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道醫:我有一雙陰陽眼!》[鄉村道醫:我有一雙陰陽眼!] - 第8章 神仙難救該死的人

韓斌留着一個寸頭,像是被割掉了莖葉只剩下根茬的稻苗,只不過是一片闌珊地白色。要知道,韓斌現在才四十多歲。

他的膚色黝黑,臉上皺紋縱橫。最為刺眼的,是額頭上那道有十幾厘米長的猙獰傷疤。或許是因為沒有及時治療,這道已經痊癒的傷疤皮肉有些外翻,經年久月已經變成了死肉。

「你額頭上的傷疤,是怎麼回事?」

韓江皺起眉頭,忍不住問道。

「……吃飯。」

韓斌沉默片刻,沒有回答韓江的話,把手上的東西往桌上一放轉身又離開了。

那是一個透明塑料袋,兜着一個快餐盒飯。

原來,韓斌特意趕回來是為了給他送飯。

韓江心中有些複雜,韓斌對他的態度很是冷漠陌生,卻又似乎關心着他。

晚上韓斌回家,父子倆依舊是沉默着,對話寥寥。

期間,韓江問起了村裡人對他的態度,但韓斌依舊沉默以對。

吃完飯,韓江主動洗碗,韓斌也沒有與之爭搶,躲進了屋中。

本來打算等韓斌回來便與之告別離開的韓江改變了主意,打算弄明白他疑惑的事情再離開。

夜色漸濃,韓江溜達着出了門。

他穿着一套休閑服,也是他唯一的一套休閑服。下了山,總不能穿着道袍到處晃悠,那太引人注目了。

沒有受到工業污染侵蝕的田陽村夜晚繁星點點,天晴月朗。雖然沒有通明的燈火,但依舊能夠看得清路。

不知道是這裡的村民習慣了早歸還是因為他的原因,這個時候的村裡沒有人在外面遊盪。

韓江深吸了一口氣,微微眯起眼睛。

他眼中的瞳孔逐漸縮小,眼白不斷擴散着。如果這時候有人看到他的模樣,恐怕會嚇得魂飛魄散。

很快,眼白佔據了他的整隻眼睛。

韓江的視線落在一個方向,皺起了眉頭。

那裡,陰氣逼人!

韓江邁步向他鎖定的方向走去,大路兩側的房屋越來越少,直到只剩下一間平房孤零零地坐落在一片荒草地上。

當踏入這片荒草地時,韓江感覺彷彿夜色都黯淡了不少。

一靠近這間屋子,韓江便聽到了女人的哭喊聲。

「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不要打我,我真的不敢了!求你了,饒了我吧……」

女人不斷地求饒着,聲音越來越尖厲。

韓江走到門前,敲響房門,他的眼珠也重新恢復正常。

很快,屋內的哭喊聲逐漸平息,變得一片寂靜,但無人回應韓江。

韓江再度敲了敲房門。

片刻之後,房門被打開一條縫,露出一道身影。

站在門內的,正是韓江白天在田間遇到的女人。

看到韓江,女人愣了一下。

韓江也愣了一下。

此時,女人衣裳凌亂,臉上滿是淚痕,披頭散髮地像是個瘋子。

「你怎麼找到我家裡來了?」

女人神色有些慌張,眼中滿是恐懼。

「你……遇到了什麼麻煩嗎?」

韓江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皺眉問道。

「沒有,夜深了,我要睡覺了!」

砰地一聲,女人用力關上房門,似乎在逃避着他。

韓江在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