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道醫:我有一雙陰陽眼!》[鄉村道醫:我有一雙陰陽眼!] - 第4章 自作孽

林家的三名保鏢身穿寬鬆的休閑裝,然而碩大的肌肉依舊將衣服撐得飽滿。

韓江站在原地,像是被嚇傻了一般。

林修才神色猙獰,全然沒注意到,為何矇著雙眼的韓江能夠躲避開他的那一拳。

「萬物負陰而抱陽,沖炁以為和……炁,乃是介於陰陽之間的物質,是一種形而上的能量。炁,聚之則生,散之則死,是萬物生命本源。而修炁有成者,則可運炁為之所用……」

老道的聲音,彷彿在韓江耳邊響起。

伴隨着韓江的拳頭握起,一股無形的力量透體而出。

「你天生陰神,師傅以封靈籙封印住你的靈戶。未及弱冠,陽氣未盛,不可揭下!否則,神宮外泄,將引來千里亡魂!更不可動煞,否則,封靈籙也未必鎮得住!」

韓江心中響起老道的大喝聲,他深吸了一口氣,緩緩鬆開拳頭。

他躲避着三名保鏢的拳腳,但房間狹小,很快便被逼入牆角。

砰!

一名保鏢一腳重重踹在了他的身上,緊接着,三人圍着他,拳頭如同暴雨梨花一般落下。

「停!」

林修才得意洋洋地走向韓江,此時,韓江雙手被兩名保鏢按在牆上,動彈不得。

「老子的妹妹你也敢碰?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林修才拍打着韓江的臉,冷笑着說道。

「哦,忘了你沒法照鏡子,哈哈!一個瞎子還踏馬裝神弄鬼,戴的什麼鬼畫符東西?」

林修才嗤笑一聲,一把扯下韓江眼前的黑色綢緞。

韓江愣住了。

刺眼的光讓他下意識地閉上了雙眼,但他腦海中還是清晰記下了二十年來看到這個世界的第一眼。

在修鍊出炁後,韓江一直是用炁來感知這個世界的。

然而,炁能告訴他身邊存在的物品、活動軌跡,卻無法告訴他這個世界的真實相貌。

「見鬼,剛才還是大太陽,怎麼眨眼就變成陰天了?」

林府之外,庭院中的下人看着天色,驚愕不已。

「你們在幹嘛?」

這時候,房門被打開,門口響起了林海潮低沉的聲音。

看着屋內一片亂糟糟的,林海潮臉色陰沉。

兩名保鏢急忙鬆開韓江,回過神來的韓江,一把奪過林修才手中的綢緞,重新系在頭上,包裹住雙眼。

「大伯,侄兒錯了!」

林修才跪倒在地上,埋着頭惶恐說道。

「你錯在哪?」

林海潮微眯起雙眼,盯着林修才的眼神中滿是寒芒。

「侄兒錯在……錯在不該一時衝動,因為韓江非禮若梓就控制不住脾氣打他。」

林修才怯怯地說道。

「怎麼回事!」

林海潮瞪起雙眼,怒喝一聲。

「昨晚……昨晚我來見若梓,若梓說要跟一個素未謀面的男人結婚,她心裏很忐忑,我就想說帶韓江讓她見見。我帶韓江到若梓的房間之後就離開了,再回來,就看到……就看到韓江圖謀不軌,在非禮若梓!」

聽着林修才的描述,林海潮打量着沉默站在原地的韓江。從他起伏的胸膛,能夠看出他心中並不平靜。

此時,林若梓正在床上不由自主地扭動着身子。

「許醫生,去看看若梓怎麼了。」

林海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