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婚厚甜》[先婚厚甜] - 第7章 他介意

  夜柒低眉道:「你或許對我的事不感興趣,但我還是該說明一下,不管過去我和誰有過什麼關係,但現在,我清楚自己的身份,所以,我和其他男士的關係,絕不會給你造成麻煩。」

  這個『其他男士』里,主要說的,當然是蘇曜。

  她很清楚,有不少人在猜測她和蘇曜關係曖昧。

  沐寒琛不說話,目光落在她臉上,薄唇卻淡漠的抿着。

  蘇曜這個人,他的確是介意的,尤其這個人曾經是他情敵。

  良久,他只低沉的一句:「我不曾過問你的私生活,但這樣,當然最好。」

  夜柒又說了句:「沐先生也可以放心,我知道你無意於我,知道你當年娶我,是因為奶奶的壓力,所以,我也不會幹涉你的私生活。」

  一句『沐先生』,一句『不干涉』還是讓沐寒琛皺了眉。

  三年冷落,知道要強的她多少有些怨氣,但這樣主動把他往外推,令他不悅。

  只見他森寒着臉,低聲質問:「既然如此,你當初又為什麼要答應嫁過來?!」

  夜柒表面淡然,其實她最怕他發怒,怕他像新婚那天摔掉捧花低吼的憤怒。

  良久。

  「因為嫁了,我就有家。」心口酸疼,她清婉的聲音不大:「出嫁就是成家,不是么?我把御閣園當做自己的家,總比寄人籬下要好。」

  她曾被如珠似寶對待過,也曾是被人千嬌萬寵的千金小姐。

  當年的榮京傅家,是連沐煌集團都退第二的存在。

  只是她十歲過後,就再沒有了,連一個能讓自己棲息的家都沒有了……

  她說著,眼底酸了,卻極力忍着,終於抬頭看向一旁的男人,逼迫自己用平靜的表情問:「你應該不會介意吧?」

  反正他對她沒有感情,她嫁過來是為了給自己安一個家,而不是因為愛慕,他應該感到高興才對吧?

  沐寒琛緊抿薄唇,本就深邃的眸底暗了。

  他介意!

  他既然選擇回來了,又開始主動了,怎會不介意?!

  可這個女人柔弱得讓他心疼,卻又強韌得讓他鬱悶。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