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水之罪小說》[香水之罪小說] - 香水之罪小說第14章  

《香水之罪小說》是顧妤所寫,主角是顧妤江晚。
小說精彩節選:我定定看着她,身上已有絲絲痛意蔓延,「應是沒有的,妹妹很好奇本宮與皇上的舊事嗎?
」鄭欣瑜點點頭,我忍着疼,額上已沁出一層冷汗。
…我定定看着她,身上已有絲絲痛意蔓延,「應是沒有的,妹妹很好奇本宮與皇上的舊事嗎?
」鄭欣瑜點點頭,我忍着疼,額上已沁出一層冷汗。
我一把拉過鄭欣瑜,笑得該是很陰狠了,「千絲萬縷、扯拽不清,戚珂離了本宮就不再是戚珂的那些舊事,妹妹真的想聽嗎?
」陣痛傳來,我猛地向後一靠,開始哭天搶地喊痛。
鄭欣瑜滿目無措地看我,她的手剛搭上我臂彎的時候,我故意順勢向另一側倒去,連帶椅子人仰馬翻。
「快來人啊!
鄭貴妃意欲謀害皇嗣!
」我身邊的大太監尖聲喊道,肖懷信帶着禁衛軍最先趕到。
他二話不說先拿住了鄭欣瑜,逼她跪在我面前。
鄭欣瑜滿口否認,我冷眼看她,在戚珂趕來前輕聲問道:「妹妹不是早就想讓本宮吃落胎葯了嗎?
今日得償所願,怎的不高興呢?
」太醫剛為我診脈,戚珂就到了。
除過正月的幾個節令,我不得不循禮制與戚珂一同接見宮妃、朝臣、命婦等,這些日子我再未見過他。
戚珂先看了眼我,命太醫速速為我診治,然後就要去扶鄭欣瑜。
見狀,我一把推開太醫,再度跌坐在地上,「皇上,既只牽心鄭貴妃一個,便別讓太醫為臣妾診治了,只願母子雙亡,成全你們罷!
」我擠了大串的眼淚出來,哭得撕心裂肺,「那年皇上說的『共治一個河清海晏的天下』,便全算作臣妾食言了!
」我說著,爬起來作勢就要撞柱子——自然是被戚珂攔下,他一邊呵斥我一邊將我小心翼翼抱起,原放回了榻上。
太醫診過,說我吃了落胎的藥物,所幸只吃了一點,不曾傷到腹中胎兒。
劑量是我嚴控的,即便我將那一盒山藥糕都吃完,也絕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