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凡風雨錄》[仙凡風雨錄] - 第7章 醉酒(2)

時,似看到有微弱的光朝自己這邊走來,他楞了一會,那光緩慢靠近。

「好像是個人?」鍾天原地在等一會,直到那人快靠近自己。

鍾天抱着一絲僥倖喊道:「請問,是吳楓老弟家人嗎?」

那人聽到聲音,瞬間加快腳步說道。

「是的,是的!」

鍾天鬆了一口氣,同時也觸動自己,「有家人真好、真好!」

二叔持着燈籠走來,問道:「楓兒呢,他在哪?」

鍾天輕輕把吳楓放下,「他,喝多了。」

「實在抱歉,我不知道…哎!既然人已送到,那我便先告辭了。」看到吳楓家人時,鍾天多少有些愧疚,畢竟是跟自己喝醉的。

人家還有家人在等,哪像自己一個人。

「呵呵!」鍾天微笑大步走去。

二叔還是明白事理,他扶着吳楓連忙對着鍾天感謝好幾聲。

吳楓在二叔懷裡酣睡,二叔看着他,「這小子,還學會喝酒了,你二叔就這點本事,沒想到還遺傳給你了。」

二叔背着着吳楓,一手提着燈籠,一手緊緊抱着吳楓臀部,生怕他滑落了。

大約半時,二人總算是慢悠慢悠的回到家門口了。嬸嬸和林萱也還沒休息,都在屋裡焦急等待。

二叔推門而入,嬸嬸和林萱聽到聲音,慌忙走去院中。

嬸嬸上前問道:「這是怎麼了?沒事吧!」

「沒事,就是喝多了。」二叔背着吳楓走進他房間。

剛進屋,嬸嬸就叫林萱趕緊準備熱臉帕。

嬸嬸問道:「怎麼醉成這樣啊?那個沒良心的不知道他沒喝過酒嗎?」

嬸嬸一臉怒氣。

「應該是武館的吧!」二叔諾諾應一句。

吳楓突然抖動身體,欲想說什麼。

「……嬸嬸、二叔……楓….楓兒謝謝你們,謝…謝謝你們!」吳楓醉中自語,眼角還有一滴淚。

林萱把臉帕拿來,嬸嬸輕輕為吳楓擦去眼角淚珠,「傻孩子,你就是想太多了。

當年要是沒有你父親,哪有現在我們的一家子,」嬸嬸也陷入憂愁。

嬸嬸揉揉雙眼:「不管怎麼樣,我們本就是同根、同族的一家人。」

嬸嬸突然坐在吳楓床頭髮呆,她想起了當年的畫面。

二叔見狀,趕緊打斷,「好了,你們都去休息吧!我在這裡照顧他就可以了。」

「放心吧!」

嬸嬸走出房間,回頭看二叔一眼,「今晚你就在楓兒這裡過夜,知道不?」

「知道、知道!」二叔嘻哈遵命。

「等下我給你拿個火爐過來。」

二叔聽到嬸嬸的暖話,頓時開心的不得了,因為二叔也不知道嬸嬸,有多久沒跟他說過這麼暖心的話了。

二叔開心回道:「謝謝!夫人。」

二叔回到房間看了看吳楓,他好像一點不擔心,因為他知道吳楓沒有喝多少酒,看那酒氣就知道。

「再說,喝醉的人哪有睡的那麼香的,最起碼嘔吐得有吧,何況還是第一次喝的人。」二叔自言自語。

「美美的睡一覺吧!男人喝點酒正常。」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

猜你喜歡