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道醫:我有一雙陰陽眼!》[鄉村道醫:我有一雙陰陽眼!] - 第4章 自作孽(2)

將視線從韓江身上移開,對林家的私人醫生說道。

「是,林總。」

許醫生走到床邊,從被子中拉出林若梓的手臂。把脈片刻,他轉頭瞪了韓江一眼。

「林總,小姐這是中了春風散。」

「什麼是春風散?」

「春風散是一種吸入式**,一經吸入,兩分鐘內便會生效,意識全無,只受**支配。」

許醫生解釋道。

「帶若梓下去醫治吧,修才,韓江,你們兩個跟我過來。」

林海潮臉色越發地冷,轉身走出房間。

林修才戲謔地看了一眼韓江,跟着林海潮走出去了。

「韓江,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林海潮凝視着韓江,寒聲質問道。

「我沒有什麼要說的。」

韓江搖了搖頭。

就算他解釋了,難道林海潮會選擇相信他這個外人而不是他的侄子?

「看在老爺子的份上,今日我放你一馬,現在,你馬上給我滾出林府!還有,別讓我再在**縣看到你。」

林海潮強壓着怒氣,咬牙說道。

韓江一言不發,轉身離去。

林海潮又轉頭凝視着林修才,直到看得林修才心中發毛,方才收回眼神。

「你做得很好,一定要保護好你妹妹,不能讓任何人傷害了她。誰傷害了她,我就把誰碎屍萬段。」

林海潮臉上擠出一抹笑容,饒有深意地說道。

林修才滿頭大汗,急忙賠着笑。

「是,是,我一定保護好妹妹!」

「下去吧。」

林修才離開後,林海潮長嘆一聲,靠在椅子上,閉上了雙眼。

十幾分鐘後,一個黑袍老人走入房中,幾乎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權老,韓江走了?」

林海潮睜開雙眼,平靜地問道。

「走了……林總,這分明就是一個拙劣的圈套,您為何……」

權老遲疑地問道。

「呵呵,那小崽子的一舉一動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他以為他騙得了誰?」

「那您?」

「這韓江能被老爺子看中,必定有過人之處。但我看不透他,所以,他就不能留下。」

林海潮搖了搖頭,道。

「林總,那要不要?」

權老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

「不必,留着他,說不定能給我一個驚喜。」

林海潮咧嘴一笑,站起身來。

……

韓江走出林府,手上掐了一個指訣。

他抬頭看了一眼天空,不由搖了搖頭。

「自作孽,不可活啊。」

韓江嘆氣一聲,拍打去身上的灰塵與腳印。

緊接着,韓江卻是感到一陣迷茫。接下來,他該去哪?

回山上?師傅說大劫未了,不讓他回去。他孑然一身,似乎已無處可去。

要不,回家……

對於韓江來說,家是一個無比遙遠的詞。他天生陰神,出生之日千里亡魂齊聚,幸得師傅路過相救。

然而,他的母親卻是因為承受不住陰煞,當場暴斃。

老道向韓江父親說明一切後,將韓江帶在身邊修行。這麼多年來,他的父親也未曾來看過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