做他的女朋友。
我問過許念喜歡我什麼。
他雖然沒有正面回答我,但我從他目光中讀出,他就喜歡我這種美麗中帶點沙雕的。
那段時間,我經常穿着性感小裙子去許念所在的醫院,給他枯燥的生活送點福利。
醫院的消防樓道是我和他短暫親密的固定地點,每次看着他俊臉微紅,故作鎮定地整理被我故意扯亂的白大褂,我總忍不住暗爽。
他雖然還是會對我說「以後你沒事能不能別來醫院找我。
我很忙」。
這種話,但只要我抱着他踮腳求親親,他總會溫柔又克制地吻我,然後摁住我不安分的手,對我說:「忍一忍,今晚我去找你。
」就當我以為,我終於把高嶺之花一整個拿捏住的時候。
我突然發現了林夢露的秘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