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婚厚甜》[先婚厚甜] - 第9章 過往

  轉頭,沐寒琛看了候在一旁的田幀,目光冷冽,「她去哪了?」

  田幀心頭緊了一下,看出了他心情壓抑,怕是見了黎曼,想起一些過往了。

  便謹慎的道:「太太喜歡傍晚出去騎車,估計得一會兒才回來。」

  騎車?倒是個意料之外的喜好。

  沐寒琛目光挑遠,卻是看了外面濕漉漉的地,想到她的身體,眉心縮了一下,吩咐了一句:「讓她回來吧。」

  看他拾步上樓,田幀緊着給太太打電話,一邊仰視他高大卻越顯壓抑的背影,嘆了口氣。

  前太太宋琦都走了五年了,他還是沒緩過來……

  要說當年的事,田幀想着都心亂。

  宋琦當年也不過是佔了沐寒琛一個女朋友的名頭,要說多上心,倒也談不上。

  只是沐寒琛那時在軍中出事,宋琦趕來時意外出了車禍身亡。

  人去了,兩人之間甚至連洞房都沒有過,可沐寒琛到底給了宋琦一個妻子的身份讓她下葬。

  宋琦臨終前,還將自己的心臟捐贈給了好友黎曼。

  如果不是因為這個……

  田幀嘆氣,先生又何至於三年在外都不回來。

  二十來分鐘,沐寒琛換了身衣服從樓上下來,正巧傅夜柒也回來了。

  只不過,她是被古楊攙着回來的。

  「怎麼了?」沐寒琛一見這樣立刻冷了眉,眼刀子扔向古楊,轉而向她伸手。

  古楊縮了縮脖子,硬着頭皮回:「雨後路滑,太太摔了一下。」

  一聽說摔了,門口的田幀也慌了。

  明明太太只差兩步進來,還是緊着出去要扶她,嘴裏緊着着:「太太沒事吧?怎麼摔了呢?要不要叫醫生過來看看?」

  田幀這麼過分的緊張,讓沐寒琛把目光放在了傅夜柒清絕的臉上。

  那一臉淡然,和別人的緊張反差之大。

  「要叫醫生?」沐寒琛終究問了一句,目光看着她,因為她躲了他的手。

  田幀急忙接了過去:「先生不知道,醫生吩咐小心着,太太身上多處骨折過……」

  「幀姨!」傅夜柒忽然冷聲打斷,不讓她說下去。

  那些事,沐寒琛沒必要知道,反正得不來心疼,而是憐憫。

  田幀看了看先生,只好抿唇嘆口氣不說了。

  傅夜柒鬆了口氣,也脫了幀姨的手,穩着步子往前走,低婉的說:「我上樓收拾一下就下來。」

  等她走了,古楊也退下了,田幀卻被先生一個眼神止住了。

  只聽他沉聲問:「你接著說。」

  「就……喝喜酒住院那次,給太太拍了片,結果全身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